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Hello,傲娇总裁 第228章 九十九朵玫瑰
    苏煜坤淡淡的开口,“要想成功,得靠自己,这也是对其他参赛选手的尊重。”

    顾逸臣没在说什么,对着他竖了个大拇指。

    深夜,雷家。

    雷倩回到家,一进客厅。就看到穿着睡衣坐在沙发上喝茶的雷立天。

    “爸,这么晚怎么还不休息?晚上喝茶对身体不好,容易失眠。”雷倩换掉高跟鞋,走进客厅,关切的说道。

    雷立天抬头看向女儿,脸上看起来比刚忙完回家的雷倩还要疲惫,看得出他是心里有事,“我在等你,来我书房吧。”

    雷立天起身走进书房。

    雷倩放下包包,跟了进去,随手关上了书房的门。

    “倩倩,这段时间有没有见过你坤哥哥?”雷立天很直接的发问。

    yh集团酒会过去已经很多天,苏煜坤始终没有回过家,就连苏玲打电话,他都以工作忙为由搪塞了过去。这让雷立天心中实在不踏实。

    加上最近雷氏因为雷煜浩的一系列失误决策,痛失了好几个合作项目。

    整个公司高层对他们父子已经颇有微词。

    他现在必须促成和yh集团的合作。

    不然,别说雷煜浩的总经理位置不保,连他这个董事长都岌岌可危。

    “没有,我找过他很多次,都没有见着人,去他们公司,没有预约根本上不去,公寓里也没人。”雷倩一脸挫败,苏煜坤的行踪这段时间实在神秘,以往她还能从秦凯那打听打听,可秦凯对她明显有那个意思,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她也没在和秦凯见过面……

    雷倩眼底闪过一抹精光,实在不行,她只能利用他……

    “倩倩,你不是在顾逸臣旗下的公司吗?顾逸臣和煜坤是好朋友,你平时和你们老板多多走动,多往他们的圈子里融入,不要总是这么高冷。”雷立天这几天真是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他就不应该那么着急将苏煜坤踢出公司,谁知道,那小子摇身一变,成了yh集团总裁,要知道,苏煜坤才二十六岁,而yh集团已经成立五年,也就是说,他从在国外留学的时候,就已经注册了公司。

    他的能力简直逆天。

    他儿子雷煜浩二十岁的时候在做什么?

    每天顶着雷氏集团少爷的名头,在外花天酒地,为了女孩打架……

    “爸,我知道了。”雷倩顺从的回答。

    哪里是她高冷,是根本就融不进去他们的圈子好吗,从高中开始。她就努力想走进他们,可那帮人根本就是唯恐避她不及。

    顾逸臣看着吊儿郎当,对谁都一副笑脸,但其实最难接近,因为你根本分不清,他哪句话是认真,哪句是玩笑。

    他只是用玩世不恭的表象来伪装自己。

    “所以爸,你现在是真的不反对我和坤哥哥在一起的,对吗?”雷倩再次确认,毕竟她和苏煜坤在名义上可是兄妹关系呢。

    “咳,这个,倩倩,如果你真有这个能力把苏煜坤追到手,我也不会说什么,爸爸不是那么古板的人,你们年轻人的事,我也管不了那么多。”

    雷立天以前从心底不喜欢苏煜坤,总感觉他是养不熟的白眼狼,又不好掌控。

    他也早就知道女儿的心思,但是他清楚苏煜坤那个人,木纳冷清,根本不是雷倩能驾驭的,雷倩桀骜不驯,吃软不吃硬,他要是极力反对,无疑会让父女关系变的糟糕,反正女儿在他那碰几次壁,自己就放弃了。

    但是今时不同往日,如今苏煜坤的身价……

    再者,他和他们雷家因为雷氏总经理被替换这件事,已经有了嫌隙,如果以后,他能从继子变为女婿,那么,人岂不是还在他的掌控之中?

