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0章 何赛花交代换孩子真相
    “这……”何赛花实在为难,她回去可以,可史晓敏手上的钱,她若带不回去,史晓亮不得埋怨她?

    “是啊,妈,你不放心家里的话,就早点回去吧,我这边你不用担心,不是有护工吗,我现在手上也有钱,我想这次好好治疗,如果最后实在治不好,我也就死心了。”史晓敏的语气相当坚定。

    何赛花没法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只得沉默。

    过了一会,她妥协似的说道,“我还是在照顾你几天,过几天我再回去。”

    何赛花抱着一丝侥幸,说不定史晓敏锻炼几天没效果,就放弃治疗跟着她回家了。

    然而何赛花在医院等了两天,史晓敏不但没有放弃治疗的意思。反而越挫越勇,每天除了治疗就是在复健室锻炼。

    何赛花实在看不下去了,她打算向史晓敏开口,让她把手上稿费拿出来一部分,给史晓亮娶媳妇,然后她爱咋治咋治。

    何赛花好几次话到嘴边,欲言又止。

    管晓敏要钱,她真的难以启齿。

    中午,何赛花刚和史晓敏一起用过餐。手上拿着饭盒准备去洗,刚到走廊,就被两个黑衣人拦住了。

    “这位女士,我们老板要见你,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黑衣人面无表情的说道。

    何赛花看着拦住她去路的两个黑衣人。吓的面上一片惊恐,“你们老板是谁?我不认识!”她被这俩人的架势吓浑身直哆嗦。

    “去了就知道了。”

    “不,我不去。”何赛花虽然不知道对方是何方神圣,但看这俩人的打扮和说话方式。就知道他们老板肯定非善类,加上自己心里心虚,她就更不敢去了。

    然而黑衣人根本不给她拒绝的机会,“你是自己走,还是要我们架着你走?”

    黑衣人特别没耐心,作势就要去扯何赛花的胳膊。

    何赛花知道躲不过,只得妥协,“我先进去跟我女儿打声招呼再和你们走。”

    “我们会替你打招呼的,别浪费时间,快走。”

    何赛花被俩人“押”着出了医院。上了停住院部前面的车。

    何赛花内心非常恐惧,她想问是何人要见她,又不敢开口。

    此时,她脑子里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谢兰!

    难道谢兰因为晓敏病情没有好转,昨晚她又给谢兰打电话提出要见儿子,所以惹怒了她,要给她点颜色?

    何赛花越想越不安,她在这人生地不熟,唯一认识的就是史史可可和晓敏。但是那些秘密又不能让她们知道。

    她内心打定主意,若是谢兰真做出什么伤害她的事,为了她儿子以后得荣华富贵,她也得忍着。

    在何赛花的忐忑与惊恐中,车子终于在一处僻静的庭院内停下。

    何赛花被两个黑衣人带进了一间装修很复古的房间。

    “老板,人带到了。”黑衣人恭敬的汇报。

    “嗯,下去吧,出去把门关上。”一个低沉有力的男性嗓音响起。

    何赛花战战兢兢的站在门口,没敢多动一步。

    内心却是千回百转。

    怎么是男人的声音?

    难道不是谢兰?

    何赛花刚想着,就看到背对着她的男人缓缓的转过身来。

    男人锐利的鹰眸扫到她身上,何赛花这才看清眼前的人,吓的赶紧低下了头。

    谢兰的老公,秦峰先生?

    虽然她和秦峰交集不多,但毕竟见过几次。而且这个男人气场太强大,所以让人印象深刻。

    但当年换孩子的事,秦峰并不知道。

    “秦……秦先生,您找我来有事吗?”何赛花颤颤巍巍的问。

    “你是史晓敏的母亲何赛花?”秦峰问。

    何赛花赶紧点头,“对对,我是史晓敏的母亲。”听对方问到晓敏,何赛花自我催眠,肯定是她之前的猜测应验了,他们需要晓敏的血。

    秦峰坐到一旁的椅子上,面上一片阴鹜,“很好,现在请你把你和我夫人谢兰之间的秘密说出来。”

    何赛花刚稍微放松下来的心,一下就提到了嗓子眼。

    秘密!

