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3章 自作孽,不可活
    看着谢兰怒气冲冲的样子,何赛花吓的腿软,一下就跪了下去,“太太,对不起,我对不起你……可是我不是故意的。我也没有办法……晓敏她从山上摔了下去……”

    “从山上摔了下去?你为什么不给她治?为什么拖到现在?”谢兰的声音近乎歇斯底里。

    何赛花颤颤巍巍的赶紧解释,“我……治了,当时晓敏的情况太严重,抢救了很久,才捡回一条命,为了给她治病,我已经倾家荡产,我老伴十年前就去世了,家里就我一个人撑着,我没有办法……”

    “你为什么不来找我?”谢兰厉声质问。

    “当年我们约定过……老死不相往来……”何赛花匍匐在地上,弱弱的说道。

    当年,她们换了孩子以后,谢兰给了她数字不菲的一笔钱,跟她约定,从今以后,她再也不许踏入b市一步。

    这个秘密彼此到死都要烂在肚子里。

    她做到了!

    这些年,她几乎已经真的将史晓敏当成了自己的女儿,甚至都快忘掉了当年的交易。

    只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她一个躺在炕上,也会去想她那个刚生下来只见过一面的儿子。

    她想象着他的样子,应该和大儿子史晓亮长的差不多吧。

    何赛花越是思念那个被她换掉的儿子,就越溺爱史晓亮,导致,将史晓亮惯成了废材。

    谢兰听着何赛花语气发抖的说着这些话,她竟无言以对。

    没错,当年,他们的确是有过这样的约定,而且是她主动提出来的。

    毕竟这件事太过荒唐,她怕以后留下后患,如若孩子的身世暴露,她将无法面对自己的老公,秦家也容不下她。

    所以她给了何赛花一笔钱,并警告她,若再来b市,她饶不了她,而且,她儿子以后的荣华富贵也就落空了。

    没有那个母亲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有个美好的未来,尤其是何赛花这种没本事的村里人,做梦都想让自己的孩子以后能出人头地,走出山村。

    何赛花心里很清楚,谢兰是大家族的儿媳妇,她需要儿子,她也可以给孩子最好的人生。

    而她,家里已经有一个儿子,所以换个女儿回去,一儿一女,刚好。

    所以当初各怀鬼胎的两个女人,秘密的达成了这笔交易。

    谢兰此刻看着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何赛花,全身上下每个毛孔都在叫嚣,“你把我女儿祸害成这样,我们当初是怎么说的?一定要善待孩子,可你呢?你做到了吗?”

    何赛花被谢兰近乎疯狂的模样吓的颤抖,早知道这么巧遇到谢兰,打死她都不来b市,她赶紧宽慰她,“对不起,太太,是我的错,但是,太太你放心,给晓敏治病的医生很厉害的,晓敏说腿已经有反应了,这次,她一定可以站起来的。”

    谢兰有气无力的躺在病床上,她已经没有力气咆哮和发火了。

    她只怪自己,当初鬼迷心窍,一时糊涂,舍弃了自己的孩子。

    事实上,她早就后悔了。

    因为秦明这个儿子,她根本就养不熟!

    而且,他简直是朽木不可雕。

    这些年,不管她怎么努力,就是没法和那个儿子亲近,任凭怎么教育,他还是烂泥扶不上墙。

    而秦家老大的儿子秦凯,和老三家的两个儿子,各个精英。

    秦凯是国内著名的骨科专家,老三家的那两个,国外留学回来后,在公司里做出了不少成绩,深得老爷子的心。

    只有她家秦明,一言难尽!

