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3章 一夜未归
    他嚇嚇地直喘气。

    她好心地说,“我开始数了啊……一、二、三、七、八……”

    “四五六呢?”他不满。

    “被你数了啊。”她冲着他的脑门高高扬起电击棒,把开关调到最高伏数电压,整根棒身都在发抖,“九、屎!”

    他恐惧地暴瞪眼,一边吐血一边用力吼,“我说!”

    “这才对。说了你就不用屎了嘛。”她点头,“提醒你哦,骗我的下场,你会比死还痛苦。简单来说,不论你逃到天涯海角,我都会找个染了爱滋病的妞去上你,然后逼你吃药,使爱滋病提前发作,然后把你病发的样子剥光了拍照片传到网上,让你艳名远播。绝不骗你,你信么?”

    看着她似笑非笑的眼神,她身上就是有一种莫名让人不敢怀疑的气势。

    “我信。”他瑟瑟发抖地说,“是潘梦莹给了我十万块,让我来强。奸并拍你的裸。照勒索你。她说你抢了她司总夫人的头衔。超越企业里有她没你、有你没她。”

    “十万块你就帮她下手?”她一挑眉。

    “她还陪我睡了一晚。”

    “这样啊,警察已经听得很清楚了。”她扬了扬从袋里掏出的录音笔,“你刚才的话,会成为呈堂证供。”真以为她是小白兔呢。

    他垮下脸,这辈子进去有的蹲了。

    史可可走到昏迷的司翰身边,蹲下身,在他身上摸。

    本来是找他手机打电话报警的,她手机没电了。

    此时,停车场的声控灯亮了起来,两名保安发现异常,奔跑过来,“史工,发生了什么事?”

    史可可大略说了一遍,其中一名保安报警,负责把淫匪用绳子绑起来,等警察。她则与另一名保安一同送司翰去了医院。医院病房里,司翰躺在病床上,时间已经半夜一点了。

    史可可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守着。

    其实她是不想看守的,同来的那名保安家里女儿正好半夜肚子疼,拜托她守着司总,急忙回家了。

    司翰这次手被打断,受伤昏迷,怎么说也是为了救他。

    现在旁边没别的熟人,人道主义上也没办法丢下他不管。

    手机在病房里充了一个小时的电。她一开机,就看到了苏煜坤发的好几条信息:开机打我电话。

    她看了下时间,半夜二点了,想着苏煜坤已经睡了,便没在理会。

    过了没一分钟,手机铃声响起,来电显示是苏煜坤打来的,她疲惫的接起,“什么事?”

    病床上的司翰正好转醒,“唔……”他闷哼了一声,看到史可可在旁边,眼神瞬时清明,略带沙哑的男声惊喜地唤了声,“可可……”

    电话那头的男声显然听到她旁边有男人,愤怒地咆哮,“史可可,你深更半夜的,在哪!”

    “我……”

    “刚才那声音是司翰的,你这么晚怎么跟他在一起?不知道现在半夜一点了?”他厉声质疑,就像个吃醋的妒夫。

    “司总受伤了,我暂时回不去。明天再联系你。”她解释。

    “你给我马上滚回来!”他咬牙切齿。

    她秀眉微挑,在外人面前,不想被吼的那么没面子,生气回击,“‘滚’字你有资格对我用?老娘现在叫你给我滚,滚离我十万八千里!”

    说完就气冲冲关了手机,她刚才受了多大的惊讶,电话一接通,苏煜坤首先不是关心她,而是吃醋,吼她,这让她火大又失望。

    司翰眼神趣味地看着她,“可可,很少看你发火。”

    “是么。”她敛了一下面色,“碰到一个疯子,想不发火也难。”

    他撑着床沿欲坐起身,由于一只手骨折接上了,手上缠着繃带,刚清醒,整个人没什么力气。

    她好心地掺扶了他一把,拿了个枕头垫靠在他身后,一低首,才发现他目光极为温柔地盯着自己。

    “干嘛这种眼神看我。”她走到旁边。

    他伸手用没受伤的手突然捉握住她的小手,下意识地道,“史可可,我发现我真的有点喜欢你了。”

    她挣开他的手,微笑,“这么说,你以前说喜欢我,都是假的?”司翰不知抽什么风,最近有意无意向她表白了好几次。

    他稍怔,没想到她心这么细,“不是。我的意思是,比先前更喜欢你了。”

    她赶紧转移话题,“要不要打个电话通知你家里?”

