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7章 寻仇的来了
    “放我下来吧。”

    快到御医学院门口,张婉晴害怕被人看到,从陈重背上跳下来。

    但这么一跳,黑黑的没路灯,结果把脚歪了。

    “好疼。”张婉晴低吟道。

    “我看看。”陈重蹲下来,检查了一下张婉晴的脚腕,笑道:“这下你不让我背,也得背了。”

    “你不是有那种医术吗?不能立马给我治好吗?”张婉晴好奇道,她以前只见过陈重用那种神奇的医术治疗过,还从来没有亲身体会过。

    “不行,那种异术,我一天只能发功一次,多了是要损耗我的寿命的。”之前是这样,但从和玉棒老头融合之后,陈重就没有了消耗寿命的顾虑,这会是骗张婉晴的。

    “嗯,那好吧。”张婉晴点了点头,又红着脸说道:“不过,你不能动手动脚的。”

    这就由不得你了。

    陈重心里一乐,直接把张婉晴拦腰抱起,一双大手在她小蛮腰上摸了两下。

    “你!”张婉晴又羞又臊。

    陈重不管不问,一边摸着,一边抱着张婉晴径直进了他的宿舍。

    “陈重,你带我到这来干嘛,我要回我自己的房间。”张婉晴看到陈重带她来他的房间,觉得有点不对劲。

    “老师,要不然咱俩晚上一起睡吧?”陈重坏笑道。

    “想的美,去死吧,你这死色狼!”张婉晴也顾不得脚疼了,捂着脸跑出来陈重的房间。

    这好女人,要慢慢哄,不急于一时。

    陈重没有阻拦张婉晴,张婉晴跑出来之后,心里还隐隐有点失落。

    忙了一天,就喝了两杯酒,陈重摸着肚子又朝着厨房走去。

    还没到进厨房,就闻到红烧鱼的香味。

    进了门,花姑扭着腰肢,正在厨房里忙碌,准备明天的早饭。

    看到陈重进来,花姑好像早知道陈重晚上会到厨房找吃的一样,笑意盈盈道:“来了?”

    “是给我做的吗?”陈重看到色香俱全的红烧鱼,不由食指大动。

    “嗯,知道你白天出去了,晚上回来肯定饿着肚子。”花姑笑道。

    陈重心中涌过暖意,还是花姑知道心疼人,做了他最喜欢吃的等他回来。当下一口馒头一口红烧鱼吃了起来。

    “慢点吃,别噎着了。”花姑温柔道。

    炉子里明亮的灶火,把花姑的脸照的俏生生的,陈重笑了笑,把花姑包进了怀里。

    “小色狼,先吃饭。”花姑用青葱玉指轻轻点了点陈重的额头,就像小媳妇撒娇一样。

    陈重更忍不住了,坏笑道:“我吃完了,还想吃花姑你的。”

    说罢,还不怀好意的看了看花姑。

    花姑顿时闹了个大红脸,坐在陈重怀里低着头。

    “陈大夫,你这几天没来,我好想你。”花姑就像干柴,一点就燃烧起来,情动说道。

    想到花姑这几天,每天都做好吃的等他,陈重心里有暖暖的:“想我怎么不去看我?”

    “嗯。

    ”花姑点了点头,随即立马又摇了摇头,红着脸呢喃道:“我也很想去看你,可是上课的时候,我一个做饭的又不好意思到课堂上去看你。”

    花姑是个很淳朴的女人,就像桃花村的那些女人,你对她好,她就掏心窝子一百倍的对你好。

    陈重笑道:“走吧,今晚不在厨房了,去我房间吧?”

    “那要是别人看到了,我咋好意思呢?”花姑俏脸滚烫说道。

    “没事,我才不怕那些人胡乱说话,喜欢你就是喜欢。”

    陈重拉着花姑的手,进了他的房间。

    “陈大夫,我做了一天饭,身上油烟味重,能不能再你这先洗个澡?”花姑红着俏脸说道。

    “嗯,我和你一起洗。”

    陈重坏笑一声,和花姑一起坐进了大澡盆里。

    一时间,房间里就传来两人美妙的声音。

    第二天,陈重起来,花姑可能是害怕别人发现,早早就离开了。

    果然到了厨房,花姑一边忙活,一双妙目在陈重身上打转转。

    “我怎么觉得,你跟做饭的大姐眉来眼去的?”

    吃饭的时候,梁云感觉不对劲,质问陈重。

    “啥眉来眼去的,我就是多看了两眼。”陈重撒谎道。

    “死色狼,连做饭的大姐都不放过。

    ”梁云啐了一口。

    两人说笑两句,上课去了。

    “今天我们讲的是怎么给女性合理的催乳,有没有同学愿意上来给老师当模特?”张婉晴微笑的看着台下。

    女同学都低头看着胸口,俏脸绯红都很不好意思。

    这种事情,女医生当模特都比较害羞,张婉晴看了看陈重,说道:“陈重,你上来做示范。”

    陈重愣了愣,走上了讲台。

    张婉晴俏脸微红,用手比划着陈重胸口,说道:“孕妇通常不下水,一方面跟体质营养有关,一方面是跟乳腺有关系。如果是第二种,那么我们教几种可以帮助孕妇的方法。”

    说罢,用手在陈重胸口比划,讲解各种手法。

    乘着空档,陈重在张婉晴耳边低声说道:“张老师,我是男人,又没有胸做讲解不合适。你自己的那么大,怎么不用自己做讲解?”

    “你!死色狼!”张婉晴俏脸通红,啐了陈重一口。

    别提,红着脸的张婉晴老师,别提多动人了。

    这时,教室的门开了。

    为首进来一个白发老者,面色凝重,一身白衣古袍无风自动。

    陈重注意到,他身后还跟着被赶出御医学院的曾强。

    “徒孙,是哪个不长眼,打伤你的?”

    老人背手站立,一双鹰眼看向台下,隐隐射出一缕精光。

    曾强的手还用纱布包裹着,看着台上的陈重,恨恨道:“师公,就是这个小子打了我,还设计陷害我,把我被御医学院赶了出去!”

    老头怒目看向陈重,一伸手,掌变鹰爪,速度极快,扣向陈重的喉咙。

    看这速度,估计被这爪扣上,喉咙都断了。

    陈重见老头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打,皱了皱眉头,推开张婉晴,不躲不让,一拳打向老头的鹰爪。

    老头见陈重敢硬碰硬,冷冷一笑,鹰爪变拳,带着凌厉的拳风和陈重的拳头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