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 我们来日方长
    “不是不是。”史可可连忙摆手否认,“我并不是要过河拆桥,我刚发了工资,所以想把你的钱还了。我是真有事,需要离开b市一段时间,所以没时间再过来,冰箱里我给你塞了一些菜,今天包的饺子没煮完的都冷冻了,你可以自己拿出来煮。”

    听了这话,苏煜坤黑沉的俊脸终于缓和了些许,他微眯着眸子问她,“要去哪?”

    “回老家。”史可可如实回答。

    苏煜坤穿着一套浅灰色家居服,慵懒的坐在沙发上,脸色温和了许多,随意的比了下沙发,“坐下聊会。”

    史可可闻言走过来坐到他对面,通过这几天的相处,史可可对这位大爷的脾性倒了摸清了,想跟他相安无事,那就得顺着他,捧着他。

    因为以往惨痛的经验告诉她,跟他对着干,自己绝对占不了任何便宜。

    今天是最后一天,大家愉快的saygoodbye。

    “苏总,要聊什么?”史可可难得如此乖巧。

    “你好像很缺钱?”他问。

    史可可在内心翻了个白眼,废话,不缺钱能沦到你家当钟点工吗?

    还没停止吐槽,就听他继续开口,“你工资并不算低,看你全身上下也没件值钱的衣服,至今还开着一辆影响市容的破qq,过的这么糟糕还欠一屁股债,怎么,你拿去赌了?”

    他真的是很擅长一句话把天聊死。

    “这是我的事。”想起这两年自己被傻子一样被花婶骗的,史可可真觉得苏煜坤这家伙当初数落她得话没错,智商都长到胸上了。

    苏煜坤见她耷拉着脑袋,神情黯然明显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虽然心底愈加好奇她缺钱的原因,但到底还是没问出口,适时的换了话题。

    “怎么突然要回家,有事?”

    苏煜坤语气变的温柔。

    “啊?哦,有点事。”习惯了被吼,被怼,这家伙声音突然变这么温和,她还真不适应。

    不过,这犹如大提琴般磁性低沉的嗓音,听着真的很养耳朵。

    史可可第一次和苏煜坤这么心平气和的坐一起聊天,心底有些小鹿乱撞,不可否认,他除了脾气臭点,其他方面真的是相当完美。

    她一风华正茂,生理正常的单身女青年,说对这样的美色没感觉,绝逼是骗人的。

    幸亏现在就要离开了,不然她可不敢保证,一直在同一屋檐下待下去,她会做出什么

    有辱斯文的事。

    史可可的手机振动了几声,有微信消息进来。

    史可可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没有急着回复对方。

    苏煜坤目光瞥了眼史可可的手机,“男朋友?”

    “不是。”史可可将手机收起,开口否认,“是我从小一起玩大的小伙伴。”

    “小时候的玩伴?”

    苏煜坤来了兴趣,“你和小时候的玩伴都有联系?”

    “嗯?”听到这个问题,史可可先是怔了一下,随后开口,“是啊,都是老铁。”

    “就没有失去联系的?”他引导话题。

    史可可偏头作思考状,“也有一个失去音讯的。”聊到小伙伴,她突然想起那天张玉强提到的张大骏。

    “可以说说吗?”

    他期待,她指的会不会是他?

    这家伙喜欢听故事?反正也不是什么秘密,史可可便开口道,“有一个特别聪明的小哥哥,是所有小伙伴中的颜值脑力双担当,后来发生点意外,然后他就走了,再也没有见过他。”

    随着女孩的话,苏煜坤放在身侧的手微微颤抖着,不自觉握成拳。隐忍着情绪,他继续开口,“你还记得他?”

    他眸子闪着期待的光芒。

    “当然记得。”史可可说,“毕竟他家伙害我差点丢了小命。”

    苏煜坤听到这话,神色黯淡下来,这件事一直是他心底的疙瘩。

    原来她也没有释怀。

    “可可,其实我……”他想说,他就是张大骏,他想说,当年的事,对不起!

    可话到嘴边,怎么都说不出来。

    苏煜坤犹豫之际,史可可看了一眼手表,“哎呀,我该走了,还要回去收拾东西。”史可可利落的起身说道,“钱你收好。”

    “钱我不会收。”苏煜坤修长的手指拿起面前的两沓现金走过去塞到她手上,“是你说招商的事成功,自愿做俩月我家钟点工,所以,钱我不会收,我等你回来。”

    我等你回来!

    妈呀,这话听着,太特么撩人了。

    史可可悲催的想起,自己当初情急之下,确实说过这话,所以现在,是砸自己脚了?

    “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呢?你还是换个人吧,我……”

    “不急,我说了会等你。”苏煜坤打断她的话,“走吧,我送你回去。”

    “不用,不用。”她赶紧拒绝,“我打车很方便的,不麻烦你了,再见!”今晚于佳会过来她家,若是被她碰到苏煜坤,那还了得,她在苏煜坤家当钟点工的事可是一直瞒着她的。

    只要是和顾逸臣扯上关系的人,她是一句都不敢在于佳面前提的。

    说完,史可可一溜烟出了门。

    苏煜坤本就是个性子极冷的人,能主动说出我送你这种话,已然很不容易。

    然而却遭到了拒绝。

    他望着门口消失的身影,墨黑的眸子幽深。

    可可,我们来日方长。

    ……

    下午时分,史可可终于回到了清河老家,当她风尘仆仆走进自家四合院时,母亲林秀芬正在院子里和几个阿姨做手工活。

    “妈,我回来啦!”史可可一边进门一边大喊。

    正在认真做事的几个女人一起抬头,就看到背着背包走向她们的女孩。

    “可可,回来了?”

    “真是越来越漂亮了。”

    几个阿姨一人一句,热情的和史可可打招呼。唯独林秀芬没吭声,她看了一眼女儿,埋头继续干活。

    “阿姨,你们好。你们做什么呢,”史可可看母亲不理她,也不在意,放下包包就和大家聊起来。

    “我们做珠制纸巾盒呢。这个摆家里装纸特别漂亮。”李阿姨拿着珠子给史可可摆弄。

    史可可拿起来看了看她们做的盒子,确实很高大上,“哇,真的很漂亮,你们几个阿姨手真巧,要是一起做盒子卖钱,生意一定很火爆!”

    闻言林秀芬抬头看向女儿,“这个真的有可以卖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