    司翰摇头,“还是不用了,不想让我爸妈担心。今晚那个戴口罩的男人,你认识吗?”“不认识。”她解释了一遍那个男人的供词。

    接着,她叫了值班医生过来,医生给他体检了之后,说他没什么事,只是手上的伤要住院修养一段时间。

    接着给司翰打上了吊瓶。

    “司总,谢谢你的帮忙。”史可可语带歉意的说,“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受伤。”“没事。”他脸上浮起苍白的笑,“能为你做点事,我感到很开心。”

    要是一般女人听到肯定很感动。

    她却没什么感觉,她总感觉这个司翰怪怪的。心里想着刚才苏煜坤的怒吼,大半夜的,他不睡觉,一直给她他听到她和司翰在一起,指定又得发疯,她眉头微凝,想给他打电话,又觉得不能太惯着那个男人,不然以后自己一点自由都没了。

    还是明天在跟他解释。

    “时间很晚了,司总,你好好休息,我先回去了。”她真的困了。

    “可可,陪我打完吊瓶好吗?我看你也累了,开车不安全,这个点也打不到车,还是坐那休息会吧。”司翰语气温润体贴。

    史可可此时确实累了,加班到那么晚不说,刚才跟口罩男打斗消耗了太多体力,当时都是急力,这会还是心有余悸,正好借着司翰打吊瓶,她坐在病房沙发上平静一会。起来,“好吧,司总,那你睡会,我等你吊瓶打完我在走。”

    史可可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刚才的一幕现在想起浑身发颤,妈的,潘梦莹这婊也特么狠了,若不是司翰出现,加上她自己强悍,今晚只怕不光贞洁不保,小命也得呜呼。

    史可可坐在沙发上,一下就睡着了,等醒来的时候,外面天已经蒙蒙亮了,她揉揉眼,看到病床上,司翰睡的正香,她便没打扰他,提了包包离开了病房。

    等病房门被轻轻关上,司翰睁开了眼睛,见她头也不回地走了,温柔的瞳子瞬间闪过冷意。

    一个乡下丫头而已,还真拿乔。要不是清楚苏煜坤重视她,他何必下陷阱。

    掏出手机,给皮特打了个电话,尽管知道实情,还是问道,“今晚超越大厦地下二层停车场戴口罩袭击史可可的男人是你安排的吗?”

    “不是。那个男人是潘梦莹花十万块收买的,意图强奸、绑架史可可。那个男人已被扭送警局,潘梦莹也被拘留了。”皮特在电话那头说,“司总,我们安排的人还没来得及出手。”

    “不用出手了,这次,潘梦莹倒是意外给我帮了个忙,让我英雄救美。”他感觉得出,史可可虽然表面依然冷淡,对他的态度已经变好了些,她欠了他人情,早晚,他能掌控她!

    ……

    史可可走出医院大门,由于她是开着车送司翰来医院的,是以,她去医院停车场把车开出来,往公寓的方向驶。

    而公寓里。

    李奇打来电话,“boos,早上九点钟的会议,您还……”

    “取消。”

    沙哑的,听不出任何情绪的两个字。

    李奇沉默,好一会儿,他弱弱开口,“老大,可可小姐……是一晚上没回来么?会不会出什么事了?要不要我去调查一下?”

    不是他故意刺激他,而是他觉得史可可不是那种在外面乱来的女孩,一晚上没回家,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毕竟一个女孩子在外面,还是安全第一。

    李奇想,他们boos生气也是可以理解。

    昨夜苏总可是早早回来想陪陪她,还自己下厨做了一桌菜,甚至还准备了礼物,但是谁能想到,史可可根本一晚上都没能回来。苏总好不容易情商飙升,想做点浪漫的事,结果……唉,可可小姐真是太打击人家的积极性了。

    “老大,你别太生气了,等可可小姐回来,有什么事情你们还是好好说吧,吵架是最糟糕的办法……”

