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4章 各怀鬼胎的两个女人
    何赛花被这么一吼,条件反射的赶紧退到一边,秦明的车子从她身边疾驰而去。只留下一股刺鼻的汽车尾气。

    何赛花看着远去的车子,眼里有泪水在涌动。

    她的儿子,居然这样没礼貌的辱骂她!

    何赛花苦涩的低头看了眼自己简朴的衣着,想到她那穿着名牌服饰,开着豪车的儿子。

    她心里突然不那么难受了。

    她抬手擦了把脸上的泪水,欣慰一笑,她儿子可是上流社会的人呢,和她这种乡下人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他看不起她也是应该的。

    只要他过的好,他看不起她,或是对她出言不逊,又有什么关系呢?

    她当年答应谢兰和她换孩子,目的不就是为了有一天,她的儿子能出人头地,过上好日子嘛!

    如今这些都实现了。

    因为当年的约定,所以她早就死心,从没想过有生之年还能再见他一面。

    二十多年后的今天,她居然意外的见到了自己的孩子,而且是已经成为大家族少爷的儿子。

    这还真是老天眷顾她啊。

    她当年的决定果然是正确的。

    何赛花此时心情突然就豁然开朗,被谢兰痛骂过的阴霾,一下就消散了。

    她进了住院部后从护士站拿了谢兰给的水果,进了晓敏的病房。

    不过,当她看着晓敏躺在病床上瘦弱的样子,她内心升起一抹难以言说的愧疚。

    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就算当年晓敏摔下山,她也没觉得自己有什么错,说到底是晓敏自己不小心。

    而且,她也尽自己所能给她治病,保住了她的命。

    可是今天,当她看到自己的儿子过着锦衣玉食的少爷生活,此刻再看看晓敏,想起晓敏这些年在她家,过着那样糟心的日子,她突然就心虚,内疚。

    因为她儿子的那一切,本该是属于晓敏的。

    何赛花越想越感觉没法面对史晓敏。

    她从进病房后,就闪躲着不敢看晓敏的眼睛,她只是将水果放在床头柜上,说道,“晓敏,这是你干妈给你的。你要不要吃点?我去给你洗。”

    “我不吃,妈,你坐下歇会吧,一来就干活,一刻都没歇呢。”史晓敏心疼的看着何赛花,拍拍她旁边的位置,“妈,来,你到我我身边躺会,给我讲讲家里的事,还有我哥的女朋友,长什么样?你见过没?”

    史晓敏一脸期待的看着她。

    “妈不累,你哥女朋友,我也没见过,你哥说等时机成熟就领回家来,那啥,晓敏,要不……我给你去洗衣服吧?”史晓敏越懂事,何赛花内心就越愧疚难受,此时,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这个苦命的孩子。

    “妈,你到底怎么了?一直站在那边干吗呀?快过来躺我身边啊,你不知道,这些日子。我有多想你,多想家……”

    何赛花拗不过晓敏,只得躺到她身边,母女俩挤在病床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

    史可可从医院离开后,开车直奔酒店,其实她是不想她父母住酒店的,以前他们过来的时候,都会住自己的小公寓,虽然条件简单,但大家住着随性。

    她了解她爸妈,都不是那种贪图享乐的人,而且也没住过大酒店,一时半会估计适应不了。

    她按照苏煜坤发给她的房间号,走进去的时候,果然看到她爸妈局促的坐在沙发上,一脸不自在。

    史君君和史悠悠俩人窝在一旁刷着手机,史君君正在滔滔不绝的给史悠悠讲他比赛的事。

    听说可以见到明星,史悠悠两眼冒着光,听的津津有味。

    “爸妈,你们累不累?要不要先进去卧室躺着歇会?”