    “可是爸,我坤哥哥身边有个女人,是个乡下丫头,也不知道我坤哥哥看上了她什么,我想了很多办法,都没将她赶走。”想起史可可,雷倩就气的牙痒,虽然她一口一个乡下丫头叫着,但她心里清楚,那个女人的能力气质长相各方面,根本不输她。

    她唯一的优越感就是出身好。

    雷立天倒是不以为意,哪个成功的男人身边还没几个女人,“这事我会让你苏姨出面。你平时对你苏姨态度也和善一点,我告诉你,苏煜坤的婚事,最后还得他母亲点头才算数。”

    “爸,我知道了。”雷倩态度极其温顺,只要苏玲能将史可可从苏煜坤身边弄走,让她叫苏玲妈她都答应。

    和雷倩聊完,雷立天回了卧室。

    苏玲因为老公没回房睡觉,她一直等着。

    等雷立天上了床,给他盖好被子,苏玲才睡下。

    不得不说,苏玲真的是贤妻良母的典范,她不管任何事,从不忤逆雷立天,也不敢。

    “老伴,你到底有没有给煜坤打电话让他回家吃饭?”雷立天有些不耐烦的问。

    苏玲赶紧回答,“我打了,他前几天去出差了,公寓也没人,我今天还给他打电话了,他说可能周末回来。老雷,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吗?”

    “工作上的事,说了你也不懂,对了,煜坤交女朋友了你知道吗?”就算苏煜坤再冷情,有些事还是会给他母亲说的。

    果然此事苏玲知情,“上次他回来,倒是说过有这么一回事,煜坤性子冷,不善与女孩沟通,能交个女朋友,我也算是放心了。”苏玲脸上透着欣慰,儿子都二十六了,以前根本不愿意和异性来往。现在能自己把终身大事解决了,倒是出乎她的意料。

    雷立天看着苏玲喜悦的神情,语气很是不善,“我说你这当妈的,心怎么这么大,你见过那女孩吗?你知道她的为人吗?我可听说对方是个农村出来的,以煜坤如今的身份地位,那些想着不劳而获的女孩,还不是一个个往他身上扑,其实说白了,就是为了他的金钱,真正付出真心的能有几个?”

    苏玲很不爱听雷立天的说辞,她小声嘀咕,“那我不也是从农村来的?”

    “你……行了,睡觉吧,到底怎么做,你自己掂量掂量。”雷立天冷哼了一声,动作粗鲁的关了灯。

    其实就算不是为了雷倩,他也不赞成苏煜坤娶个农村姑娘。

    他和苏玲的生活就是例子。

    当年,雷倩两岁的时候,他的前妻因病去世。当时的他,做着一点小生意,一个人又要照顾年幼的女儿,又要赚钱,所以才劳务市场找了个保姆回来照顾孩子。

    也就是他老婆苏玲。

    苏玲性格温和,手脚麻利,很会持家,自从她来了他家,他基本上不用操心家里的事,可以一心在外面做生意。

    后来他才知道苏玲是个离婚的女人,相处久了,也觉得家里有这样一个女人,真的还不错,所以便和她结合了。

    后来随着他的事业越做越大,他和苏玲之间的代沟也越来越深,苏玲持家没有任何问题,关键她骨子里总是透着一股自卑,不愿多出去走动,稍微大型一点的宴会,她就拒絕參加。

    更别提对他的事业有任何帮助。

    说实话,要不是后来苏玲给他生了个儿子,又全心全意照顾着雷倩,他们的婚姻还真走不到现在。

    因为雷立天一番话,苏玲失眠了!

    她回响起了这些年来的很多事,还有她和雷立天之间的距离。

    她的自卑,她的小心翼翼。

    如今,以她儿子的身份地位,若真的娶一个差距很大的农村姑娘。那么时间一长,两个人之间一定会出问题。

    她不希望她儿子的婚姻和她一样。

    此时,她在心底暗暗下定了一个决心。

    翌日。

    史可可早上刚到公司。就被司翰叫进了总裁办公室。

    司翰穿着黑色衬衣,左臂缠着绷带,坐在办公椅上。

    “司总,您怎么不多休息几天,这么快就来上班?”史可可看着司翰的胳膊,心里略有些愧疚,毕竟人家可是因为她受的伤。

    司翰笑笑,“公司一堆事,伤在左臂,也不影响办公,在医院也待着无聊,索性来上班。”

    “嗯,司总您注意休息,多去医院检查,等你伤好了,我请您吃饭答谢您的相救。”

    “可可,你不用客气,你是我公司员工,更是我朋友,你有危险,我当然不可能袖手旁观。对了,我找你上来,是有件事要说,潘梦莹被警察带走了,公司也已经将她除名,现在公关部经理这个位子空着,你,有没有兴趣?”司翰一脸认真的说道。

    “公关部经理?我?司总您开什么玩笑?”史可可颇感意外,她倒是没想到司翰会和她说这个,“您让我跑工地,画图纸还行,公关经理这样的工作,我怎么可能胜任?”