    她和谢兰的秘密?

    这是东窗事发了吗?

    “我和太太之间没有任何秘密……”何赛花怎么可能承认!

    秦峰眸子犀利的盯着她,冷笑,“太太?叫的挺亲昵的嘛。”

    他浑身散发着上位者的姿态,“谢兰已经坦白了,dna我也做了。”秦峰拿起手边的一份文件,在她面前晃了晃。

    “你可能不知道dna是什么意思,我给你科普一下,dna是可以检验两个人是否有血缘关系的一种医学手段,检验结果就在我手上,你没必要再做无谓的挣扎,给你一次机会,说吧。”秦峰威严的坐在椅子上,俨然一副审犯人的架势。

    当然,在他心里,何赛花的行为已经构成了犯罪。

    何赛花双腿都在发抖,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谢兰难道真的已经向她老公坦白了?

    听秦先生这意思,他是什么都有知道了,就连那个什么dna都做了!

    那么,她垂死挣扎还有什么用?

    可是,她这一坦白,就等于她儿子的荣华富贵,前途,彻底没有了!

    秦峰见面前的女人低着头一言不发,他眸底的火光似要将她吞噬,“给你三分钟时间考虑,若是再不交代,我只好以拐卖婴儿为由,报警。”

    何赛花本身已经快崩溃了,哪经得起这么吓唬。

    秦峰此话一出,她的心理防线一下就被击溃了。

    “我说,我说。”

    她的声音颤抖着,“我没有拐卖婴儿,一切都是太太的意思,是太太自愿的。”

    秦峰不动声色的问,“哦?都是太太的意思?你确定?”

    “确定,真的都是太太的意思,是她要换孩子的。”何赛花吓的全都招了。

    随着何赛花话音落下,秦峰脸上的怒气更浓了,他双拳紧握,周身散发着骇人的戾气。

    “怎么回事,从头如实说来。”

    秘密已经揭穿,何赛花只得坦白。

    “我二十多年,也就是太太还没嫁到秦家的时候,就在谢家做佣人,做了一年多以后,因为怀孕就辞了职,当时太太刚刚嫁给先生您几个月,她跟我前后脚怀的身孕。

    我辞职以后,就在我老公的建筑工地给他做饭养胎,后来,在我怀孕六个多月的时候,太太找到我,说让我和她一起去做产检,我当时很开心的跟着太太到了医院,检查结束后,太太问我,想要男孩还是女孩?我说,我老家已经有一个儿子,这一胎希望是女孩。

    太太当时开玩笑的说,如果我生了男孩,她生了女孩,就换着养。我当时真的以为太太只是说说而已,可后来,太太隔三差五的给我送补品和营养品,直到快生产的时候,接我去了她所在的同一家医院,太太说,她已经提前买通了医生,叫我不要有顾虑。

    让我儿子去做少爷享福,我当然是求之不得!

    后来,是太太先生产的,我接着就做了剖腹产,太太给了我一笔钱,我们商定好,我这辈子都不会再来b市,这次我实在是没办法,晓敏在这边治病。我没办法不来,我真的没想到,太太和晓敏那么有缘分,晓敏不但给她献了血,还认了她做干妈……”

    何赛花说完,小心翼翼的抬起头看了眼椅子上身形高大的男人,见他整个人瘫靠在椅背上,神色极其可怕。

    何赛花吓的咚一声跪下去,“秦先生,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要不是太太求我,我是绝对不敢有换走秦家千金小姐的胆子的,秦先生,求你饶了我……”

    何赛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跪在地上求饶。

    秦峰却是仿若未闻,他闭着眼,周身散发着骇人的戾气。

    半晌,他身子才从椅背上往前倾了一下,疲惫的问道,“晓敏的伤,是怎么回事?”

    “晓敏的伤……她高中毕业以后,和朋友一起上山玩,从山上摔了下来!当时特别严重,为了救晓敏的命,我几乎已经倾家荡产了……”何赛花极力诉说着自己的苦楚和委屈。

    生怕秦峰将晓敏受伤的罪责都算到她头上。

    秦峰看着吓的匍匐在地上的女人,最终,摆摆手,“你回去吧。”

    何赛花像得到赦免似的,瘫软在地的身体,顿时放松了下来,秦峰先生这意思,是不是不追究她的责任了?

