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7章 稳住!别慌!
    何赛花被秦明骂的脑子嗡嗡作响,一直到秦明进了史晓敏的病房,她才木木的回过神来。

    她这是又被儿子给骂了啊,相比前两次,今天他的言语更加恶毒难听。他竟然说,她是为了捞好处才接近他!

    就算是为了捞好处,她是为他捞啊,不然当年她怎么会同意将他换到大户人家做少爷?

    何赛花此刻才意识到,自己想和儿子亲近,简直是异想天开。

    秦明根本不会给她靠近他的机会。

    就他这么厌恶她的态度,如果他知道了真相,也不可能认她的。

    ……

    秦明一到病房就对着谢兰一通埋怨,说她越活越回去了,什么人都能认,然后推着她就离开了医院。

    ……

    于佳从c市回来一个礼拜后,她父亲联系了她,让她回去一趟,参加公司董事会会议。

    对此于佳有些不解,“爸,我都没有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以什么名义参加会议?”

    “当然是以我于紹鸿女儿的身份,到时候我要在会议上宣布一个重要决定,你过来就是了。”于紹鸿的声音透着不容置疑的威严。

    以我于紹鸿女儿的身份!

    这句话让于佳瞬间泪崩,她父亲终于再次认她了,她的耻辱终于洗清了,在她父亲眼里,她终于不再是那个伤风败俗,让他蒙羞的女儿了。

    虽然过了五年漂泊在外,躲躲藏藏不敢见人的日子,但如今,这一切都值了。

    于佳本来想带妞妞一同回去,但是妞妞的事还没向二老说,她真怕突然领个这么大的女儿回去,他们会吓晕,所以她决定这次回去后先给打个预防针,看看她父母的反应再说。

    妞妞白天会被送到特长班,下午只能让史可可去接。

    于佳驱车前往c市,按照电话里和于紹鸿沟通好的,上午十点,让她准时出现在公司会议室。

    上午九点五十,于家企业会议室,各位董事和高层已经尽数到齐,于紹鸿虽然生着病,但穿着得体的西服,坐在董事长的位子上,看起来威严依旧。

    于馨也打扮的漂亮干练,心里更是抑制不住地兴奋,昨天于紹鸿通知她,说今天要召集董事会成员开会,宣布一个决定,她开心的几乎一夜没睡。

    不用想,他宣布的决定肯定是将股份转让给她,让她担任于氏公司的董事长一职。

    她步步为营,软磨硬泡,于紹鸿终于同意退位了,以后,她就这也不用伪装了

    认贼作父的日子,马上就要结束了。

    思及此,于馨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董事长,人都到齐了,会议可以开始了。”秘书站在一旁提醒。

    “再等等,还有一个人没到。”于紹鸿气定神闲的坐在主位,并不着急。

    还有一个人没到?

    谁呀?

    秘书纳闷的看了一眼长型桌,并没有谁缺席啊。

    座位上的众人也是一阵不明所以。

    只有于紹鸿身边的律师,心里有数。

    于佳到公司后,给于紹鸿打了电话,“爸,我到了。”

    “直接上来吧。”

    之前他就给下面打过招呼,所以于佳一路畅通的上了电梯。

    于绍鸿挂掉电话,大家都期待的看向门口。

    然后,在会议室里众人好奇的眼神中,于佳推门而入。

    “各位,不好意思,我迟到了。”于佳身着一套黑色职业套装,内里搭配白衬衣,利落的短发,脸上化着淡妆,走进来后微笑着向众人打招呼。

    “这位是?”

    “不认识啊,好像不是公司里的员工。”

    座位上的几个人交头接耳,打量着突然闯入的陌生的年轻女孩。

    而于馨,看到于佳进来的瞬间,她的脸上满是不可置信,脑子一片空白,根本不明白这是发生了什么?

    于佳!

    她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五年前。她被赶出去家门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的啊!

    今天为何突然出现?重点是,她的出现,似乎不是偶然,于紹鸿好像知情?

    他刚才说要等的人,是于佳?

