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3章 关于当年的真相
    没有母亲疼爱,父亲的爱也被刚出生的小弟弟夺走,那个时候,她变的很孤僻,尽管苏玲对她还不错,但她对苏玲的敌意很大。

    就是这个时候,苏煜坤来了,听他们说是她后妈和前夫生的儿子,六岁的她,并不理解那是什么意思,但既然是她后妈生的,她都不喜欢。

    雷煜浩她不敢惹,那是她父亲手中的宝,所以,将一切不满全都发泄在这个木纳的苏煜坤身上。

    总是有事没事找他茬,说很多难听的话,可他总是跟没听见似的,板着小脸,一个眼神都不给她。

    他看起来似乎比她还孤僻。

    总是一个人躲在外面看着远方发呆。

    她讨厌苏玲,更讨厌她的儿子。

    他越不理她,她就越来劲

    故意弄脏他的书包,扔掉他的课本。

    可他总是无动于衷。

    她将自己最爱的芭比娃娃撕碎扔到花园里,然后诬蔑给苏煜坤。

    她故意哭的撕心裂肺,引起大人们的注意,最后她得逞了。

    苏玲打了苏煜坤,并罚他一天不许吃饭,关在房间面壁思过。

    就算如此,他还是没有解释,一如既往的无视她。

    这让她更加看不起他的同时,内心也有了一股挫败感。

    上了初中以后,苏煜坤个子一下飙的很高,模样也长开了,只是性格依旧孤僻,冷漠。因为学习优异,长相俊朗,篮球打的更是一级棒,一下就成了学校的风云人物。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对他动心的。

    但是每次听到学校女生在背后偷偷议论他,崇拜他,她的心里都很不舒服。

    就好像,自己的什么宝贝被别人窥探了一样。

    随着时间的推移,心底那种莫名的情愫越来越强烈。

    渐渐地,她明白。

    那好像是,喜欢。

    她也搞不懂,明明自己是那么讨厌他。

    上高中后,苏煜坤越长越帅,学校喜欢他的女生也越来越多,暗恋的,表白的,用各种方式引起注意的,多不胜数。

    那个时候,她父亲的生意越做越大,每年都会给他们学校一笔不菲的赞助费,这也使她在学校的地位水涨船高,老师同学都不怎么敢惹她。

    她看不惯那些女生喜欢苏煜坤,只要被她发现谁对苏煜坤有好感,她都会毫不留情的教训对方。

    印象最深的,是她上高一的时候,好像是顾逸臣的什么表妹,仗着顾逸臣和苏煜坤走的近,通过她表哥近水楼台先得月,老跑到苏煜坤跟前耍存在感,今天送饮料明天送早餐什么的。

    她当然不会容忍她这么追下去,命令几个小太妹将那女生带到卫生间,撕破了她的校服,剪坏了她的头发,然后将她关在卫生间一整夜。

    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女生敢出现在苏煜坤身边。

    她做的一切,苏煜坤都知道,可他从来没指责过她。

    所以,她一直觉得,苏煜坤其实是喜欢她的。

    她长的也不差,他有什么理由不喜欢她?

    反正俩人没血缘关系,就算在一起也没什么。

    她犹豫了好久,终于鼓起勇气向他表白,她情真意切的一句“我喜欢你,你做我男朋友吧。”

    换来的是他冷冷的三个字:神经病!

    她偷偷喜欢了他那么久,当然不会因为他拒绝就放弃。

    她开始明目张胆的追他,早晨早早收拾好等他一起上学,回到家经常以请教学习为由跑他房间。

    甚至,在那一夜,换上最性感的睡衣,悄悄潜进他的房间……

    没想到,那种情况下,他居然都能坐怀不乱,硬生生将她赶出来。

    她父亲和苏玲,看到她对苏煜坤态度大改变,高兴坏了,直夸她长大了,懂事了。

    苏煜坤却是对她更冷漠。

    而她,越发迷恋他。

    迷恋到,他去国外念大学,她也借口转到同一城市的高中,就是为了能时常看到他。也是为了看住他,不让其他女人靠近他。

    这么多年,苏煜坤的身边,除了她,没出现过任何异性。

    所以,她更加坚信,苏煜坤对她是有特殊情感的。

    这两年,她放心大胆的在国外拼事业,就是为了能更好的出现在他面前。

    现在,她回来了。

    她不要再被什么狗屁兄妹的身份捆绑住她的感情。

    她要的是他这个人。

    一辈子!

    深夜,b市某高档别墅

    顾逸臣伟岸的身躯立在落地窗前,神色严肃的正跟什么人打着电话。

    顾逸臣:“还是没进展吗?”

    “抱歉,顾总,暂时没查出什么有用的线索。”那头的声音带着歉意。

    顾逸臣忍着怒气,开口,“就这点事你到底要查多久才能给我想要的答案?我现在真特么怀疑你的能力。”

    “对不起,顾总,我已经尽力了,只是这件事已过去这么多年,于家也已搬到了c市,当年参加过于小姐生日宴的那些人,有好多都联系不上,联系上的也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我知道了。继续查吧。”男人的声音疲惫又无力。

    难道,那件事的真相,要永远沉入海底,他在她面前,再也没办法证明自己的清白和无辜?

    正要挂断电话,那头的声音又传过来,“不过……”对方似乎在犹豫,接下来的话到底有没有必要说出来。

    “不过什么?”

    “我查到另一件事,顾总您应该知道,于小姐还有一个妹妹。”

    “继续说。”

    “那个妹妹于叫馨,也就是现任于家企业的总经理,其实她并不是于绍鸿的亲生女儿,而是当年,和他一起白手起家创立公司的一个兄弟的孩子,后来因为夫妻俩出意外去世,所以于绍鸿将才两个月的孩子抱回家扶养,对外宣称是他们夫妻所生二胎,这件事,几乎没什么人知道真相。”

    对方接着汇报,“我也是查于绍鸿的创业史时,无意间看到他的企业合伙人,然后顺着这条线摸下去,才发现这个真相,不知道这算不算有用的线索……”

    顾逸臣沉吟片刻,“你刚才说,于氏夫妇当年对外宣称于馨是他们所生二胎,这么说,于佳应该也不知道她这个妹妹并非亲妹妹?那么那个于馨呢?她也不知道?”

    “这个,不太清楚,这条线索,要继续查下去吗?”

    ------题外话------

    抱歉,今天更新迟了,后面还有一章,正在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