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7章 成人礼变噩梦
    睁开眼,看见是陌生的地方,她坐在床上静默了好一会儿,才逐渐想起来昨晚都发生了什么事。

    因为脑子里出现的某个身影,她眉头微微一皱。

    身上还是昨晚夜店里穿的红裙,她起身,房间里很安静,她走到走廊,对面还有一间房间,房门打开着,于佳往房间看去,然后她看到的便是这样一番情景。

    那个男人静静的站在窗前,身上套了一件松松垮垮的白衬衫,窗外吹进来的冷风,将他白色的衣摆吹起,吹得很高,却不见一丝凌乱。

    于佳揉了揉有些凌乱的短发,打算就这样离开,扫了一眼落地窗前的男人,一声不吭走掉似乎不太好,犹豫了几秒,她红唇轻启,语气疏离,“昨夜麻烦你了。”

    落地窗前的男人闻声转身,不知是昨夜没睡好还是怎么的,他那双狭长的桃花眼里满是红血丝,额头受伤的地方只是简单用纱布包了一下,神情看起来也有些疲惫,他走到于佳面前,底气不足的开口,“抱歉,昨晚本来是打算送你回家,因为你睡着了,我看你睡的很沉,没忍心打扰你,不知道你家地址,所以只好带你来我这边,你……你别误会,我…我没有其他意思,我…”

    “昨晚的事,谢谢,我先回去了。”于佳打断了他的话,说完便向门口走去。

    昨晚她是跟客人发生冲突时直接被顾逸臣带出来的,包包及衣服什么的都还在酒吧,所以这会她这样空着手,穿着这样一件暴露的衣服就要出门。

    “那个…我送你吧?”顾逸臣从茶几上拿了车钥匙,就要跟她出门。

    “不用。”她冷声拒绝,“我自己可以走。”说着抬手扶上门把,开门。

    “于佳。”身后的男人再次叫住她,“那个…如果你生活有困难,我可以帮你,你…你一个女孩子,最好还是不要去夜店卖酒了,那里人鱼混杂,不适合你。”

    于佳扶在门把上开门的动作一顿,唇瓣微抿,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短暂的停顿后,开门径直离开。

    那抹倩影消失在门口,他脸色越发黯淡,眼眸闪过一痛楚,拿着钥匙的手握的很紧,。

    于佳从顾逸臣的别墅出来,内心情绪就一直很复杂。昨夜对于顾逸臣的出现,她是始料未及的,更没想过居然跟他回了家,他的相救,她并不领情。

    说到底,她曾经风光无限的千金大大姐如今落到别人眼中低贱的卖酒女,不正是拜眼前的男人所赐?

    虽是夏季,清晨还是有些冷,于佳只着一件吊带短裙,凉风一吹,下意识挺直了脊背,双臂抱紧,快速走着。

    只是,她不知感受到了什么,突然定住了脚步,随后缓缓回头。

    她的视线望向二楼卧室的窗户处,那里一抹修长的人影半遮半掩站在窗帘后。

    而看她视线迎了上去,他却伸出白净的手,立马拉上了窗帘,挡住了二人彼此的视线。

    于佳又缓缓收回视线,眼眸里透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短暂的片刻后她又径直往前走。

    这一夜,其实她睡的并不安稳,梦里好像是回到了五年前初见时的时光…

    她十八岁成人礼上,那个穿着白衬衣,气质干净的少年,羞涩的出现在她面前,别扭的跟她做自我介绍的样子。

    那一刻,她被他清隽俊美的模样吸引,很开心的和他交谈。

    然而,她怎么也想不到的是,短短几个小时后,那个羞涩的看她一眼都脸红的男孩,会一丝不挂的和她滚在一起。

    那一晚的事情,她是有些断片的,她好像全身烧的厉害,脑子都有些糊涂,忽略掉了一些事情。

    她不记得他是怎样侵占了她,她只记得,她终究还是被他欺负了。

    他似乎也不太正常,压着她要的很急。

    那一夜迷乱,堕落。

    她很痛,但是,她更绝望。

    她的第一次,在她十八岁成人礼上,以那样被众人捉奸在床的方式,被那个看起来干干净净的少年夺去。

    哪怕是过去了五年,当初那种自骨子里蔓延的绝望情绪,这一刻想起来还是能清晰的感受的到。

    当时因为年纪小,经历少,那一刻除了绝望,恐惧,羞耻,她的脑子里一片空白。

    后来仔细回忆后,就觉得,那件事发生的如此蹊跷,他们应该是被下了药。

    她记得,房门被人推开的时候,身旁裹着被子不知所措的少年,那一脸茫然,并不像装出来的。

    过了这么几年,她始终想不明白当初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到底是什么人设局陷害她?十八岁的她,有疼爱她的父母,善解人意的妹妹,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

    可是为什么一夜之间,她就成了被众人唾弃的伤风败俗的放荡女孩?

    可悲的是,她连查明真相的机会都没有。

    在发生了那件事后,在众宾客面前颜面尽失的父亲,愤怒的跟她断绝父女关系,将她赶出了家门。

    十八岁,她就开始了在异国漂泊的生活。

    从一个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沦落为遭人非议的未婚妈妈。

    于佳想到这里,再也不敢继续往下去想,她抬起手摸了摸冷艳的脸庞,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有眼泪滚落了下来。

    她收回思绪,指腹在脸颊轻轻擦拭了两下,快步走到路边打车。

    身无分文,也没有手机,只能打车到酒吧,进去拿了包再付钱。

    或许是因为见到顾逸臣的缘故,亦或许是昨晚做梦梦到以前的时光,于佳坐在出租车里,闭着眼走着神,不由就想起了这些年的艰难。

    当初被父亲赶出家,幸好母亲偷偷给了她一笔钱,她初到国外才不至于风餐露宿。

    知道自己不幸中枪有了身孕的那一刻,仿佛刚从黑暗里爬出来,又陷入无尽的深渊,无法想象,十八岁花样年华,居然就怀了身孕。

    她不敢去医院。

    她曾奋力的踢打过肚子,曾在无法入眠的夜晚,故意做跳高运动。

    可是,就算她那样折腾,却依旧平安无事,那一刻她仿佛有一种感觉,这个孩子也许是来救赎她的。

    所以她下了决心一个人生下了孩子。

    这几年,虽然过的辛苦,但妞妞也确实是带给她无尽的快乐和满足感。

    如今她不死心的回到这座曾经抛弃她的城市,也是因为不甘心,想找出当年陷害她的那个人。

    可是,她离开那个圈子那么久,就连家门都没资格进,查出真相,谈何容易!

    而顾逸臣那个男人,不管当初的真相是怎样的,她都不愿跟他扯上任何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