    史大海看到史可可来了,跟看到救星似的,赶紧开口,“可可,你们不会打算让我和你妈住这里吧?你以前那个房子退了吗?要不我们还是住那边吧。”

    “是啊,是啊,住你那个公寓就好。”林秀芬表示同意。

    “爸妈,你们是不是不太适应这里?”史可可问。

    “何止是不适应,根本就不敢下脚啊,这么金碧辉煌的房间,我看着都杵,晚上睡在这,一定会失眠的。你们还是给我们换个地方住吧?实在不行,住招待所也可以。”

    “妈,你不要这么没出息好不好?这家酒店是我姐夫公司旗下的,你们住又不花钱,我姐夫这么孝顺,你们怎么好拂了他的面,安心住着吧,这儿的菜品特别好吃。晚上我带你们过去。”史君君看着他母亲不争气的样子。一脸无语,全然忘了自己当初住进来时的反应,比他母亲还夸张。

    林秀芬一向听史君君的话,儿子都开口了,只好妥协,“行吧,那就住一晚吧,等明天我们就去你姐的公寓住。”

    不过,她一听这么豪华的酒店居然是张大骏的,哦,不对,在这里他叫苏煜坤。

    林秀芬心里有点不踏实,这孩子这么优秀,她家可可能驾驭的了吗?

    虽然她也希望未来的女婿能优秀一点,但是,这太过于优秀的,他们家怕是有压力啊。

    苏煜坤刚才出去餐厅那边亲自安排今天的晚餐,进来的时候。正听到史可可全家在讨论换住处的问题。

    “叔叔,阿姨,不用拘谨,你们就安心在这边住着,可可的公寓地方小,大家若是都住那边,也不太方便。”

    “大骏啊,我知道你是好意,可是这也太……”史大海看了一眼奢华的套房,欲言又止。

    “爸妈,你们好好在这两天再说。”史可可知道苏煜坤将一切都安排妥当了,如果再折腾着离开,难免让苏煜坤失望,所以劝她爸妈住下来。

    孩子们都这么劝他们,史大海夫妇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无奈答应。

    林秀芬想起了苏玲,她便问苏煜坤,“大骏,你妈妈她,现在也在b市吗?”

    “是的,阿姨,我妈这些年一直住在这边。”苏煜坤礼貌的回答。

    “那你和可可的事,有没有跟她说起过?她是什么意见?”当年,为了两个孩子农药中毒的事,她俩在医院还吵过一架,也不知道这么多年过去,苏玲有没有计较?

    “可可和我妈见过面,我妈对可可很满意,她也说起过您,这样吧,等君君比赛的事结束后,我安排您和叔叔跟我妈见个面,到时候把我和可可的事定下来。”

    “嗯,好,你们也老大不小了,是该早些定下来了。”林秀芬早就想把史可可嫁出去,一听这话,当然高兴。

    史大海夫妇住酒店,史可可怕她爸妈不适应,自己也在这边住了下来,正好和妹妹史悠悠住一个房间。

    而苏煜坤,不愿孤家寡人回景鸿苑,所以也住在了他的总统套房。

    只是晚上史可可打电话给史晓敏,说接他们出来吃饭,何赛花却以身体太累为由拒绝。

    翌日。

    是谢兰出院的日子。

    史晓敏早上做完治疗后,就让她妈妈推着她去谢兰的病房,想送送她。

    何赛花心情很矛盾复杂,她一方面不敢面对谢兰,另一方面,又想着也许过去能见到自己的儿子。

    她内心挣扎了许久,最终还是推着史晓敏去了谢兰的病房。

    谢兰住的是单间,环境很好,就是有些冷清。只有保姆在收拾东西,谢兰躺在床上,整个人精神状态很差。

    她昨夜失眠一夜,此时脸色苍白,黑眼圈很重。

    她到现在都有些恍惚,不敢相信她会和她女儿以这样的方式相遇。

    怪不得她们第一次见面,她就觉得她亲切。

    怪不得,她和她血型相匹配。

    只是,她因为自己的私欲,一生下她,就舍弃了她。

    可是孩子一碰到她,就是给她献血。

    她是多么善良啊,自己拖着病体,还毫不犹豫的献血救她。

    她怎么配让女儿救她?

    老天,这是在讽刺她吗?

    谢兰很想像往常一样,去史晓敏的病房串门,和她聊天,听她给她将她的小说里的情节。

    可是,今天,她不敢去,不敢去面对那个孩子。

    一看到她那个样子,她就觉得自己罪孽深重,恨不得抽死自己。

    谢兰正窝在病床上难受的抓心挠肝。就听到保姆的声音,“晓敏,你过来了?今天针灸结束了吗?”

