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2章 蛋碎的声音
    这女人,真是够有风韵的。

    陈重微微一笑,在姑苏思敏腰后道上轻轻一点,姑苏思敏浑一震,喊一声解开了道。

    “这地上好凉啊,陈重哥哥还不扶我起来?”姑苏思敏娇嗔了一声。

    陈重扶起姑苏思敏的腰肢,还用大手隐晦的在她翘上摸了两把,弄的姑苏思敏心里痒痒的,这才罢手。

    姑苏思敏红着俏脸,扭着小蛮腰一步三摇,走回了姑苏家族的位置。

    还不时回头,用一双水汪汪的俏目看陈重两眼。

    “第一场,慕容门下,陈重胜!”慕容南天高兴的宣布道。

    “陈重,你干嘛和那个女人眉来眼去的。”

    慕容漫不高兴的嗔道。

    “我哪里眉来眼去了,她用衣袖甩啊甩的,有沙子进我眼睛里了,我就挤了挤眼睛。”陈重张嘴谎话就来。

    “哼!”慕容漫显然不相信,不过陈重的实力她很清楚,见他像戏耍一般就赢了第一场,在陈重脸上亲了一口,以资鼓励。

    “慕容家拳法精妙,萧兄法灵活,欧阳泽佩服,前来领教!”

    说完,欧阳泽穿着一条白色开襟长袍,脚尖点地如同鸿雁轻飞,稳稳落地之后一甩袍沿,动作潇洒自如,引得不少少女尖叫。

    听到女人的尖叫声,欧阳泽得意的笑了笑。

    陈重耸了耸肩膀,用最普通的走路到了场地中间,引得嘘声一片。

    “萧兄,拳脚无眼,我要是伤到你,到时你可别怪我。

    ”

    欧阳泽低声说道,脸上露出一抹阴狠,稍纵即逝,又恢复了翩翩公子的模样。

    对待这种表里不如一,玩弄女人感情的人渣,陈重笑道:“欧阳兄,我会先打断你的双手,然后打断你的双脚,到时你可别怪我。”

    陈重的声音很大,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了。

    “陈重!”慕容漫担心的喊了一声,她心里也没有十足把握,陈重能击败欧阳泽。

    欧阳泽今年三十岁,论经验论岁数,陈重都不是他的对手。

    “这个白头小子,牛皮吹的太大了,难道慕容老头就教会你吹牛了吗?”

    “欧阳师兄,打死这小子,拿他立威!”

    欧阳家族的人叫嚣道。

    家主欧阳震听而不闻,慕容南天听了,重重的一拍桌子,桌子上立马出现一个红掌印,吓得欧阳家族的人不敢吭气了。

    欧阳震喝了一口茶,悠闲说道:“慕容兄,家里小辈不会说话,请你见谅。不过武学之道,都是靠实力说话,还是快点开始,拳脚之下见真章吧!”

    “第二场,欧阳家族欧阳泽,对战慕容家族陈重,开始!”慕容南天忍住怒气,宣布开始。

    慕容南天话音刚落,欧阳泽就像一只离弦的利剑,朝陈重弹射而来。

    一袭白袍迎着风声呼呼作响,速度身法均是一流,比之十年前,有了天壤之别。

    慕容漫玉手揪着胸口的衣服,担心的望着陈重。

    只见陈重微微一笑,站在原地不动,还闭上了眼睛。

    “他是知道打不过,要自杀吗?”欧阳家的人哈哈大笑。

    欧阳泽阴冷的笑了笑,不管陈重想玩什么猫腻,在他强大的实力面前都不堪一击。

    他连赢七年,谁能挡他!

    当下欧阳泽一出手就是十成功力,狠狠一掌拍向陈重的面门。

    就在他的手掌要拍在陈重脸上的时候,陈重突然睁开了眼睛。

    银色头发下,那是一双有着黄色眼仁的眼睛,陈重的气质完全发生了变化,亦正亦邪,嘴里血红的舌头发出像蛇一样呲呲的声音。

    陈重站在原地,一掌拍出,对上了欧阳泽的手掌。

    欧阳泽只觉得一股翻天蹈海的力量击中了他的手掌,他十成功力的一掌仿佛石沉大海。

    然后觉得,陈重的力量铺天盖地打进了他的掌心,欧阳泽大惊失色,想要躲开,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咔嚓!”一声,整条右臂粉碎,鲜血淋漓,骨头也戳出来一截。

    欧阳泽惨叫一声,像脱了线的风筝一样,重重的摔在地上。

    “这是?!”欧阳家的家主欧阳震看到陈重一下爆发出来的力量都惊呆了,喃喃自语道。

    陈重握了握拳头,一边笑,一边走向地上的欧阳泽。

    欧阳泽确实有点真本事,断了一条手臂,暗提一口真气,忍着疼,从地上站起来,看着一步步走来的陈重,以为不过是刚才小看了陈重才吃了大亏,怒吼道:“我连冠七年,我不信就这样被你一个无名小卒打败!”

    “刚才是右手,现在是左手。

    ”陈重淡淡说完,就化作一道影子消失不见了。

    欧阳泽一惊,左掌挥动虎虎生风,周身气流无风自动,显然也到了以拳御气的境界。

    可是这种力量,在昨晚和慕容漫阴阳交合提升过实力的陈重面前,根本不够看。

    等陈重再出现,就听到欧阳泽的再次惨叫。

    欧阳泽的左臂也以一种诡异的扭曲,无力的耸拉在肩膀上。

    两个手臂都是白骨可见,鲜血淋漓,已经成了一个废人。

    疼痛也让欧阳泽一下清醒了,他绝对不是陈重的对手!

    “我弃。。。”

    欧阳泽刚想开口求饶,认输,但是被陈重的大手捂住了嘴。

    陈重嘿然笑道:“腿还没断呢,别着急。”

    说罢,一脚揣在欧阳泽的膝盖上,听到膝盖粉碎的声音,欧阳泽面色苍白,疼的头上豆大的汗珠往下流,但被陈重捂着嘴,一声也发不出来。

    欧阳家族的家主,欧阳震也从惊讶中恢复过来,看到欧阳泽已经不成人形,不顾阻拦一拍木椅,借力飞向比赛场中。

    “现在是另外一只腿。”

    陈重看欧阳震来了,直接蹲下身子,双手闪电握住欧阳泽仅有的一条好腿,狠狠一用力,“咔嚓”一声,这条腿也废了。

    看着面色焦急的欧阳震快到了,陈重笑了笑,说道:“最后一击!”

    脚高高的向后抬起,向踢足球,到球门前,最后一脚大力抽射一样,狠狠的踢在了欧阳泽的胯下。

    就听到蛋碎的声音。

    欧阳泽疼的一声嘶吼,昏死过去,整个人也被陈重像球一样,踢向了赶来的欧阳震。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