    别说家主之位,如今怕是连公司的一个重要职位都保不住。

    这就是报应啊。

    此时,何赛花狼狈的跪趴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一下,谢兰躺在床上气若游丝,两个女人不知就这样待了多久。

    直到病房的门被推开。

    谢兰听到门口的动静,吓的赶紧胡乱攃了两下脸上的泪水。收起悲愤的神色。

    用眼神示意何赛花起来。

    何赛花也听到有人来了,她慌乱的从地上爬起来,赶紧用袖子擦了一把脸上的不知是鼻涕还是眼泪。

    “妈,你好点了吗?”秦明手上提着一些水果,走了进来,“我爸今天公司有事,过不来,让我给你送点水果,我说根本没必要,明天就要出院了,一个晚上不吃水果又不会怎么样。”秦明显然很不情愿跑这一趟,语气听起来很是不满。

    秦明的突然到来,谢兰也是吓了一跳,她目光闪烁着,附和道,“是啊,就是没必要,晚上我也不吃这些东西,行了,东西送到了,你回去休息吧。”

    “哦。”秦明本来也没打算多留,他将东西放到床头柜上,作势就要离开。

    然后这才注意到病房里还有个女人,地上还有打碎的杯子。

    秦明看了眼何赛花,皱眉问道,“她是干嘛的?怎么把病房里搞成这样?”

    谢兰急中生智,赶紧找借口,“是……是清洁工,不小心打碎了杯子。”

    反正何赛花的穿着看起来也就和出来干活的没什么两样。

    “那还不赶快收拾了,你们这些人,毛手毛脚,到底怎么做事的?”秦明厉声呵斥。

    何赛花始终低着头,从秦明进来,叫谢兰妈的时候,她的心就跳动的厉害,她知道,那一定是她的孩子。

    因为当年谢兰跟她说过,她以后不能再生二胎,一辈子就这一个儿子,一定宝贝着养,以后让他继承秦家家主之位。

    在他往桌上放东西的时候,她偷偷抬眼看了他一眼。

    他穿的很时尚,长的白白胖胖。

    一看就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少爷,跟他们这种生活在乡下的人完全是两种气质。

    只是,如晓敏所说,他的脾气可能不太好……

    何赛花忍着心底翻滚的思念之情,小心翼翼的赶紧应声,“我这就收拾。”然后她蹲在地上,用手去捡碎掉的玻璃杯。

    因为心不在焉,她不小心被玻璃渣划破了手。

    秦明看着地上慌乱的收拾碎玻璃,还被扎了手的女人。恶狠狠的训斥,“这点活都做不好,怎么当清洁工的?一看就是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

    “行了,明明,你回去吧,没必要跟这些无关紧要的人生气。”谢兰出声说道。

    秦明冷哼了一声,迈着企鹅一样的八字步出了病房。

    谢兰看着秦明对何赛花的态度,内心五味杂陈,造孽的又何止她一个人呢。

    被亲生儿子如此呵斥,这个女人心里,也不好受吧。

    自作孽,不可活!

    大概说的就是她们俩。

    “你也回去吧。”谢兰此时真的是已经连生气的力气都没了。

    何赛花如蒙大赦,赶紧将手上的碎玻璃扔进病房里的一个小垃圾桶,“是,太太,那你好好休息。”

    “等等,把这些水果提过去吧,免得晓敏问起来。”谢兰看了眼秦明拿来的一袋水果,示意何赛花拿走。

    何赛花走过去提了水果,对着谢兰说了声谢谢,就要出门。

    谢兰又严厉的加了一句,“好好照顾晓敏,不然我对你不客气。”

    何赛花出去以后,谢兰闭着眼躺在床上,脑海里不觉回忆起了二十多年前的往事。

    当年,她怀孕后去医院做体检的时候,医生告诉她,她是很特殊的ab型rh阴性血。

    这种血型的女人生孩子会有很大的危险性,胎儿容易出现溶血症。成活率极低。

    第一胎还有侥幸躲过胎儿与母体溶血的可能性。

    而第二胎,出现溶血率的概率很大。

    所以,像这种血型的女人,生孩子是风险极大的。

    她知道,她嫁进秦家这样的大家族,没有孩子是绝对不行的。

    她很爱她的老公秦峰。那是一个特别优秀的男人。当初年轻的时候还是她主动追求的他。

    自从结婚后,秦峰经常会对她说,老婆,你以后一定要给我生个大胖小子,一定要把老大老三家都比下去,将来让我们的儿子继承秦家的家业。

    秦家是大家族,秦峰争强好胜,也很有野心。又有点大男子主义,像他那种人,怎么可能接受自己没有儿子,甚至没有孩子?

