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章 顾逸臣英雄救美
    砰!一声巨响,一个类似酒瓶子的物什砸在了桌子上。

    正在起哄的几个混混被突如其来的动静一惊,然后就看到一个身着花衬衣,面容邪肆狂狷的男人杀气腾腾的站在卡桌跟前。手上还拿着半个破酒瓶子。

    来人正是一直在二楼雅座眸光一直锁在于佳身上的男人顾逸臣。

    没等众人反应过来,顾逸臣抓住了肥胖男的衣襟,另一只拳头紧跟着落下,狠狠地揍在对方的脸上。

    “靠,你他妈谁啊,老子的闲事也敢管?”

    “居然敢对吴爷出手,不想活了!”

    肥胖男身后的几个男人骂骂咧咧,不知是谁随即抓起一把椅子就朝顾逸臣头上招呼…

    “砰——!”

    顾逸臣的额头立刻渗出了血。然而就算是额头受了伤,可那点小伤对于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鲜血反而刺激到了他,让他狠狠的发泄。

    肥胖男被他揍的窝在地上闷哼。

    “艹,你特么不想活了,兄弟们上。”

    另外几个男人一看这家伙有点身手,但他们三四个弄他一个不在话下,然而几个人还没冲上去,就被赶过来的酒吧保安制服摁在了地上。

    “顾总,没事吧?”酒吧经理额头冒着冷汗战战兢兢问道。

    顾逸臣冷冷地瞥了对方一眼,眼神冷冽而散发着寒气,完全没了平日的玩世不恭,不等他把话说完,他看了一眼刚刚赶过来的酒吧负责人,便开口道:“以后不要让我在b市看到他。”

    肥胖男瞬间像是被雷劈中,随即反应过来揍他的人的身份,一瞬间面无死灰,连忙趴在地上磕头道:“顾少,我错了,这次的事都是我不对,我不该调戏她,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顾逸臣却是看都没有看对方一眼,一手捂着溢出血的额头,另一只手抬起,去扶着身形有些不稳的女人。

    此时的于佳。

    一双潋滟细长的漂亮眼眸,波光流转之间,娇嗔痴恋,迷人至极。

    因为一鼓作气喝了太多酒,此时酒劲上来,整个人就有些迷糊,想挣开他,身子却不受控软软的贴着。

    她的气息让他感到如蜜般香软暖糯,丝丝缕缕的不知一点点的撩拔着谁的心。

    “走吧,我送你回去。”不论面前的肥胖男如何求饶,顾逸臣狭长的凤眸始终没瞧他一眼,也终究没有说一句网开一面的话,扶着于佳打算离开。

    而于佳。

    她本来是想和顾逸臣避开点距离,可是她喝的有点多,今晚酒是没法再卖下去了,步子也是摇摇晃晃走不稳,顾逸臣扶着她,她也没办法拒绝。

    只是被这个不知道该如何定位俩人关系的男人温暖的大掌扶着,她的内心真是复杂至极。

    时间,真是造化弄人啊。

    五年后,她是如此的狼狈不堪,从当初风光无限的千金大小姐沦为别人眼中低贱的卖酒女,而这个男人,为什么在发生了那样的事后,事业感情却不受任何影响,依旧过的风生水起,滋润不已。

    古代诗经云:士之耽兮,犹可脱也,女之耽兮,不可脱也。

    很多事情,女人总是处于劣势的。

    此刻,外面的冷风一吹,意识一下子清醒了许多,她眼眸里冰冷一片,微哑着嗓子开口道:“麻烦放开我。”

    顾逸臣停下步子,手臂似有些不舍的缓缓放开她,“你住哪?我送你回家。”他神色颇有些小心翼翼,额头因为伤口没及时处理,血迹顺着白皙的脸颊流了下来,

    “不用了,刚才的事,谢谢!”于佳疏离的说着便挣开他的手,无视他额头的伤,迈着步子向前走去。

    怎奈脚步不稳,一个踉跄身子不由向后倒去。

    顾逸臣急忙扶住她,“你喝多了,一个人走不安全,我送你。”说着不管她愿不愿意,径自将她塞进了自己的坐驾。

    此刻,于佳是连拒绝的力气都没了。

    脑袋昏沉沉的,身子虚脱般无力。拒绝的话终究没在说出口,任由他给自己系上安全带。

    然后缓缓闭上了眼睛。

    陷入了沉睡。

    连顾逸臣问她现在住在哪里,她都没有回。她太累了!

    白天穿梭于各个剧组中,晚上马不停蹄的赶去夜店卖酒,这样连轴转的日子已经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身心疲惫。

    车子缓缓行驶,顾逸臣双手握着方向盘,视线时不时扫着副驾驶座的女人,

    她睡着了,这样他就可以在她心里“光明正大”的带她回家。

    可以这样安静的多看一会她。

    事实上,一个礼拜前,他和客户来酒吧谈生意,就在酒吧看到了她,刚开始,他并不相信那个穿着性感,扭着妖娆的身段穿梭在酒吧里的漂亮女人会是她,但事实就是如此叫人意外。

    这些日子,他每天晚上都在酒吧偷偷注视着她,一方面的确是心不受控制的想见她,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保护她。

    车子开进了他的单身别墅,顾逸臣小心翼翼的将于佳抱进房间,轻轻的放在床上。

    他给她动作轻柔的脱下了鞋子,她只穿着一件勉强遮住大腿的紧身红裙,身上酒味很浓,他的视线在她身上停顿了几秒,然后转身走到卫生间,用热水浸湿了一条干净的毛巾拿出来,脸上风轻云淡无比温柔的给她擦拭着脸蛋和脖颈,床上的女人睡的很沉,又给她盖上了被子,掖好背角。

    然后就那样坐在床边,开着昏暗的床头灯,静静的看着她。

    他动作一点都没有越矩,眸子里完全没有了平日里的玩世不恭,满是浓浓的愧疚和心疼。

    ……

    东方渐渐染上一抹橘色的晕光,一刹那的万紫千红之后,太阳冉冉升起。

    于佳再次醒来的时候,脑袋还昏沉沉的,有些疼。

    睁开眼,看见是陌生的地方,她坐在床上静默了好一会儿,才逐渐想起来昨晚都发生了什么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