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1章 诡异的蛊
    其实陈重也不会搜魂术,这是刚才玉棒老头临时兑换出来的东西,毕竟藏宝图找到了第六个碎片,玉棒老头也非常高兴。

    虽然不知道,藏宝图上究竟藏着什么东西,可是陈重能够看得出来,玉棒老头对着东西很看重,甚至是陈重有了新发现后,他都异常兴奋,恨不能将自己的浑身解数,全部都交给陈重。

    徐洋体内受了重伤,肯定无法逃脱了,他的底牌有,可他也不敢确定,动用了底牌,就能从陈重手上逃走。

    林月姬和长夜白两女依偎在陈重身边,恍若一道亮丽的风景,两女风格迥异,别有一番滋味,即便是怒火冲天的样子,也依然能够乔瞧出那股风姿卓越的仪态。

    “怎么样,这件事你考虑清楚没?说,还是不说。”

    念在与徐洋相识的份儿上,陈重先决定探一探他的底线。

    旁边的陈蔓蔓依然神情呆滞,很明显,她身上是被封印了什么东西,可能是精神力方面的。

    徐洋眼珠子转了转,改口:“陈蔓蔓长相非常漂亮,我把她弄过来,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我是个男人,需要有**和需求,别的倒没了。”

    徐洋脸上的紫色花纹,随着他说话不停抖动,给人的感觉更加诡异了。

    “不说?是吧?好!”

    陈重也不跟他废话,随手将鬼门十三针祭了出去,数十根银针转眼之间,就在徐洋周身组成了一个玄妙的布局,让徐洋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

    “你想干什么?你如果想要杀了我,你就会惹上无尽的麻烦,不信就试试。”

    徐洋认识林月姬和长夜白,今天单单是这两个女人来了,他也无法躲避过,甚至动用底牌也估计会付出一定的代价。

    就更别说修为恐怖如斯的陈重了。

    可让他把他知道的事说出来,那也是绝对不可能的,现在他就是在赌,赌这陈重不敢对他怎么样。

    搜魂术?这种东西使用了一般就会导致痴傻,那跟死了没什么两样,自己背后的人如果知道了,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到时候陈重就有苦头吃了。

    陈重不跟徐洋废话,来到了陈蔓蔓跟前。

    陈蔓蔓身上穿着的衣服都脏兮兮的,本来好好地宝蓝色的百褶长裙,现如今沾染了不少土色,俏脸上也有一道一道的灰尘。

    修长的**虽然芝士露出来了一截,可足以欺霜傲雪,令人情、欲大动。

    想起来了先前陈蔓蔓想要和自己做那风花雪月之事,陈重就不有的浮想联翩,不由得在她那饱满丰盈的酥峰上停留了几下。

    就这几下纯粹的目光,也被旁边的林月姬和长夜白捕捉到了,两女双目含煞,若不是此刻情景比较严肃,她们两人肯定会给陈重几个爆扭。

    “将她背过身来,我好好查探查探她体内是怎么回事儿。”

    陈重对于自己的医术,还是很有信心的,觉得医治好陈蔓蔓算不得什么难事。

    陈拾千在安全区之外等的心急如焚,急得团团转,他可就这么一个宝贝闺女,如果出了什么意外,他如何向家族里交代。

    相比较于他,家里的那几个老爷子,更加喜欢陈蔓蔓,如果让他们知道,蔓蔓出事了,他肯定会首先遭到一顿狂揍。

    他家那几个老爷子,可什么事情都能干得出来。

    实在是无法等了,他也就走了进去,来到了陈重他们这里,在看到陈蔓蔓那双目无神的样子时,陈拾千顿时一怔。

    而此时,陈重眉头紧皱着,被鬼门十三针包围的徐洋,则是嘴角挂着一抹冷笑。

    使用秘法,让陈蔓蔓丧失心智,又岂是那么容易被解开的?若是那么轻易,秘法二字就无足轻重了。

    林月姬和长夜白在旁边看见了陈重紧皱的眉头,纷纷出言询问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长夜白比林月姬更加关心一些,毕竟陈拾千是依附于长影宗的家族,如果连她都无法保护,日后其它家族哪儿还敢继续依附长影宗。

    “她体内好像被种下了一种歹毒的蛊,这蛊存活于她的脑子里,对身体倒是没什么伤害,就是会残害心智,我猜测,如果让这蛊待得时间长了,就会让本人的心智彻底丧失,从而变成一个行尸走肉,可以任人驱使!”

    陈重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这蛊他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可却能够推测出来会造成什么后果。

    用严重一些的话来说,那就是,这蛊会把陈蔓蔓,变成另外一个人,在保有原本的记忆的基础下,会让她成为种下这蛊毒之人的傀儡,被任意驱使。

    刚才他已经问过玉棒老头了,玉棒老头不知道在干什么,还没有回复他,目前他也不懂该怎么解决。

    “陈先生,我女儿她怎么了,这……是不是受到了什么刺激,这人……徐洋!你到底对我女儿做了什么!”

    陈蔓蔓作为陈拾千的逆鳞,看到自己的心头肉受到了如此伤害,陈拾千的心在滴血,怒目圆瞪,青筋暴露,歇斯底里起来。

    “陈拾千,你先别着急,陈重的医术很好,陈蔓蔓他会救治好的,徐洋我们不会放过,只不过他身上牵扯到的关系实在太广,暂时就先把他关起来再说吧。”

    长夜白此时就彰显出来,作为长影宗宗主的气魄,别看平时很小女人,甚至在陈重的床上媚态万千,可是当她显露出自己独当一面的气质时,哪怕是陈重都不得不另眼相看。

    陈拾千这下心里的又怒又恐,听见长夜白如此说,对着那徐洋冷哼了一声,来到陈蔓蔓身前。

    “陈先生,能救治回来么?”

    陈重先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左手开始在陈蔓蔓背后不停的游走着,最后叹了口气:“想要解开她身上的这蛊,并且成功逼出来,必须要等到子时,且得是无人的阴气极重之地,还要找一名身上纯阳之气盛烈的男子,施展功力,按照特定的脉络游走,方才能够把这蛊给逼出来,而且……”

    陈重说到这里,抬头看向了徐洋。绝品村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