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0章 三门比武
    “好!好!今天不醉不归!”慕容南天心情疼快极了,多少年没这么高兴过了,哈哈大笑。

    陈重不但是家主慕容南天的得意弟子,又治好了大小姐的病,慕容家族的人纷纷敬酒。

    这不,陈重的酒杯刚放下,小武拿了一个酒坛子走了过来,笑道:“陈重,你天赋异禀我打不过你;但是说起喝酒,你绝对不是我的对手,干杯!”

    小武是个爽快人,陈重知道小武这是跟他示好,当下不矫情,敞开了喝。

    慕容漫面若桃花,跟妹妹慕容瑾聊天,但是一双俏目流转全在陈重身上。

    陈重酒量不错,但也架不住慕容家这些人轮番灌酒,不一会头晕目眩就不行了。

    慕容漫看到,贴心的走了过来,扶着陈重进了房间。

    别说慕容漫真是个绝世美女,小巧的鼻子,漂亮的眼睛,软软的红唇让人看一眼就想咬一口。

    特别是身上有股香味,弄得陈重心里痒痒的。

    “陈重,你躺床上,我给你倒点水喝。”

    慕容漫把陈重放在床上,刚要倒水,陈重微微一笑,一把把慕容漫的娇躯拉进了怀里,一双大手也不老实的攀上了慕容漫胸口。

    “陈重,你要干嘛。”慕容漫倒在陈重怀里,红着脸说道。

    陈重坏笑道:“你说我要干嘛?”

    说罢,一只大手,就偷摸进了慕容漫的白色长裙里。

    慕容漫俏脸滚烫,努力的抚平裙子,声若蚊蚁娇嗔道:“陈重你装醉,现在还是白天呢,你别这样。

    ”

    陈重和慕容漫就好了起来,但没注意到窗户缝里,一双狡黠的大眼睛正在偷看。

    原来是慕容漫的妹妹,古灵精怪的慕容瑾正在偷看。

    一开始,单纯的慕容瑾还有点奇怪,姐姐和陈重在干嘛呢?难道是再给姐姐治病吗?

    但看了一会,饶是慕容瑾再单纯,她也明白了,俏脸滚烫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陈重和姐姐的动作。

    慕容瑾一边偷看,一边小手伸进红色裙子里乱摸了起来,嘴里还不住的呢喃:“恩。”

    这声音很小,但是和玉棒老头融合之后的陈重,听觉视觉都超然于常人,听到了这个声音。

    用余光一看,看到一个小脑袋鬼鬼祟祟的爬在窗户上偷看。

    慕容瑾看的入神,觉得心里又痒又难受,心里胡思乱想,恨不得现在是她被陈重抱着,不知道是什么感觉,不过看到姐姐的样子好像特别舒服,慕容瑾看的都想试试了。

    第二天一大早,陈重就被慕容漫叫醒了。

    “陈重,快点起床了,今天是比武的日子。”

    慕容漫躺在陈重身边,用她的小手,捏住了陈重的鼻子,娇嗔道。

    陈重被憋醒了,然后再慕容漫身上又胡乱抓了两把,这才心满意足的在慕容漫的伺候下穿好衣服,洗漱完毕,带着小鸟依人的慕容漫进了慕容山庄的大厅。

    大厅里今天来了不少人,但只有三把椅子,这是给慕容,欧阳,姑苏三家家主坐的。

    门人弟子都站在椅子后面,谁也没资格坐下。

    欧阳家的家主就是欧阳震,冷脸坐在椅子上。

    姑苏家的很好辨认,因为她们家族全是女弟子,连门主也是一位女人。

    见姑苏家全是娘子军,陈重不禁多看了两眼,只见都是劲装打扮,英姿飒爽,身材窈窕。

    特别是她们在最前面的两位,一位半老徐娘,看着约摸四十岁上下,胸口一对随着呼吸微微颤动,眉目之间有股狐媚之气,饶有兴趣的左右顾盼,年轻人哪里受得了这么火辣的眼神,都红着脸不敢直视。

    这女人听慕容南天说过,叫姑苏射,姑苏门派全是女人,所以练的是阴柔媚功,作为门主的姑苏射可能有七八十岁了,但是驻颜有术,一直保持着四十岁风韵的模样。

    她身后的女人,是一个穿着红色纱裙的年轻女子,露出一片雪白的背部,里面也是,好像除了红色纱裙里面再空无一物。

    这个女人是姑苏射的侄女,也是目前姑苏家族年轻一辈的高手,叫姑苏思敏。

    感受到陈重的目光,姑苏思敏捂着小嘴吃吃一笑,倾国倾城,差点没把陈重的魂魄勾出去三分。

    都是红粉骷髅,这些练阴柔媚术的女人,能把男人的阳元吸干,这是慕容南天对陈重说的。

    陈重正想往慕容南天后面走去,但是身边的慕容漫却停下了脚步,一双俏目狠狠的看着欧阳家主身后的一个男人。

    “怎么了?”陈重好奇道。

    “就是他。”慕容漫咬牙切齿的说道。

    注意到慕容漫的眼神,那个俊俏的男人也显得有点不自在,但很快就像假装没看到慕容漫一般,跟身边的女子聊的火热。

    陈重不知道原因,用读心术看了看慕容漫。

    知道这个男人叫欧阳泽,是欧阳家族年轻一辈的高手,是这么多年保持欧阳家连续得胜的人物。

    也就是欧阳泽,当年欺骗了慕容漫的感情,让慕容漫疯疯癫癫的在古塔里活了十年,怪不得慕容漫会这么恨他。

    陈重笑了笑,用手搂住慕容漫的香肩,在众目睽睽之下,亲了她俏脸一口,低声说道:“等会,你想让他怎么死?”

    慕容漫微微一震,看着陈重的脸亲昵的亲了一下,说道:“我要让他生不如死。”

    “好的,等下看我的。”陈重笑了笑,既然漂亮老婆都发话了,他是不会放过欧阳泽的。

    见陈重来了,慕容南天爽朗笑道:“好了,我们的人到齐了,现在开始吧?”

    欧阳震冷笑两声,没有答话,但是一双眼睛死死盯着陈重看,好像要把陈重看穿一样。

    姑苏射吃吃娇笑道:“慕容老头,今年你们慕容家不会又是垫底吧?”

    有陈重在,慕容南天信心十足,笑道:“姑苏妹子,老夫今年志在必得,还望你手下的女徒弟们,高抬贵手,放过我们慕容家的这些年轻小伙子啊。”

    这些女徒弟,都是吸取男人原阳的妖精,只要被她们骗到床上,那这个男人基本上算是废了。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