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5章 庆功宴
    一般人看到这么大的酒杯,估计连喝的勇气都没有。

    陈重微微一笑,端过脸盆一般大的酒杯,一饮而尽。

    “好!”

    “陈重太能喝了,谁敢和家主拼酒啊!”

    “是啊,普通人那半脸盆就不省人事了。”

    叫好声一片。

    “陈重,真是海量,咱家也敬你一杯。”姑苏思敏端起酒杯娇笑道,胸口一对柔软就摩擦在陈重肩膀上,弄的陈重心里有点痒痒的

    姑苏思敏今晚穿了一条红色镂空长裙,玉脚和胸口若影若现,让四周响起一片吞口水的声音。

    陈重刚喝一杯,微微一笑,接过姑苏思敏手里的酒杯,又是一饮而尽。

    “陈重,你真厉害。”姑苏思敏喝下一小杯,俏脸上飞上两朵红云,一双俏目火辣辣的打量着陈重。

    谁知道,陈重连干两大碗,至少也有两斤了,但是除了面色红润,一点都没醉。

    “陈重小子,你真是海量啊,老夫喝了几十年酒了,未逢敌手。来今天不喝个痛快,不准睡觉!”

    “好,不准睡觉。”

    陈重一仰头,又是一碗酒。

    他体内的玉棒老头正美滋滋的享受着酒精的刺激,满足的笑道:“不管时间再怎么变,这酒永远都是好东西啊!”

    原来陈重喝下去的酒精,都让体内的玉棒老头喝了,怪不得千杯不醉。

    慕容漫陪着陈重喝了几杯,就不行了,被妹妹慕容瑾扶回房间休息了。

    越喝到后面,放浪形骸,慕容南天喝的都钻桌子下面去了,正拉着一个人要划拳呢。

    陈重笑了笑点上一根烟,走出来喘会气。

    “陈重,一个人?”姑苏思敏莲步盈盈,一双狐狸眉眼在月色下,含着一汪春水,胸前一抹白色深沟,别提多诱人了。

    陈重道:“嗯,出来抽根烟。”

    姑苏思敏靠在陈重身边,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胸口一只柔软在陈重的手背上摩擦。

    “今天的月亮好漂亮。”

    姑苏思敏抬头看了看月亮,故意深呼吸一口气,挺起胸口好让陈重看个清楚。

    姑苏家的女人名不虚传啊,要不是早知道她们是靠吸取男人精元提升功力,陈重忍不住要尝上一尝。

    见陈重只看不说话,姑苏思敏又微笑问道:“既然你不是慕容家的弟子,那你以前是干什么的?”

    “我是个医生。”陈重答道。

    “我这几天胸口疼,你能帮我看看吗?”姑苏思敏皱起秀眉,故作痛苦解开胸口的一粒扣子说道。

    她是看中陈重不但拳法超然,而且体内有古兽魂魄,只要吸取了陈重的元阳,功力必然能突飞猛进,这种机会十年难遇,姑苏思敏怎么可能会放过?

    陈重有读心术,怎么会不知道姑苏思敏的想法?

    当下微微一笑道:“行,那我帮你看看,伸出手来,我先给你把把脉。”

    姑苏思敏忙伸出玉臂。

    皮肤晶莹剔透,吹弹可破。

    陈重看了看她的脉相,装作认真说道:“问题不大,但是我要看病的话,可能手和你的身体会有接触。”

    姑苏思敏巴不得早点和陈重有点接触,媚眼如丝娇笑道:“你可以随便摸。”

    说罢挺了挺胸膛,扭了扭纤细的腰肢。

    姑苏思敏前凸后翘,却只有一扎来长得蜂腰,确实是绝世尤物。

    “那我开始了。”

    陈重毫无客气,一双大手一下就揉上了姑苏思敏的胸口。

    “嗯。”姑苏思敏似乎一下被陈重抓中了铭感处,嘤咛一声,娇笑道:“陈重,你别这么着急吗?”

    陈重看的也是血脉喷张,下面早已经昂首挺胸,蓄势待发,憋的厉害。

    可是怕姑苏思敏吸取他的阳元,陈重强忍着不敢弄。

    “哈哈,陈重小子,如此佳人,你还在干啥?”体内的玉棒老头嘿然笑道。

    “老神仙,不是我不弄啊,这个女人专门修炼吸取男人阳元的法门,我怕被吸成肉干。”陈重心里苦笑道。

    “记得老夫说过的话吗?阴阳交合,才是修炼的无上法门。小子你不光打架不行,这对女人也不行啊,老夫倒是有个办法。”玉棒老头卖关子道。

    美女当前,却不能一探究竟,陈重强忍着问道:“老神仙,别玩我了,快告诉我什么方法?”

    “只要你能强忍着,不弄出来,这女娃吸取不了你的阳元,就不会伤身折寿。

    ”老头笑道。

    别的陈重不敢说,但是床上功夫,他陈重有绝对的自信。

    遇见过这么多的女人,如果不是他主动缴枪,是绝对不会弄出来的。

    当下陈重豁然开朗,当下不在迟疑,就弄了起来。

    这时,姑苏家主,姑苏射走了出来。

    看到两人正在干那事,俏脸一红,怒斥道:“你们俩干什么呢,我姑苏家虽然名声不好,但也是要脸要皮的,这成何体统?!”

    见姑苏射好像生气了,姑苏思敏忙停下动作,羞红俏脸,声若蚊蚁般说道:“徒弟知错了。”

    “穿好,跟我到房间来。”

    姑苏射今晚一席白裙,虽然不像姑苏思敏那般露骨,但是微风拂动,身材玲珑曼妙似乎还在姑苏思敏之上。

    她妙目流转,看了眼陈重说道:“陈重,你也到我房间来。”

    一路上,陈重心里坎坷,不知道姑苏射找他有什么事。

    姑苏思敏有师傅在场,收敛不少,进了房间站着不说话。

    姑苏射坐下来,裙底风光让陈重一览无余,端起青花茶碗喝了一口香茶。

    陈重咽了一口唾沫,说道:“姑苏门主,不知道叫晚辈来有什么事?”

    姑苏思敏放下茶碗,笑道:“别紧张,老身就是最近练功,觉得小腹隐隐作痛,听说你还是医术高明的大夫,所以想让你帮我瞧瞧病。”

    “哦。”

    陈重松了一口气,说道:“那晚辈先给您把把脉。”

    “嗯,坐在我身边吧。”

    姑苏思敏坐在床上,陈重坐下来,握住姑苏思敏的手,滑腻无比。

    从近处看皮肤,也是晶莹剔透,像二三十岁的女人一样。

    陈重不禁隐晦的多看了两眼,不过碍于姑苏射门主的身份,没有敢多看,但这两眼隐约还能看到她衣裳下面似乎啥也没穿,一目了然。

    陈重不禁咽了一口唾沫。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