    他不光要有儿子,并且他的儿子,一定要各方面比老大和老三家的优秀。

    因为秦峰的念叨,让谢兰特别有压力,尤其当她知道自己的血型会对孩子有影响后,更是食不知味,夜不能寐。

    她很清楚,如果以后没有儿子,她的婚姻怕是会保不住。

    她冒着极大的风险怀了孕,等到六个月的时候去医院做产检,买通了一个医生帮她查了胎儿的性别。

    结果让她很绝望。

    她怀的居然是女儿。

    而她的身体情况,生一胎都有风险,二胎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她思量许久,将主意打到曾经在她家做过保姆的何赛花身上。

    何赛花和她前后脚怀孕,后来月份大了,没法再在她家干活,所以去了老公的建筑工地,给她老公做饭。

    她将何赛花以做产检为由,带往医院做了检查,结果,她怀的是男孩。

    何赛花在她家做保姆的时候跟她说过,她家里已经有一个儿子,由老人带着,第二胎她希望生个女儿,这样以后压力不会太大。

    她说在农村生两个儿子,以后娶媳妇都困难。

    谢兰将检查结果告诉何赛花的时候,何赛花一听又怀了儿子,表示很郁闷。

    这让谢兰更加坚定了内心萌生出的那个想法。

    于是,她半开玩笑的对何赛花说道,“花姐,要不以后你儿子给我养,我女儿你带回家养得了。”

    何赛花听后吓了一跳,“太太,您开什么玩笑呢,您生的可是千金小姐,哪能和我这个村里人的孩子相提并论?”

    谢兰目光如炬的看着她,“如果,我是说认真的呢?”

    何赛花当时看着她一副严肃的模样,先是不可置信,然后心里竟是升起一股难以形容的欣喜,她的儿子,如果真能给谢兰养,那以后,一定会有个美好的人生,不会像他们这辈人一样,到处打工做苦力,过的如此艰辛。

    于是她肯定谢兰没和她开玩笑以后,想也不想就答应了。

    后来,快生产的时候,谢兰将她接进了一家私人医院。

    两个人预产期本就相差几天而已,所以她们约定,不管哪个先生产,另一个都要跟着赶紧做剖妇产。

    后来是谢兰先生产,所以何赛花当天也做了剖腹产。

    谢兰提前买通了医生,所以事情进行的很顺利。

    何赛花生完孩子后,拿着谢兰给的那一笔钱,和丈夫一起返回了农村老家。

    这件事,除了他们两口子,村里人谁都不知道。

    ……

    何赛花提着水果从谢兰的病房出来后,她没有急着回史晓敏的病房,而是将水果袋放在护士站,然后急匆匆的摁了电梯下楼。

    她想去追秦明。

    她想再多看他一眼!

    何赛花下了电梯,三两步跑出住院大楼,目光急切的在住院楼外搜寻着那个让她牵挂的身影。

    然而,找了半天,她什么都没看到。

    她魂不守舍的站在住院楼外的路中央。

    目光呆滞的望着医院大门方向。

    他这么快就出了医院大门了吗!

    那么以后,她还有机会,再看看他吗?

    “嘀嘀嘀……”后面一阵汽车鸣笛声响起。

    何赛花好像根本没听到,整个人呆若木鸡。

    动都没动。

    “喂,你聋了是不是?还是站在这想找死?”随后男人骂骂咧咧的声音,传进耳朵,才将何赛花拉回了现实。

    她这才惊觉自己站在路中央影响了来往的车辆正常通行。

    她赶紧转身向车主道歉,“对不起,对……”

    何赛花脸上赔着笑,嘴里使劲道着歉,只是当她看清车窗里探出的那半个脑袋,整个人突然有点不知所措。

    刚才骂她的人,竟是……

    秦明显然也看清楚了挡道的女人,他暴躁的再次开骂,“喂,我说怎么又是你?找死是不是?要死死一边去,别脏了老子的车。”

    何赛花被骂的脑袋发晕,内心更是一阵酸楚。

    但她还是贪婪的盯着车窗外那半个脑袋看着。

    她想认真的,仔细的,好好看看他。

    “你这个老女人,还站在那边干嘛,是不是真要让我从你身上轧过去?”对于何赛花的木纳和迟钝,秦明更加不耐烦,口无遮拦的大骂道。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