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5章 揪出幕后主使
    听着他关心的语气,看他揭她的睡裙,是查看什么,知道他是了解到了什么,她睡梦中哀怨的娇嗲了声,“有事,怎么没事。”

    她受了惊吓,一夜未眠,回来还得伺候他,能没事么。

    “昨晚半夜在超越停车场,有歹徒袭击你。”他眸子隐不住愤怒。

    “你都知道了?”她窝在他怀里,顿时清醒过来,睁开迷离的双眼,语气透着委屈,“司翰为了救我,手骨被打断,现在人还住在医院里,早上就是要给你解释这事,你又不听。”

    “对不起,对不起。”他将她拥的很紧,一边一边道着歉。

    他多么混蛋,媳妇遭遇那么大的事,都不知道,还不分青红皂白的置气。

    虽然他是因为在乎她,才气她。

    她一夜未眠,回来还被他折腾了那么多遍。两个人都默默的坐着,吃饭。

    因为,确实都饿了。

    而就在这时。

    苏煜坤的手机响了。

    还是李奇打来的,他快速接起,“boos,查清楚了,那个匪徒确实是潘梦莹指使的,不过,潘梦莹也是被人指使的。”

    潘梦莹背后居然还有人?

    “是谁?”这样问着,他的脑海里同时也闪出一个人影,脸色浮现阴戾之色。

    抓着手机的手都有着颤抖。

    是不是他心底预测的那个人?

    “是沈氏企业千金沈婉心,就是嫂子……那个前男友的……未婚妻。”电话那头的李奇支吾着,说出了他调查的结果,然后询问,“boos,怎么处置她们?”

    史可可一口面刚吃进嘴里,就听见了电话里李奇的话,她拿着筷子的手僵在空中,整个人懵住。

    潘梦莹搞她,她估且能理解,毕竟在公司俩人一直互看两相厌,一直不对付。

    潘梦莹勾引司翰未遂,估计是将账都记到了她头上。

    可是,那个什么沈婉心,凭什么弄她?

    她也就是那次误打误撞,莫名其妙参加她和蒋建明的订婚礼时怼过她,后来几次见面不管她怎么挑衅她都没理会过。

    如果俩人非得扯上点什么关系的话。

    那也仅仅是,她是蒋建民的前女友,沈婉心是他现女友,不,是未婚妻。

    尽此而已。

    而她这个前女友,也并没打算介入他们的感情。

    她对她的仇恨从何而来?

    多大仇,多大怨,居然下这样的狠手。

    史可可将手上的筷子放下,面色清冷,“手机给我,我跟李特助说。”

    苏煜坤看了她一眼,把手机递给她。

    “李特助,我是史可可,这事你甭管了,让警察去处理,我记得那个沈婉心很喜欢在记者面前装圣母,你就成全她。”那次在订婚现场,沈婉心当着那么多宾客和媒体的面,教化她怎么做人的事,她可是历历在目,那娇弱可怜,惹人怜惜的小模样,还真是活脱脱一朵小白莲。

    “史工,我知道了。”李奇会意,便挂了电话。

    沈婉心被警察找到的时候,她正和蒋建民还有蒋建明的母亲何淑娟从商场回来,三人手上大包小包,提着各种包装精美的购物袋。

    “你好,是沈婉心小姐吗?你涉嫌教唆他人绑架,被拘留了。”其中一位正装警察将一张拘留证展现在他们面前,义正言词的说道。

    “教唆他人犯罪?你们搞错了吧?”何淑娟错鄂的看着警察,“我儿媳妇可是大家闺秀,她温柔贤惠,怎么会做这种事?”

    “沈婉心小姐,潘梦莹已经招了,是你指使她雇人绑架史可可,意图强奸勒索,你还是跟我们走一趟吧。”警察不理何淑娟,正色说道。

    沈婉心眸光慌乱了一瞬,暗道不好。“我……我不认识什么潘梦莹,我也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我想你们是认错人了。”计谋被识破,沈婉虽然心底忐忑的要死,可嘴上死活就是不承认,她楚楚可怜的拉了拉蒋建明的胳膊,委屈道,“建明,他们一定是认错人了,你给说说好话,我害怕。”

    蒋建民听着警察的话,整个人都僵住,心底一股异样的情绪瞬间蔓延全身。

    沈婉心指使人绑架强x史可可?

