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8章 吞噬兽魂
    “吞噬古兽魂魄?老夫的功力可以大为精进,小子不妨答应下来,试试也好。”体内的玉棒老头说道。

    “嗯,那我试试。”陈重点了点头。

    慕容南天又提醒道:“第一层放着古武典籍,二层是漫儿的房间,三层以上老实说,老夫也没进去过,不过应该是祖宗留下来保护魂兽的禁制,所以你要小心了。”

    “恩,我知道了。”

    既然能提升玉棒老头的功力,就是有危险也要走上一遭,当下走进了古塔之内。

    而慕容南天因为老祖宗留下的遗言,不能陪陈重进去,就坐在古塔前,看着七层古塔一层层的灯亮起,就知道陈重是否安全到达第七层了。

    陈重到了二楼慕容漫的房间,还保持着以前的模样,自从跟陈重那个之后,慕容漫开朗不少,搬出了这个小屋。

    小屋角落里有个楼梯,从这可以走上三楼。

    陈重推了推,见门是从里反锁,还锁的很结实。

    他退后一步,腰胯使劲,一掌击在木门上。

    木门“砰”的一声,粉碎开来。

    陈重对于现在的能力很满意,他即是不启用兽身,也能有这样的力量,是跟慕容家古拳法,还有这几天的合体双修分不开的。

    走进三楼,昏暗一片,空气沉闷,像是几百年没进来人一样。

    陈重摸索着想点上桌上的油灯,脚下踩中一块地板,地板就微微下沉。

    陈重暗叫一声不好,说不定已经触动了什么机关。

    心里一动,银色头发下,一双正常人的瞳孔变成了黄色,启动了兽身。

    这时第三层房间里,六边形墙壁高处,多出一个暗格,从里面伸出密密麻麻的强弩,对着房间里就是一阵乱射,基本上没有死角。

    陈重辛亏反应迅速,像蛇一样蜿蜒灵活躲闪,乘着先后射击,中间的空隙,来回躲闪。

    连弩像下雨一样,发出“簌簌”的破空声,约摸有一刻钟才停了下来。

    陈重看着满地密密麻麻的弩箭,背后一声冷汗,脚下也轻了不少。

    点上桌上的油灯,坐下休息了一会,又朝着四楼走去。

    古塔下的慕容南天看到三层的灯亮了,心中稍宽,他作为慕容家的家主其实也不熟悉七层古塔的建造,所以只好求列祖列宗保护陈重平安。

    同乡第四层的木门,似乎没有上锁。

    陈重只是轻轻一推,老木门发出吱呀一声,就打开了。

    里面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到,陈重先扔了几个贴身物件进去,见里面好像没有机关,这才小心翼翼走了进去。

    站在里面,才发现这第四层更像是个杂物间,用黑色油布盖着一些东西。

    比陈重还高一头,一共六个,分别在六棱古塔的六个墙边上。

    陈重点起油灯,刚想解开黑色油布看看是啥东西。

    这时,黑色油布下面的东西动了。

    是动了,陈重确定没有眼花,是六个再一起动,盖在上面的黑色油布一一坠落。

    随着油布滑落,陈重也看清楚了这些在第四层的东西。

    陈重看着满地密密麻麻的弩箭,背后一声冷汗,脚下也轻了不少。

    点上桌上的油灯,坐下休息了一会,又朝着四楼走去。

    古塔下的慕容南天看到三层的灯亮了,心中稍宽,他作为慕容家的家主其实也不熟悉七层古塔的建造,所以只好求列祖列宗保护陈重平安。

    同乡第四层的木门,似乎没有上锁。

    陈重只是轻轻一推,老木门发出吱呀一声,就打开了。

    里面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到,陈重先扔了几个贴身物件进去,见里面好像没有机关,这才小心翼翼走了进去。

    站在里面,才发现这第四层更像是个杂物间,用黑色油布盖着一些东西。

    比陈重还高一头,一共六个,分别在六棱古塔的六个墙边上。

    陈重点起油灯,刚想解开黑色油布看看是啥东西。

    这时,黑色油布下面的东西动了。

    是动了,陈重确定没有眼花,是六个再一起动,盖在上面的黑色油布一一坠落。

    随着油布滑落,陈重也看清楚了这些在第四层的东西。

    是六个比寻常人高大些的金属人。

    脸上没有一点表情,细看是一模一样,都是用木头雕刻出来的。

    下面是不知道什么金属做成的身体,在昏黄的油灯下熠熠生辉。

    让陈重饶有兴趣的是,这六个金属“人”居然会自己动,看样子应该是古时候请的能工巧匠做的机关人。

    这六个机关人,走起路来只有轻微声响,手臂脚掌关节处严丝合缝,巧夺天工,应该是请当时最好的工匠做的守奴。

    还是第一次和这种没有生命的东西打斗,陈重想试试,决定不用兽身,跟这六个守奴玩玩。

    当下下盘稳健,摆了一个慕容家族古拳法的起手式。

    六个金属人油布一落,齐齐向房间中心跨出两步,整齐划一,然后像是确定了目标,向陈重扑来。

    没想到这些机关守奴,看似全身是沉重金属制成,但速度却奇快无比。

    陈重暗暗一惊,用了七分劲道,打向一个机关守奴的胸膛。

    “砰!”的一声。

    打中以后,陈重觉得拳头隐隐作疼,这些机关守奴外表坚硬无比,而这七分力量也如同石沉大海,只是让它微微停顿,又向陈重走来。

    没想到这东西这么结实,陈重仗着身法灵活,在几个机关守奴的攻击之间迂回,一边心里琢磨到底怎么打过这几个守奴,更上一层楼。

    慕容南天坐在古塔下面,看到第四层的灯也亮了,抬头看了起来。

    看到陈重在这一层,好像很长时间,慕容南天回忆起来他小时候的事。

    他小的时候就对这个古塔很好奇,不断的纠缠着长辈讲这个古塔里面的事情。

    长辈见纠缠不过,就讲了些故事给他听。

    说是这个古塔里面,有当时的祖师爷重金请墨家的能工巧匠,制作了几个机关守奴把守。

    而且说这些机关守奴,全身金甲,刀枪不入,力大无穷,,就是一流高手,也是有去无回。

    慕容南天看着四楼若有所思,心说陈重不会碰上这东西了吧。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