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3章 杀了林少
    看到陈重痛苦的神色,确实不像假装的。

    陈重忍不住,一双大手搂住了丽姐柔软的蛮腰。

    “陈重,你想干什么?”丽姐惊慌失措道。

    “我想要你。”

    陈重说完,一张大嘴包住了丽姐的香气小嘴,丽姐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起初她还有点抗拒,但是很快融化在陈重热烈的吻里。

    “陈重。”丽姐觉得自己身子发烫,这么多年未曾燃起的火,也一下被点燃了,闭着美目舒服的低吟道。

    此时的陈重就像一头红了眼的猛兽,一下撕开了丽姐胸口的衣裳。

    “嗯。”丽姐呢喃了一声,一双玉臂也搂住了陈重的脖子。

    陈重一下抱起丽姐的小蛮腰,把她靠在墙壁上。

    “嗯。”丽姐常年是以女强人的形象出现的,敢靠近她的男人少之又少。

    但也不缺乏一些世家子弟狂蜂浪蝶,但丽姐眼界极高,没有一个她看上眼的。

    所以除了她年轻的时候做过几次之外,她已经很久没做了。

    陈重抱着丽姐的小蛮腰,就狠狠地好了起来。

    “啊,陈重,你慢点。”丽姐使劲用粉拳捶着陈重的肩膀,眼眶里隐约有了泪花。

    长久没有甘霖滋润,这一下还被陈重弄的有点疼。

    陈重感觉浑身都快爆炸了,哪里还顾得着,一下一下好了起来。

    开始丽姐还叫苦不迭,很快适应了之后,低吟声如同黄鹂鸣翠,说不上的勾人好听。

    陈重像机器人一样,不知道过了多久,把丽姐送上三四次高空,才停了下来。

    “陈重,你这个坏蛋,人家脚都软了。”丽姐靠在陈重肩膀上,羞涩说道。

    解了药效,陈重心里舒服不少,恢复了正常,笑道:“丽姐,要不我背你出去?”

    “才不要呢,让他们看到,我还金牌经纪人的样子?”

    丽姐咬着牙走了两步,觉得一走路下面就钻风,陈重实在是太厉害了。

    陈重笑了笑,把手放在丽姐那里,不一会一股暖流涌了进去。

    丽姐舒服的低吟一声。

    等暖流过后,陈重笑道:“你再走路试试?”

    丽姐半信半疑走了两步,见恢复如常,红着脸娇嗔道:“真是奇技淫巧,这样你也可以治,真是个色医生。”

    陈重笑而不语,跟着丽姐回到了包厢。

    进门之后,陈重狠狠的看了林少一眼,这笔账他今晚就要让林少十倍还回来。

    林少没有看到陈重出丑,心里奇怪,难道药过期了?

    不对啊,他前两天还用过,好用的很。

    不过没整到陈重,这么多人看着,他只好作罢。

    “陈重,丽姐,你俩怎么出去那么长时间?”苏秦看着两人说道。

    陈重捂着肚子,撒谎道:“刚才我觉得肚子有点疼,所以上厕所去了。

    丽姐她好像也是,吃了不干净的东西,也拉肚子,不过现在已经好了。”

    丽姐见他这样说,也是红着脸点了点头。

    “陈重,你再给我唱首歌吧,我喜欢你唱歌。”苏秦见两人没事,说道。

    “嗯,好,想听谁的,你点吧我唱给你听。”陈重笑道。

    苏秦唱歌的时候,跟陈重靠的很近,后来酒喝多了,还依偎在陈重肩膀上,身上的香气不断的传来,弄的陈重心里痒痒的。

    参加完苏秦的生日宴会,陈重并没有着急离开。

    因为陈重今天出尽风头,而心中郁闷喝的伶仃大醉的林少,七摇八晃的走了出来。

    跟班的小弟看他醉成这副模样,想帮他开车,林少一巴掌扇在脸上,骂道:“少爷我醉了吗?我自己能开,滚一边去。”

    跟班小弟唯唯诺诺离开了林少。

    陈重站在墙角的阴影处,看到林少一个人离开,笑了笑,一个人最好,今天给他下药,想让他出丑的事情,陈重没打算忍让。

    林少喝了酒,车开的很慢,陈重一直跟着他,跟到了一个僻静的街道。

    陈重如同鬼魅一样出现在林少车前,吓得林少出了一身冷汗,踩住了刹车,骂骂咧咧道:“哪个不长眼的傻x!”

    看到一头银发的陈重,林少笑道:“傻x,还敢跟老子抢女人,老子开车撞死你。”

    说罢,轰动油门,就想开车撞死陈重。

    陈重笑了笑,突然一闪人又消失不见了。

    林少揉了揉眼睛,还以为他看花了。

    耳边却传来陈重嬉笑的声音:“想撞死我?”

    林少转头一看,看到陈重银色头发下面,一双黄色的眼睛,嘴里鲜红的舌头就像蛇信子一样呲呲有声,战战兢兢的说道:“你。。。你是怪物!”

    说罢,林少就想打开车门逃跑。

    没等他跑出车门,就听咔嚓一声,被陈重卸了膀子。

    “啊!”寂静的夜晚,林少发出一声惨叫,格外瘆人。

    先是胳膊,然后是腿部关节,没掰断一只手脚,林少就惨叫一声。

    “现在谁是傻x3f”陈重笑道。

    “我,我是傻x.求你放了我吧!”林少吓得屎尿齐流,求饶道。

    闻到臭味,陈重皱起了眉头,双手一动,发出一声脆响,扭断了林少的脖子。

    陈重正准备从怀里拿出化尸水,把林少化了,这时不远处来了辆巡逻的警车,好像发现林少这边出事了,几个警察跑了过来。

    陈重心里一动:隐身术,开。

    整个人消失在空气之中,乘着警察打开车门,遁形跑了。

    躲在阴影处陈重才现了形,看着已经死透的林少,嘿嘿一笑,朝着御医学院走去。

    人不狠站不稳,对于这种下药的渣子,陈重从来不心软。

    林少的尸体被收走之后,没有进入医院的太平间,而是送到了一处深宅大院。

    一个满头华发的老头,正皱着眉头检查林少的尸体。

    旁边还有一个哭泣的中年人。

    “欧阳师傅,你一定要帮小儿报仇啊!”

    中年人是林少的爸爸林峰,也是首都长安的一个高干。

    检查尸体的老头,叫欧阳震,是古武门派,欧阳家族的家主,也是林少的徒弟。

    林少自幼跟着他学习古拳法,但是林少喜好女色意志又不坚定,只学了个皮毛。

    欧阳震看重林峰的身份,也就默许这个弟子,从来没责怪过,没想到今天被人杀了。

    :这本书恢复更新以来,订阅看书的朋友反而有所增加,谢谢大家的支持,锦衣会写更好看的内容给大家,请持续关注本书!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