    后面再说什么,苏煜坤都没有听了,他缓缓拿开,最后被他挂断,啪的一声,直接丢在了桌子上。

    苏煜坤一晚上没睡。

    低着头,十指插入略微凌乱的黑色碎发中,沙发边一堆零乱的空酒瓶子,低着头的他,让人看不清他此时到底是什么模样。

    这一夜让他堕落,颓靡。

    吵架。

    他怎么不知道吵架是最糟糕的做法。

    解决不了任何事情,反而是会两个人之间变的更加糟糕。

    整整一夜,尤其听到她的电话里有司翰的声音,他生气,他愤怒,他狂躁,又怎么样。和她吵架,只会离她越来越远。

    该发生的已经发生了,她就是没回来,挂他的电话,甚至是还关了机,失去联系,他要是还想和她在一起,就不能和她吵架。

    可是这样的日子,为什么会过得这么他妈憋屈!

    “咔——!”

    门突然被打开的声音。

    沙发上颓废的高大身躯似乎陡然僵住了。

    史可可一回到家,就闻到房间里浓郁的酒气,这让她有些昏沉的脑袋,更晕了,她回来只想好好再休息睡一觉。

    可是一打开门,就闻到那些气味,再随之,看到狼藉一片的房子,原本温馨的客厅里,乱七八糟,酒瓶子一地,哦,原来桌子上还有着一桌子的菜,可是一筷子都没动,凉透了气。

    史可可这才将视线落在沙发上那抹身影上,苏煜坤从一开始听见动静,就已经微微抬起了头。

    他那双狭长的锐眸中,满是红血丝,头发凌乱着,睡袍松松垮垮的穿着,模样格外堕落颓靡。

    史可可的视线将房子里所有能看得见都扫了一眼,最后才落在他身上。

    然后就不再动了。

    长长的睫毛煽动了下,她关上门,直接看也不看的扔掉手中的包包,倚靠在了玄关处的墙壁上。

    她好像也似没了骨头那般,后背倚着。

    和苏煜坤对视了片刻,史可可眼中没有半分看得出的情绪,然后移开视线,看向了天花板,唇瓣轻启,平淡的问,“昨夜自己过的?”

    她这话说的,好像是问句,可是事实显然两个人都很清楚。

    苏煜坤紧抿唇瓣,充满红血丝的眼眸一瞬不瞬的盯着她。

    不知道为什么,他本来一开始的开始,是多么愤怒,生气,可是后来,他知道她可能不会回来了,他的愤怒渐渐都被内心的等待所带给他的空虚和疼痛所弥盖住。

    在亲眼看见她回来之前,他想过自己也许会冲上去和她咆哮,问她这一晚为什么没有回来,问她这一晚和司翰干了什么,为什么昨晚会挂他电话,关机,问她知不知道,他在等她……

    可是当真的看见她回来时,这一刻,苏煜坤说不出任何话了。

    他整整一夜的消耗,让他好像连咆哮都没了力气,更因为,他多么怕啊,他喜欢上的女人那么倔强,那么要强,那么吃软不吃硬。

    他怕她再和她吵架,他就没了再回来的理由。

    怕失去她。

    苏煜坤觉得眼眶好像有点发酸,发涩。

    他没有去看她,高大的身躯自沙发上起身,拖着疲惫的步伐走进了史可可的卧室。

    史可可视线停顿在那一桌菜上,那模样,好像在挑哪个食物更好下口。

    她直接用手撕扯下来一块生鱼片,闻了下,似乎还没坏,沾了芥末,塞进嘴里,又开了个红酒,也没拿瓶子,直接举起喝了两口。

    只是她喝着喝着,酒瓶子突然重重的放在了桌子上,她整个人也砰的一声,坐下来趴在了桌子上,头埋在手臂里,另一手忍不住去揪扯着自己的头发。

    fuc—k!真是他妈要死啊!

    史可可紧闭上眼睛,这会儿不断深呼吸着,内心复杂不已。

    她昨晚根本没想过苏煜坤不回他的公寓,偏偏会来她的住处。

    再者,她也根本没想过自己会不回家!发生在停车场的意外,到现在想起来她还心有余悸。

    若不是司翰及时出现,后果,简直不敢想。

    所以,留在医院看护他一夜,完全是她应该做的。

    可是她是真的没想到,在她的公寓里,会有这样的一出等着自己。

    ------题外话------

    宝宝们啊,苏苏刚开了新文,《重生九七之锦绣人生》,希望大家收藏一下,新文不会影响这本文文更新的哈

    152705232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