    紧接着,史晓敏的声音也传进了她的耳朵,“是啊,张姨,我刚从治疗室出来,干妈不是今天出院吗,我过来送送她。”

    谢兰听到史晓敏的声音,心头一紧,赶紧收拾好心情,坐起身。

    “干妈,今天就要出院了,是不是心情很美丽呀?”史晓敏被何赛花推着,走到病床前,当然何赛花低着头,根本不敢直视谢兰,史晓敏坐在轮椅上,当然也看不到她母亲的神色。

    但她看清谢兰憔悴的脸色和厚重的黑眼圈,吓了一跳,“干妈,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脸色怎么这么差?”

    “我没事。”谢兰虽然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但在看到史晓敏的这一刻,还是忍不住鼻子一酸,眼泪不争气的涌了出来。

    史晓敏被她的举动搞的莫名其妙,“干妈,你怎么哭了?出院是好事啊,回家后你就安心养着,腿很快就能痊愈了。”

    “我……我就是舍不得你。”谢兰终于绷不住,埂咽着哭出了声。

    她的所有愧疚,懊悔,以及对女儿的怜惜,此刻都随着泪水涌了出来。

    她这么一哭,史晓敏心里也挺难受的,她拉着谢兰的手,轻声安慰,“干妈,你以后有时间可以过来看我的,反正我这情况,一时半会也出不了院。其实……我也挺舍不得你!”

    “孩子,我……我对不起你……”谢兰哭着哭着,控制不住情绪,不由说出了心里话。

    史晓敏疑惑的看着她,“干妈,你说什么?什么对不起我?”

    “你干妈的意思是,以后不能陪你在医院待了,所以有点不好意思。”何赛花眼珠子一转,赶紧出来解围。

    她生怕谢兰一个不小心,说漏嘴,让史晓敏察觉到什么。

    这个秘密,绝不能被曝出来。

    不然,她儿子的荣华富贵就落空了!

    何赛花话落,谢兰旋即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她抹了把眼泪,解释,“是啊,以后我不能每天都过去找你聊天,孩子,你要照顾好自己,你,一定要好起来。”

    谢兰知道,她就算再难受,她也没勇气告诉史晓敏,你是我女儿!

    先不说史晓敏知道了当年的真相,会不会认她。

    单秦家和她老公那边,她都没法交代。

    若让她老公知道,自己养了二十几年得儿子,是别人家的,那后果,她根本不敢想象!

    “干妈,你也照顾好自己,等你腿痊愈了,就过来看我。”史晓敏眼角也噙上了泪花。

    俩人正难舍难分着,谢兰的老公秦峰,以及秦明和秦凯都走了进来。

    “哟,晓敏也在啊?”秦峰走到病床前,看到自家媳妇和史晓敏似乎都哭过的样子,笑着说道,“你俩这么几天,还真是处出感情来了,现在看着还真像母女,晓敏这孩子不错,秦凯,一定要竭尽全力,将孩子的腿治好。”因为史晓敏给谢兰献血的事,秦峰对她印象不错,所以当时谢兰说要认史晓敏做干女儿,他满口答应。

    反正他工作忙,也没时间一直待在医院陪谢兰,儿子又那副德性,根本指望不上。所以谢兰认个干女儿,有人陪她聊天解闷,也挺好。

    “嗯,二叔,我会尽力。”秦凯应声,他看着病床前的两个女人,越看越感觉她们长的极其相像。

    秦明站在一旁玩着手机,他对史晓敏没什么兴趣,当然也不会浪费口舌跟她讲话。

    不过,当他看到昨天那个木纳的女人又在病房里,他本想问问怎么回事,但因为他父亲在,他不敢造次,反正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人,他也懒得理。

    而何赛花,从秦明一进来,就一直偷偷打量着他。

    她贪婪的盯着他,想记住他的长相,他的每一个神情和动作。

    然而,秦明一直斜靠在门边看手机,根本头都没抬。

    “好了,小张,东西都收拾好了吧?”秦峰问保姆。

    “先生,都收拾好了。”

    “嗯,那就走吧,秦明,你帮小张提东西,我推着你妈。”秦峰吩咐完,便扶着谢兰坐上了轮椅。

    秦明顺从的提了行李包,出了病房。

    就这样,谢兰怀着复杂又难过的心情,出了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