    “我想,以你的聪明才智,若想做,上手会很快的。可可。你考虑一下。”

    司翰当然知道史可可也许并没有这方面的专业能力,但是,如今的史可可,仅凭苏煜坤女朋友这个身份,出去谈项目,就会有很多人给面子。

    尤其,超越以后和yh集团的竞争越来越大,若史可可出任公关部经理,可以从对方手上抢会很多大单。

    潘梦莹那个女人,最大的优点是为了工作,豁的出去,什么人都给睡。

    也正因为这一点,给公司创造了不少业绩,若不是她自己作死,也不至于有牢狱之灾。

    所以,女人一旦嫉妒起来,是真的什么疯狂的事都能做出来。

    “司总,您还是另择人选吧,这个位置我真的不合适,我也没那个能力。”史可可拒绝的干脆,要说公关部经理这样的职位,对公司一般员工来讲,其实诱惑力的确很大。

    但是,权利和义务是相对的。

    尤其,是公关经理这样的位置,少不了应酬喝酒,和各类客户打交道。若是单身的时候还好,现在身边有了苏煜坤这个醋坛子,他肯定是不会同意自己做这样的工作。

    她可不会忘记,前些日子,她因为一夜未归,苏煜坤自虐似的折腾成那样。

    再说,史可可自己本身,也不是很喜欢那种穿梭在各种酒桌饭局上逢场作戏的工作。

    司翰也不强求她,“我给你几天时间考虑,如果改变主意,随时可以来找我。”

    如果史可可同意更好,不同意也没关系,他们这么大的公司,有的是人才,盯着这个位子,职场就是这样,前仆后继,离开谁公司照样运转。

    “谢谢司总,那我先下去了,您注意身体。”

    史可可回了办公室,然后意外的收到快递送来的一束香槟玫瑰,整整九十九朵,要她签收。

    小李在一旁一脸花痴的凑上去,“一定是苏总送的,哇,苏总真是太帅了,太浪漫了,这碗狗粮我心甘情愿的吃下去。”

    史可可也以为是苏煜坤送的,她在心底还美美的表扬了那个木头疙瘩一番,然后她没犹豫的签收后,从快递小哥手上将花接过来。

    小李很有经验的在一旁唠叨,“史工,快看看,里面有没有爱的卡片,看看苏总写了什么肉麻的情话。”

    史可可按照小李子的指点,在花束里找了一圈,果然发现了一张心形卡片。

    只是,当她看到卡片上的内容,脸色瞬间黑了下来。

    根本不是苏煜坤送的!

    而是蒋建民,他说为了沈婉心的事跟她道歉。

    史可可看着手上娇艳的玫瑰,眼底满是讽刺。

    麻痹的,蒋建民这是脑子有坑,还是故意使坏?

    九十九朵玫瑰?

    你特么逗我玩呢?

    她跟他早就没有瓜葛,那个沈婉心心思那么歹毒,就因为她以前和蒋建民交往过,就要置她于死地。

    没见过这么狠毒奇葩的女人。

    按照她的逻辑,这世界上所有的前任都没活路了。

    史可可将花扔到一遍,拿起水杯喝了口水,心情才慢慢平复。

    小李子见史可可情绪不对,“史工,怎么了?是不是苏总写的情话不够肉麻?哎呀,你就别计较那么多了,人能给你送花已经说明一切了。”

    “说明什么一切?”

    “九十九朵玫瑰的花语是长长久久,苏总这可是间接向你表白呢。”

    随着小李子的话落,史可可精致的脸色更加难看,她将花扔给小李子,“帮我拿去扔了吧。”

    152751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