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7章 你妹妹不简单
    回国后,她也偷偷去过他们之前的家,可是她父母和妹妹,都已经搬去c市。

    于佳掩去眸底的难过之色,抿了一口水,“并没有。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和于馨不是亲姐妹这件事,你以前知道吗?”顾逸臣话落,于佳喝水的动作一顿,双眸惊恐的睁大,死死盯着他,支吾道,“你……你说什么?”

    于佳的反应,顾逸臣尽收眼底,他面上划过一抹了然,

    顾逸臣:“看样子,这个秘密你是不知道。”

    他从身旁的公文包里掏出一叠资料,迟疑片刻,将资料递给于佳,“这个……你先看看。”

    于佳良久才反应过来他刚才说了什么,她面色狐疑的看了他一眼,接过他手上的东西翻开。

    随着文件上的内容印入眼帘,史可可精致的面容满是错愕和不可置信,她拿着资料的手微微颤抖。

    良久,她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勉强找到自己舌头打结的声音,“这些东西,你从哪来的?”

    顾逸臣微垂着眼眸,语气低沉的开口,“我相信你也知道……当年那件事,一定是有人故意设局陷害,虽然不知道对方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后来我一直在调查幕后之人,但是很遗憾,并没有什么有用的发现,不过,意外查到了你家的这个秘密……”他犹豫的说出了自己的看法,“于佳,我觉得,你这个妹妹不简单。”

    于佳目光如炬的看向他,“你怀疑她?”

    顾逸臣摇摇头,“不是,没有证据之前,我没资格怀疑任何人,我指的是,她应该早就知道她亲生父母另有其人,并且一直和她父母有关的人保持着联系。”

    于佳强装镇定的说道,“这也无可厚非,她若找到自己的亲人,肯定会走动的。”于佳表面看起来神色淡漠,但是,她内心却是怎么也没法相信,她妹妹不是她父母亲生的这个事实。

    顾逸臣见她似乎并不怎么在意的样子,接着开口,“你再仔细看看这份资料,于馨的父亲当年因为挪用公款被你父亲赶出了公司,他们出车祸并不是偶然,是被放高利贷的人追债,开车逃窜的过程中出了意外。所以,我担心的是,如果于馨知道了真相,会不会对你父亲有所怨言……”

    于佳想起自己乖巧懂事的妹妹,并不是那种不通情理的人,“她一直很孝顺,很很乖巧,再说,就算她知道真相,其实我父亲并没什么错,相反,他念及兄弟之情,只是将他驱逐公司,都没有走法律程序,而且也将于馨扶养成人。”所以,基于这些事实,于馨都不应该以德报怨。

    顾逸臣对这件事的看法并没那么乐观,但他看的出,于佳对她妹妹似乎感情很深,便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希望如你所说,对了,我这边还查到你父亲这两年身体状况不太好,两个月后,要将董事长的位置交给于馨。”

    一听父亲身体抱恙,于佳脸上划过一抹担忧,“身体不好?要紧吗?”

    他如实回答,“我也不太清楚。”

    顾逸臣说完这些情况,面色纠结了一会,又神情紧张的低声说道,“于佳,我知道,当年的事,对你造成的伤害特别大,但是,请你相信我,我……我不是故意的,那天是有人说你请去你房间,我第一次见你就对你有好感,所以……”尽管过去了这么多年,顾逸臣对当时的情景记忆犹新,那天,有个人说于佳小姐邀请他去她房间,有礼物要回赠给他,听到这个消息,他当然是很欣喜,按照那人转告的房间号就走了进去。

    只是,当他进去后,就看到于佳面色潮红,神志不清的在床上撕扯着礼服,而他的身体也越来越燥热,体内仿佛有一团火在燃烧,一个十**岁的少年,能有什么自制力,尤其是在喜欢的女孩那副诱人的模样面前……

    他不知道自己要了她多少次,当身体的异样褪去,他疲惫的陷入了沉睡。

    当被杂乱的尖叫声吵醒时,门口已经站了那么多抓奸的人群……

    于佳听到他提到当年那羞耻的事,已经强迫自己淡忘的那一幕幕不想回忆的画面又不受控的浮现在脑海中,顿时脸色变的难看,她极力克制着微微颤抖的身躯,冷笑,“第一次见我就对我有好感?所以,你到了我房间后看到我那个样子就顺水推舟,满足了你个人的私欲,是吗?!”

    顾逸臣瞧着于佳情绪激动,并且对他成见颇深,他心脏一阵刺痛,“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是当时我的身体也很不正常……”他低着头没再说下去。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呢?不可弥补的伤害已经造成了。

    “我知道,背后有人设计了这一切,但是,不管怎样,你作为男子汉,发生了那样的事后,提裤子走人,所有的后果让我一个人承担,现在道歉还有用?”

    想起那个时候,她被父亲愤怒的鞭打,她母亲偷偷派人去顾家,想让顾逸臣站出来,对外宣称两个人情投意合,正在交往,年轻人难免犯错,这样也能挽回她的名声。

    可是,派过去的人回来说,顾家已经将顾逸臣送出国,而且,还说了很多难听的话!根本没有打算对她负责的意思。

    所以,她父亲才更加恼怒,说什么她伤风败俗,送上门去都没人要,至此便彻底将她赶出了家门。

    顾逸臣瞧着于佳冷漠之极的面色,赶紧解释,“我当时想要负责任的,而且我爸也去你家提亲了,可是你们家人根本没将他放进门,而且,他们说你已经离开b市……”

    当时的他,也就十**岁,又是在温室般的家庭长大,从没经历过什么风浪,一听于佳已经离开,只当她是看不上他,所以不愿和他有所瓜葛,他当时心情特别失落的出国留学。

    直到后来,他无意听说,于佳是被父亲赶出家门,他才疯狂的找他,却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