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8章 原来是美人
    看到陈重消失不见,女人微微一惊,但感觉到手里还抓着陈重的后颈,知道这是陈重的障眼法,喝到:“雕虫小技,也敢在我面前卖弄!”

    说罢,一掌狠狠拍向陈重的后心。

    这时女人只觉得陈重身上突然出现一股强大的气浪,气浪滚烫无比,女人一惊,松开陈重轻点脚尖,向后飞出几米。

    等她落了地,陈重已经出现了,正把拳头关节捏的吱吱作响。

    而他整个人的气质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陈重银色头发下面,一双眼睛被黄色瞳孔占据,嘴里的舌头变得鲜红,发出像蛇一样呲呲的声音。

    女人看着陈重,面色凝重了不少,问道:“你身体内有古兽魂魄?”

    这个女人披头散发,一身脏兮兮的白袍子,活像一个女疯子。

    陈重拱了拱手,小心翼翼问道:“老前辈,你怎么知道我体内有古兽魂魄?”

    女人吃吃一笑,撩开头发,露出一张俏脸来:“怎么,我很老吗?”

    陈重这才看清女人的脸,别说还挺好看。

    约摸三十岁上下,一张白皙的瓜子脸,狭长的眼睛,挺立的鼻梁,活脱脱一个大美女,不过看样子有时间没出过古塔了,常年不见阳光的皮肤惨白惨白的。

    见还是美女,陈重轻松了不少,笑道:“原来是美女姐姐。”

    听到陈重叫她美女,女人突然勃然大怒:“登徒浪子,看我不杀了你。”

    只见女人身形一动,如同一道白影向陈重扑来。<>

    果然是个女疯子,一言不合就要打架。

    陈重神色一紧,整个人柔若无骨,像一条蛇一样在古塔二层快速游走,躲避着女人的攻击。

    女人的白色玉手就像老鹰的爪子一样,透出一股强烈的阴寒之气,所过之处均化为了粉末。

    陈重蜿蜒盘旋,堪堪躲避,论实力,恐怕这个女人和慕容南天差不多。

    陈重要是施展全力,应该可以把女人制服,但是不知道这个女人跟慕容南天是什么关系,能住在七层古塔里,估计非亲即故,所以不想伤害她。

    于是一边迅速游走,一边嘴里调笑道:“怎么,不喜欢我叫你大美女?我偏要叫,大美女,大美女。。。”

    “我要杀了你!!!”女人听到更生气了,不管房间里的物件,胡乱击掌,掌中阴寒的真气四溅,所到之处均是炸裂开来。

    陈重看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这古塔得让这女人拆了。

    当下迅速游走,像蛇一样攀岩上女人的脚踝,然后是细细的腰身,然后把她整个人紧紧的缠绕。

    “松开我!”女人使劲挣脱,但是浑身被陈重柔若无骨的身体困住,动弹不得。

    女人见手脚不能动,又张开一口白牙,用嘴咬陈重。

    陈重吃疼,但死死不松,也用嘴咬女人的脖子。

    虽然女人看起来邋里邋遢,但是脖子还挺香。

    陈重咬了两口之后,情不自禁的换成了慢慢的轻吻。

    一直吻到女人的性感的锁骨。<>

    女人又羞又恼,但又躲避不开,挣扎了不知道多久,没力气了,累的直喘气。

    “放开我!”女人喊道。

    “我放开你,你不准再打我。”陈重说道。

    “嗯,我不打你。”女人神色正常的点了点头。

    陈重确定了,这个女人肯定是神经有问题,一会正常,一会疯癫,现在估计是恢复正常了。

    再三确认了一下,陈重松开了女人。

    女人活动了一下身子,看了看陈重,问道:“刚才我没伤着你吧?”

    “没有,倒是你,你是不是得什么病了?”陈重没好意思说精神病三个字。

    女人俏脸一红,说道:“我修炼内功心法,走火入魔,得了一种精神疾病,失常发作,我自己也没办法控制。”

    怪不得一个人待在古塔二楼,是害怕发病的时候伤害别人。

    陈重说道:“我是医生,要不我帮你看看?”

    “很多有名望的中医都看过了,说我的心脉受损严重,这辈子想要治好绝无可能。”女人幽幽的说道。

    陈重笑了笑,说道:“不管行不行,让我试过才知道。”

    “嗯,那你看看吧。”女人没有抱太大希望。

    陈重给女人把了把脉搏,又翻看了一下眼皮,觉得她脉相紊乱,眼皮下有血丝,应该是心脏链接大脑的一部分神经系统出了问题。

    “我可以帮你治疗。<>”陈重说道。

    女人面色一红,瞪圆眼睛问道:“真的能治好?”

    “真的,但是我的手可能要触摸你的身体。”陈重说道。

    女人想了想,红着脸说道:“嗯,那你快点治吧,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又犯病了。”

    “嗯。”

    陈重答应一声,先是把手放在女人的胸口。

    不一会,一股暖流涌了进去。

    女人感受到了,舒服的说道:“好像内功啊,但是跟我的冰冷的真气又不一样,很暖很舒服。”

    陈重把手放在女人胸口,慢慢的移向她的头颅,并且用透视眼观察,修复她受损的神经。

    等暖流消失,陈重问道:“现在我们聊会天,观察一会,看还会不会病发。”

    “嗯,要不你还是把我像之前那样捆起来吧,我怕我发疯会打伤你。”女人脸红说道。

    “嗯。”

    陈重又恢复了蛇的形态,柔软无骨的身子把女人捆了起来,两人就保持着这个诡异的姿势,在地上聊天。

    原来这个女人叫慕容漫,是慕容南天的大孙女。

    她原本是慕容家族的武学天才,但是十年之前,喜欢上了欧阳家族的一个男人,但最后发现那个男人不过是玩弄为了赢得比武,玩弄她的感情。

    自从那之后,慕容漫整天胡思乱想,练功的时候,毒火攻心,就变成了这副疯疯癫癫的模样,待在七层古塔里过了整整十年,神志正常的时候,就把塔里古书写成白话文,一楼那些手抄本都是她闲的时候写的。

    慕容漫说着,眼圈一红,就想哭。

    陈重像蛇缠绕在她身上,看着她梨花带雨的模样,有点心软,轻轻的一吻,把慕容漫的眼泪吻掉。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