    绑架强x史可可?

    这怎么可能!

    沈婉心怎么敢做这种事?

    他掰开沈婉心的手,看着警察,艰难的问了一句,“你们……都调查清楚了?沈婉心真的指使人绑架……史可可?”这一刻他后知后觉的想起,前几天沈婉心鬼鬼祟祟不知跟什么人打电话,一看见他立马就挂掉。

    “是的,蒋先生,证据确凿,请不要妨碍我们执行公务。”

    “史可可呢?史可可没事吧?”蒋建民焦急的询问。

    沈婉心本来内心紧张的不行,生怕事情败露,她跟蒋建民的感情再次出现嫌隙。

    可此刻,听着蒋建民第一反应竟是问史可可的情况,她只觉得心都沉下去了。

    “超越集团总裁司翰先生为救史可可小姐,还在医院躺着呢,沈婉心,走吧。”警察没有正面回答蒋建民,面色不耐的看向沈婉心。

    蒋建民一听史可可被人救了,那估计歹徒是没得逞,心底顿觉松了口气。

    不过,司翰都受伤了?

    那么,如果沈婉心真和潘梦莹勾结,他们这次只怕是摊上大事了。

    司翰的身份地位,可不是他们这些小企业的人能比的。

    要知道,要是没有确凿的证据,警察是不会抓人的。

    沈婉心到底用一副柔弱的样子迷惑多少人的眼,他都不敢想,到了这一步,还是不敢相信她一个看着柔弱的女人居然会有这样的手段。

    这一刻。

    沈婉心站在原地,浑身僵住,她不知道潘梦莹是否真的已经供出了她。

    而蒋建民眼底满是失望和厌恶。

    他当初选择和沈婉心在一起,是因为她看着乖巧,聪明,文静,温柔。

    根本不是那种有心机的女人,所以自己当初才因为她喜欢自己,而答应和她交往。

    但事实呢?

    他不傻。

    直觉告诉他,警察说的不是假的。

    她要是真的做出绑架史可可,被强x这种恶毒的事情,那也太可怕了。

    多大的仇恨。

    要毁了一个女人的一辈子。

    蒋建民站在那,仿佛突然就不认识了沈婉心那般。

    沈婉心还咬着唇委屈泪汪汪无助的看着他呢,她是真心喜欢蒋建民,此时看蒋建民那么看自己,她心底竟生出恐慌感,怕蒋建民会离开她。

    不要她。

    她下意识的伸出手去想要拉他,蒋建明却蓦的一躲,动作那么鲜明,愣是让沈婉心的手尴尬不已的僵在了那。

    “是你么?你做过那些事情吗?这位警察同志说的是真的么?”

    沈婉心微微摇着头,泣不成声,“……建民,建民……”

    蒋建民浑身都弥漫上羞耻感以及被愤怒,他感觉自己好像被一个披着美女皮的恶毒妖怪给骗了,那么温柔,那么让人怜爱的模样,却做出那种事!

    太可怕了!

    “建民……你听我解释!”

    沈婉心看着蒋建民眉宇间缱绻着怒火,想试图解释什么,然她一要碰他,他就像躲避什么肮脏东西似的那一瞬间,她一愣,随后,就知道他们之间仿佛有什么东西碎了,再也拼凑不回来……

    ……

    沈婉心到底还是被警察带走了,同时警察出示据留证然后拉她让警车的视频也不知被什么人传到了网上,一时间,网络上又炸了锅。

    沈婉心看起来那么温柔甜美的一个人,居然能做出那么多恶劣的事情,想想都让人觉得可怕,毛骨悚然。

    沈婉心被警察带走时,蒋家人就算想拦也是拦不住的,毕竟,那几个警察来势汹汹,证据确凿。他想把她弄出来也只得等两天事情有所好转。

    弄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之后,他才能去看看能不能保释她出来。

    只是,沈婉心在被警察带走时,那害怕的,泪汪汪的模样,竟没让他有太多的怜惜,更多的是心烦。

    烦躁着扯着领带,对她满是质疑。

    “建民,婉心那样做也是因为太爱你了,你的准岳父岳母最近都不在国内,暂时不要通知他们,免得他们担心,我们得尽快把婉心保出来,那种地方,不是她一个柔弱女子能待的。”何淑娟极力劝解着儿子。