    身体放松下来的何赛花,随即又想到另一个棘手的问题。

    两个孩子的身世已经揭开,那她的儿子秦明,以后的生活会不会有什么变动?

    何赛花虽然害怕的要死,但关乎儿子的命运,她还是壮着胆子小心翼翼的问道,“秦先生,秦明他……以后还在生活在秦家吗?”

    秦峰剑眉紧蹙,语气发冷,“你说呢?”

    ……

    何赛花失魂落魄的回到医院,她真的很想立刻马上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回到村里去。可他又放不下。

    她现在担心的不是晓敏知道真相,而是她儿子秦明以后的命运,她真的害怕,怕秦明被秦峰从秦家赶出来。

    他已经做了二十多年大少爷的生活,若是一下子失去这个耀眼的身份,成为一个农村人,他肯定接受不了这样的落差!

    何赛花脸色苍白的进了病房,史晓敏看到她回来,焦急的问,“妈,你去哪里了?这么半天不回来,我担心死了,给你打电话也不接。”

    何赛花此时听着史晓敏这一声妈,感觉好讽刺。

    她不配啊!

    “我出去了一趟。”她看了眼史晓敏,最终鼓起勇气,一脸认真的对她说道,“晓敏,对不起。”

    对不起,我不该为了让自己的儿子过上好日子,答应谢兰换孩子。

    对不起,让你跟着我吃了那么多苦。

    对不起,我不该夺走属于你的人生。

    史晓敏被何赛花反常的举动搞的一脸懵逼,“妈,你到底怎么了?干嘛突然说对不起?你这么辛苦的照顾我,是我对不起你才是。”

    她母亲从来b市以后,就一直很反常。不是一个人发呆,就是经常出去不见人影,在她的记忆中,她母亲这是这一次来b市吧,她到底有什么心事?

    何赛花低着头,“很快你就知道了。”

    秦峰既然已经知道了真相,怕是很快就会来认闺女了。

    现在,她只希望一切真相揭开的时候,晓敏不要太恨她,能看在她辛苦把她养大的份上,在秦峰面前说说秦明的好话,不要把他赶出秦家。

    ……

    秦家。

    秦明风风火火的回了家,一脸愤怒的径直跑到谢兰房间,语气焦急又不善,“妈,怎么回事?为什么我手上的信用卡突然不能刷了?打电话人家说冻结了,到底谁干的?我在人俱乐部消费完没法付账,你知道我在我朋友面前多丢人吗?”

    谢兰最近因为史晓敏的事,心情十分低落,对秦峰和秦明的事,根本没心思管。

    她眼皮都懒得抬,凉凉的说道,“这事你去问你爸,问我做什么,我又没那个权利冻结你的信用卡。”

    秦明被谢兰冷漠的语气一惊,以往谢兰对他说话都是和声细雨的,“问我爸,我也得敢问呐,再说,我爸没事停我信用卡做什么?妈,我爸回来你帮我问问。”

    “你要刷太狠,你爸也会看不下去的,秦明,自从你进了公司,有做出过什么业绩吗?你和老三家的那俩小子,简直是云泥之别,我真是后悔啊。”谢兰恨不得这世上有后悔药,给她来一瓶。

    秦明一听谢兰又把他和三叔家那俩兄弟比,顿时火气就上来了,“妈,你怎么又说这个?干嘛老拿我跟他们比?我爸在公司干的出色不就得了,他挣那么多,将来我都花不完,我干嘛还那么拼死拼活?”

    “随你吧,爱咋咋地。”谢兰对秦明太失望,已经连再教育他的力气,都没有了。

    “那你等我爸回来,记得问问他我信用卡的事,刷不了卡,我出去花什么?”

    秦明正说着,秦峰突然走了进来。

    他的脸部线条绷的很紧,隔着好几步都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的冷气。

    秦明看到他父亲那样子,不由打了个冷颤,“爸,你……你回来了?”

    秦峰锐利的眸子在谢兰身上扫了一眼,随即冷冷的对秦明说道,“你先出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hello,傲娇总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