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找回自信的遮天
    ,精彩无弹窗免费!

    “嗯,很不错,五天半的时间就将正本灵药全解看完了,超过了本尊的预期,不过和本尊只用了三天时间,你还差得远,所以你不可骄傲,需要更加努力明白吗?”遮天用老气横秋的语气,对杨渊勉励道。

    “遮天前辈,晚辈知晓,晚辈的天赋怎么能比得上遮天前辈!”杨渊笑着回道。

    听到这话,遮天是羞得脸都红了,也是他现在附身在杨渊体内,如果他出现在杨渊面前,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就杨渊的天赋还叫差?那世界上就没有人的天赋好了。

    看灵药全解这么枯燥乏味的书籍,居然都能够进入‘入梦’状态,这一份天赋绝对是前无古人。

    遮天也只有用说大话的方式,来勉励杨渊,如果让杨渊知道他自己用了五天半时间就完成了遮天数年时间才做好的事情,恐怕杨渊会骄傲,一个武者若是骄傲,那就离死不远了,因此遮天才会用谎言一次次的欺骗杨渊,就是为了让杨渊能够摆正自己的位置。

    uz最.新章‘节u上(w

    “小子,现在你看完灵药全解了,就可以直接动手炼丹了!”

    “不过在此之前,本尊想要先考考你!”遮天的声音响起。

    “遮天前辈尽快提问!”杨渊自信的笑道。

    他在入梦状态下看到的知识,就像是铭刻在他脑海中的一般,因此他不认为遮天能够考到自己。

    “小子,告诉本尊火龙果的信息!”遮天问出了第一个问题。

    “火龙果,六品灵药,生长在火系元力充足的地方,外表如同李子,表皮呈红色,并有紫色的花纹,火龙果的果肉微苦、较酸涩,火龙果无法直接运用炼丹,需要进行泡制后,才能够进行炼制,不过火龙果中具有一些微量的火毒,若是用来炼丹,必须要使用含有冰属性的灵药进行综合,才能驱除其中的火毒。”

    “而火龙果虽然是六品灵药,但它的价值很低,因为火龙果的性质有些粘稠,因此想要将火龙果炼制为丹药,需要添加大量的凝丹粉,而添加凝丹粉会导致炼制的丹药完美度下降,所以在六品灵药中,火龙果的价值最低。”杨渊按照他脑海中的信息,给出了回答。

    “很好,非常好,小子,你可真是出乎本尊的预料啊!”

    “不过本尊现在告诉你一句话,那就是灵药全解并不是完全正确的,火龙果因为其特殊性,价值的确很低,但是那也要看是谁炼制!”

    “本尊就亲眼见过一名炼药大宗师用火龙果炼制出了一枚完美度九十三的青级丹药,所以你千万不要认为某些灵药无用,在一些特定的丹药中,哪怕是最低级的一品灵药,也是非常有用的!”遮天告诫道。

    “嗯,小子明白了!”杨渊应道。

    接下来遮天再次考了杨渊其他灵药的信息,杨渊都给出了完美的回答,这让遮天确信杨渊是将灵药全解的内容都给记下来了。

    “小子,现在你可以开始第一次炼丹了!”遮天说道。

    随即杨渊从须弥戒指中取出了树种灵药,这些灵药都是炼制晶丹所需的。

    晶丹很奇特,炼制丹药所需的药材都是一样,但根据炼制的手法不同,炼制出的丹药品级也不同。

    按照他接受的记忆传承,想要将晶诀修炼到入门,必须要使用赤级完美度五十以上的晶丹才行。

    杨渊深吸一口气,用元力点燃了燃木炭,燃木炭是种很奇特的木头,只要被元力触及,便会燃烧,而且不会立马烧毁,随着元力的灌注越多,燃木炭的火焰温度就越高,是大多数炼丹师首选的火焰来源,除了一些具备拥有操控火焰的炼丹师之外,这燃木炭可谓是必不可少。

    “起!”杨渊低喝一声,体内的爆发爆发,将炼丹炉的盖子用元力给震开,之后放入了一种五彩斑斓的花朵,这花朵叫做五彩花,三品灵药,一株五彩花的价值大概在两至三枚中品灵石之间,是能够炼制出橙级丹药的一种灵药。

    如果让其他炼药师看见杨渊居然拿五彩花练手,绝对会心痛得受不了,毕竟炼丹是很烧钱的事情,正是因为炼丹烧钱,才导致高级的炼丹师不多,毕竟没有灵药练手,那么是天赋异禀也不可能成为高级的炼丹师。

    而杨渊就没有这个烦恼,他须弥戒指中类似五彩花这种灵药多到数不清,而且还有不少的顶级灵药,甚至连有伪神药之称的九品灵药都有。

    五彩花入炼丹鼎之后,杨渊将燃木炭放入了炼丹鼎的下面,开始萃取五彩花,因为第一次炼丹,杨渊很谨慎,他在放入灵药的时候,都只用了很小的量,为了确保炼丹成功,毕竟放入的灵药数量越多,炼丹的难度都越大,只有一些高级的炼丹师在炼制低级丹药的时候,才会放入大量灵药,争取一炉多丹。

    至于杨渊,他现在距离这个水平差了十万八千里,只有循循渐进。

    根据杨渊得到的记忆传承,用八百度的高温萃取五彩花一刻钟后,便可加入第二种药材水晶藤。

    但是当时间到了一刻钟,杨渊打开炼丹鼎的时候,他闻到一股扑鼻的焦臭气息,让他眉头微微一皱。

    “奇怪,第一个步骤怎么就失败了?”杨渊看着炼丹鼎中被烧作一团黑炭的五彩花,表情古怪的呢喃道。

    这时,遮天的大笑声响起。

    “小子,你这是在炼丹吗?”

    “你是想要将本尊给笑死吗?”

    遮天的笑声让杨渊有些尴尬,杨渊讪笑了一声,摸着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遮天前辈,我这个环节到底是哪里出错了?”

    “小子,你明白萃取是什么意思吗?”

    “萃取就是将灵药中的药性化作汁液,你在萃取这五彩花的时候,连水都没有添加,你又如何能够进行萃取?”

    “除了一些含有大量液体的灵药在萃取的时候不需要添加水,其他灵药的萃取都需要加水,要不然这炼丹房中为何摆着一个大水缸?”遮天话语中的笑意毫不掩饰,他终于又从杨渊身上找回点自信了,至少在炼丹这方面,他甩了杨渊十万八千里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