    于馨内心突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她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心里安慰自己,不可能,她所做的一切,都天衣无缝,绝不可能败露。

    就算于佳回来也改变不了什么,五年前她能设局让她身败名裂,如今,她照样威胁不到她的地位。

    “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大女儿,于佳,刚从国外回来。”于紹鸿铿锵有力的声音在会议室响起,然后他看向于佳,“于佳,过来和大家打个招呼。”

    于佳优雅的踱步上前,微笑着开口,“大家好,我叫于佳,是于董事长的女儿。”

    她话音刚落,就有人认出了她。

    “对对对,我想起来了,董事长的确是还有一个女儿,这好久没出现过,倒是差点被大家忘了。”一个跟随于紹鸿多年的董事,开口说道,不过,当年那件事他识趣的绕了过去。

    “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这孩子真是越来越漂亮了。”在场的都是人精,一看这女儿气质不凡,能参加这么重要的会议,想必是要进公司的节奏。

    “馨馨,见到你姐怎么不叫人呢?”于紹鸿

    听着大家的议论个恭维,锐利的眸子瞥向于馨。

    “啊?哦,爸,我一时没反应过来。”于馨迅速收起脸上的异样,站起身走到于佳跟前,拉住她的手,强迫自己扯出一抹欣喜的笑,“姐,这么多年你都去哪里了?怎么也不回来看看我们,虽然爸当年在气头上和你断绝了父女关系,但你也不能真的就一走了之,这几年我们全家都好想你啊。”

    于佳此时看着于馨这张甜美无害的脸,听着她看似思念她,实则句句带刺的话,突然感觉,她真的很可怕。

    以前的那些年,她就是用这样单纯无害的模样耍的他们团团转。

    不得不说,就算是现在,论心计,她真的不如她。

    于佳任由她拉着手臂,回复道,“爸哪有和我断绝关系,血缘岂是说断就断的。”

    于紹鸿打断她,“行了,你们姐妹俩等会议结束后再叙旧,现在别耽误大家时间。”

    “接下来,我首先宣布几项人事变动。”

    于绍手上拿着一份文件,念道,“免去营销部总监章泽轩的职务,由周南接任。免去公关部经理章萍的职务,经理人选待定。”

    于紹鸿话落,会议室先是一阵寂静。随后就有人反应过来,“董事长,我在工作中从未出过任何纰漏,为何突然罢免我的职务?请给我个合理的解释。”章泽轩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的蹭一下站起来,激动的质问。

    章萍也不服,“董事长,我也需要解释。”

    于紹鸿看了二人一眼,语气淡淡,“至于罢免理由,我的秘书稍后会以书面形式下发给两位,当然也会给全公司员工一个合理的交代,好了,两位请先出去吧。”

    章泽轩和章萍被这么莫名其妙的免了职,怎么可能乖乖离开,他们看了于馨一眼,示意她说话。

    于馨此时已经懵了,于佳的突然出现就够打击她了,怎么突然之间她的堂哥堂姐全都被罢免,她的内心越来越恐慌。

    还不会于绍鸿真的知道了章泽轩个章萍的身份?

    于馨暗道不好,都怪她大意了,章萍五年前在于家做过保姆,她将她安排进公司后,的确升的有些快。

    于馨试探着开口,“爸,这两位都是公司的高层领导,工作能力也很强,为何突然要罢免他们?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于馨,这是我深思熟虑的结果,陈秘书,请他们出去吧。”于紹鸿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章泽轩和章萍深知此时闹也没用,把保安招来就不好了,现在只得等会议结束后,他们和于馨再作商量。

    于是俩人很不甘心的出了会议室。

    董事们也没一个人提出异议,反正董事长罢免他们。和自己的利益不挂钩。

    俩人出去后,于绍鸿抬头,“接下来,我还要宣布一项人事变动。”

    还要宣布一项?

    于馨脸色顿时煞白,该不会是?

    正担忧着,就听于绍鸿的声音如同魔音灌耳,“我的小女儿于馨,由于年纪尚浅,担任于氏总经理这样的重要职务并不能服众,所以即日起她将辞去总经理的职务,出国深造。总经理的位子暂且由我大女儿代理。”

    相比于绍鸿前面的免职通知,这一次,会议室直接炸了。

    于馨辞职?这也太出乎意料了!