    “弱女子?”蒋建民冷笑着,丝毫不着急的坐在沙发上,烦躁的扯了下领带,“她弱吗?绑架意图强x,这是弱女子能干出来的?简直就是蛇蝎心肠,我真是瞎眼了才和她订婚。”

    “不管怎么说,我们跟她现在是一家人,该保还得保,也说不定就是误会一场呢,我看婉心那丫头平时胆小又善良,不会做那种事。”何淑娟嘴上虽是这么说,心底对沈婉心到底还是有了质疑,但是为了稳固这场婚事,她还是竭力安慰着儿子,也是安慰自己。

    “妈,这事过两天再说吧,等我弄清楚以后再说,如果她真做了这么恶毒的事,那,这门亲事就退掉吧。”蒋建民语气低沉而干脆,听不出一丝情绪。

    说完,他拖着疲惫的身躯朝楼上自己的房间走去。

    “建民,你说什么?”蒋建民的父亲也急了,儿子居然要退婚,“你们已经订婚了,怎么能说退就退,再说,你岳父承诺你们年底完婚以后沈氏企业就由你来接管,这个时候,你怎么能……”

    “够了。”蒋建民的脚步在楼梯处顿住,转身,“爸妈,如果你们将心思都花在经营自家生意上,也许我家的房产公司早就上市了,这么多年了,你们整日给我物色有钱的千金小姐,我妈当年使手段拆散我跟史可可的爱情,你们以为别人都是傻子?我听你们的,跟沈婉心订婚,可是我们得到了什么,他家公司都亏损厉害,哪顾得上我们,再说沈婉心,仗着家里有钱,根本不愿出去工作,整天不是去美容院就是商场,我除了每天跟她屁股后面买单,还能干什么?我已经受够了。”说完蒋建民头也不回的上楼进了卧室。

    尤其看到自己以前喜欢的人,如今变的那么优秀,在商场上也算是一号人物,蒋建民更加觉得,人,一定得靠自己。

    他在国外呆过几年,能力一点都不差,没必要为了攀附别人做违心的事。

    以前,他心如死灰,所以沈婉心说喜欢自己,而他的父母也很满意沈婉心的家世,他便随了他们的愿,和沈婉心在一起。

    可是最近一段时间,蒋建民因为解开了和史可可当年的误会,心底隐隐间对当初那份纯真的感情又抱起了幻想。

    毕竟,曾经那么爱!

    另一方面,他又不是那么不负责任的负心汉。自己已经订婚,就算对沈婉心没有那么喜欢,毫无理由随意解除婚约他也是做不到的。

    他不能对不起沈婉心。

    况且,史可可的身边还有个苏煜坤。

    那个气势如虹,能力超群的男人。

    这让他,内心挣扎又痛苦。

    然而,现在,沈婉心做出了这么恶毒的事,蒋建民对这个未婚妻失望的同时,心底竟生出了一股说不清的喜悦。

    没错,是喜悦,喜悦他终于有充足的理由,跟她解除婚约。

    只要他恢复自由身,也说不定,史可可还会回到他的身边。

    他们有着三年的感情基础,他坚信,史可可的心底,或多或少,还是有他的位置的。

    蒋建民此刻半躺在床上,内心复杂难言。

    他觉得自己有这样的想法。

    真是挺卑鄙的。

    可同时他又按不住心灵深处那股强烈的爱。

    原来,史可可从未从他的心底离去,这么多年,她一直在他灵魂深处的某个角落。

    确定了心底的想法,他只觉得整个人从未有过的轻松。

    自从那晚在街上和苏煜坤打了一架后,他没在见过史可可。

    一方面,因为沈婉心这段时间不知抽什么风,看他看的特别紧,除了上厕所不跟着,其实时间根本不让他离开她的视线一步。

    再一个原因,是那晚苏煜坤的威胁,以苏煜坤强大的商场地位,搞死他们家这样名不见经传的小企业,简直易如反掌。

    他自己倒是无所谓,可是他的父母,经不起那样的打击。

    那是他们一辈子的心血,他父亲,从当初一个小包工头做到现在的房地产公司,不容易。

    ------题外话------

    弱弱的求张月票啊,再弱弱求收藏新文,么么

    152724790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