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章 坦白
    亏他知道他姐今天回来,为了故意隔应她,贡献出了今天好不容易赚到的五百块。

    这可是这个月他的第一次收入,也是运气好,县里一家大型超市开业,他个几个搞音乐的朋友过去演出才挣了这笔钱。

    早知道史可可给爸妈准备了那么贵的礼物,他就不逞能了。

    明天又该吃土了!

    史可可给她爸妈送完了礼物,看向史君君,“君君啊,本来打算给你一点零花钱,今天看你现在赚的挺多的,应该不会稀罕我的这点小钱,所以我就不给你了。”

    史君君:“……”

    他很稀罕好吗?

    真是不该打肿脸充胖子!

    “姐,你要愿意给就给点呗,谁还嫌钱多呀?”史君君屁股往史可可跟前挪了挪,将手伸到她面前,一双清澈的眸子眨巴眨巴,“姐,你第一次这么主动给我零花钱,我怎么能拒绝你的一片心意呢?快给我吧。”

    史可可没好气一把拍掉他的爪子,“明天再说。”

    史君君吐了吐舌头,讪讪的收回了手,心里盘算着等明天他爸妈不在跟前的时候,一定好好宰史可可一顿。

    给爸妈送完了礼物,史可可趁着此时气氛融洽,便装作随意的问道,“我听说咱村那个史晓亮买了辆车,是不是真的?”

    林秀芬专注的摆弄着手腕上的镯子,听到史可可的话,立马来了兴致,“连你都知道这个事了?那史晓亮从小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以前经常连一包香烟都得去小卖部赊账,晓敏又成了那样,家里就靠你花婶一个劳动力,以前日子过的多拮据啊,这两年也不知发了什么大财,去年刚盖了新房,最近居然又买了辆车回来。”

    林秀芬八卦的相当认真,“村里人啊都在议论,他家院子里肯定是挖到什么宝贝了,要不就是人家买彩票中了大奖。”

    一旁的史君君插话,“我都问过史晓亮好几次,是不是买彩票中了,他愣是支支吾吾的什么都不说,真是让人好奇,听说这两天他要去相对象呢。”

    史大海算淡定。他抿了一口茶。开口道,“行了,别人家的事你们少议论。”

    史君君看他爹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忍不住吐槽,“爸,你就真的一点都不好奇史晓亮突然暴富的事?”

    “好奇什么?”史大海一副教育的口吻,“只要不偷不抢,你管人家的钱是从哪来的?做好自己的事,少操心人家的事。”

    史可可听着一家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几次话到嘴边都没敢说出口。

    “你们聊吧,我先去睡了。”她闷闷的走出客厅,回到房间。烦躁的将头捂进被子。她真的不敢想象,若是告诉他们是她是花婶家的“财神”,她母亲和史君君会不会手撕了她?

    可这件事总要解决,那毕竟不是一笔小数目,就算挨骂她也认了,谁叫她那么傻。

    和花婶那种人打交道,她真的不擅长,所以她只能将事实真相告诉爸妈。

    她现在最担心的,不是自己被母亲骂,而是怕这件事会伤害到晓敏。

    所以,她想,将事件原委告诉父母,然后求他们不要去闹花婶,这笔钱就当给晓敏了。

    ……

    第二天中午吃过午饭,史可可见客厅里就她爸一个人,内心挣扎了一会,犹豫着拿了那一沓汇款凭证,走到他爹面前,打算坦白从宽。

    她低着头咬着嘴唇,踌躇着不知该如何开口,史大海见女儿欲言又止的样子,关切的问,“可可,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

    史可可没说话。一咬牙,索性将手里的那一叠纸条递给了他爸。

    史大海看了他一眼,疑惑道,“这是什么?”

    “您看看就知道了。”史可可低着头声音几乎轻不可闻。

    史大海将手里的纸条翻了一会儿,“这不是汇款凭证吗?可可,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就是……花婶子家盖房子和买汽车的钱都是我给的,不是,我的意思是我给他们钱是给晓敏治病的,我不知道他们居然没有带晓敏去治病,钱都给史晓亮花了。”史可可心一横,一口气道出了事情原委。

    “爸,您骂我吧,是我太天真了。”

    史大海震惊,他呆滞了好一会,才几乎听明白女儿刚才说了什么,他不可置信的看着史可可,“可可,你的意思是说,你花婶家的房子钱是你出的,汽车也是用你钱买的?这……这到底怎么回事?

    “就是我大学刚毕业的那会,花婶告诉我说,晓敏的腿还有希望治,只是他们家情况大家都清楚,根本拿不出钱来,所以让我帮忙……我将工资攒下来,每次花婶说带晓敏去医院的时候,我就给她汇钱过去……”

    “我一直以为他们在给晓敏治疗,可是最近我才知道,我给的钱他们根本没花晓敏身上,所以我才回来,就是想解决这件事,我不敢让我妈和君君知道,爸,你说该怎么办?要不这事我告诉你一个人就行了,咱别让我妈和君君知道,以后花婶管我要钱我不给就是了。”

    史大海再次仔细翻了翻手上的汇款单,严肃开口,“可可,这不是一笔小数目,你这两年居然给他们这么多钱?这全是你的工资?你有没有欠债?”

    史可可急忙回答,“爸,您放心,我没有在外面欠债,您知道,我去年晋升了高级工程师,薪资也涨了很多,就是我对不住您和我妈,这两年也没孝敬过你们……”

    “可可,你是个善良的孩子,可是,很多事情你不应该自己擅作主张,至少应该和我们商量商量,你看这事闹的,要是小钱也就算了,可这足足二十几万,这事晓敏知道吗?”

    “应该不知道吧,花婶不让我告诉任何人,她说晓敏脸皮薄,肯定接受不了我的钱,至于您和我妈……她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您也知道我妈那性格,所以……”

    史可可说完,两人都陷入了沉默。

    “史可可!”突然一道愤怒的尖叫声传进客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