    之前不是还听说于董事长要直接将董事长的职务交给于馨,自己去周游世界?

    今天,他们在座的各位。大多都是抱着这样的心理准备来参加会议的。

    怎得突然于馨就被辞职了?

    相比众人,当事人于馨情绪更加激动。“爸,我根本没有出国深造的打算,我大学学的就是工商管理,我的业务能力相信在座的各位都很清楚,我完全可以胜任总经理这个职位,我不想辞职。”

    她筹划的一切,眼看着就要成功,决不能就这样土崩瓦解。

    她父亲当年被于绍鸿无情的赶出公司,导致他们家破人亡,她从出生就没了亲生父母,她从知道真相后,还装作若无其事的生活在于家,喊着仇人爸妈,不就是为了给她父亲报仇,以其人之道,还之其人之身,夺回于家的公司么?

    她也马上就要成功了,这个档口怎么能辞职出国?

    “没错,于馨小姐的工作能力还是很强的,担任总经理后也为公司做出了不少业绩。工作嘛,重要的是历练,和学历其实没多大关系……”

    “是啊,于馨小姐确实在工作方面没有出过任何纰漏,反而她当总经理这段时间,公司业绩一直持上升状态。”

    于馨平时很会拉拢人心,加上于佳消失多年。大家都理所当然的以为,她就是于氏企业未来的继承人,很多人早就和她一个战线了。所以此时立马就有人站出来向着她说话。

    于绍鸿不为所动,“学无止境,馨馨,我已经给你报了ba,等你学成归来,再回公司担任重要职务,届时也会为公司做出更大的贡献。”

    于馨的脸色并没有因为于紹鸿的话,好转起来。

    她心里很清楚,还哪有什么学成归来,于紹鸿这是打算将她送出国,不再给她插手公司的机会。

    现在她也不知道他们究竟知道他多少秘密。

    不管怎样,让于佳接替她。她不同意!

    于馨看向于佳,“爸,让于佳担任总经理,怕是更不能服众啊,且不说她的工作能力如何,仅凭五年前她做的那种让于家蒙羞的事,就不能担任总经理这样重要的职务,以后她出现在商业圈,让同行们怎么看我们于家?”

    生死关头,于馨也不想伪装了,她在“善解人意”下去,自己就真得卷铺盖走人了。

    会议室里的众董事,很多都是公司的老人,五年前的那件事,尽管当时封锁了消息,但大家其实都心知肚明,当时还一度成为了圈内的谈资。

    于佳突然空降总经理,的确不妥当。

    于佳也对于绍鸿的决定倍感诧异,让她来参加会议,可没说让她做总经理啊。

    她一个跑龙套的替身演员,哪会管理公司?

    不过,若于馨只是质疑她的能力,她完全接受!

    可她居然提到了当年那件事!

    她还真敢提!

    于佳目光如炬的盯着于馨,语气咄咄,“当年那件蒙羞的事?你是指我被自己的妹妹下药设计,然后将一个参加生日宴的少年骗入我的房间,再带领众宾客来抓奸的事吗?”

    闻言,于馨眼底闪过一抹心虚。

    败露了!

    她做的一切,真得败露了?

    “什么下药设计?姐,你在说什么?当年不是因为你酒后乱性,和一个野男人滚在一起吗吗?怎么还找出这样的借口?”

    于馨用最擅长的温柔无害的表情。无辜的看着于佳,这个时候,她绝不能表现出一丝心虚的情绪。

    于馨内心还存着一丝侥幸,当年的事,除了她和章萍,绝无第三个人知晓,事发以后。家里所有的视频监控都被她销毁,章萍也辞了职。

    于绍鸿夫妇这么多年都没怀疑过那件事有蹊跷,所有人都认为就是于佳不知检点,伤风败俗!

    五年过去了,于佳突然出现,就算怀疑她,也不会有证据!

    所以,她现在要做的就是:稳住,别慌!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