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9章 红粉骷髅
    而在第四层的陈重,正苦苦思索打败这些机关人的办法。

    陈重一脚踢退一个机关人,借着力道微微腾空,心里一动:透视眼,开。

    只要是机关人,就肯定有破绽,既然外表的金属铠甲陈重没办法,就只有从里面想想办法。

    这一看,里面齿轮链条井然有序,精密无比。

    好像永动机一样,只要有一个触发的力,这机关守奴,就能永不停歇的一直打下去。

    陈重也不禁感叹,古人的技术都能达到如此境界。

    踩着几个机关人的肩膀来回转,陈重用透视眼观察里面的情况。

    发现这些机关人的头颅,都是木头制成,然后在木头上刻出脸型。

    木脸嵌在金属身体上,似乎并不牢固,像是给修理这些机关人留了个后门。

    陈重心里一动,转身下来,拳变鹰爪,一爪抓在一个机关人的木头脑袋上。

    经过几百年的时间,这木头松软的厉害,陈重一爪抓下去木头脸就化成了粉末。

    没了头,这个机关人还在动,金属拳头找陈重打来。

    这木头脑袋确实没什么用。

    木头脑袋没了,陈重身轻如燕,微微一跃,站在机关人的双肩上,从木头脑袋没有的脖颈处朝金属铠甲李看。

    就能清楚看到里面供这些机关人行动的精密零件。

    找到破绽,就不攻自破。

    陈重从口袋里掏出些钥匙,小刀,指甲刀之类的东西,手一扬,扔进这些精密零件里。

    精密零件被这些零碎物件一碰,就吱吱呀呀的断了动力。

    这个机关守奴就站着不动了。

    陈重心里一乐,依法炮制,把其余五个也收拾了。

    拍了拍站着一动不动的机关守奴,陈重笑了笑,走上五层的楼梯。

    楼梯尽头,是一扇厚重的木门。

    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的,至少有五六百斤,陈重开了兽身,才推开一扇木门,走了进去。

    奇怪的是,第五层楼空无一物,中间有个古香古色的鼎炉。

    空气里还有一股奇异的幽香,像是女人身上的味道。

    陈重吸了两口,走了进去。

    刚进来,承重的木门就自动关上了。

    陈重点上一盏油灯,却发现窗口站了一个白衣飘飘的女人。

    女人背对着他,身上那条白色纱裙,就像没穿一样,玲珑曲线的腰背,下面是桃子形状的ding,两脚之间甚至能看到一片漂亮的芳草地。

    陈重看的面红耳赤,心跳加速,不由得吞了一口唾沫。

    “这位女士,不知道怎么称呼?”陈重想了想,男人要主动一点,先开了口。

    女人回过头来,唇红齿白,作揖微笑道:“小女子名叫慕容婉芳。”

    好一个绝色佳人!陈重心里感叹道。

    这女人一张白皙瓜子脸,皮肤像婴儿一样吹弹可破,弯弯的柳叶眉,红红的小嘴,还有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气质落落出尘仿佛天仙下凡。

    特别是转过身来,身上那件白纱薄裙更是如若无物,两点粉红在白色玉峰上点缀,不大不小恰到好处,让男人看一眼就像上去咬一口。

    陈重看的不禁吞了一口唾沫。

    “嘻嘻,这位壮士怎么不说话了?”自称是慕容婉芳的女人俏脸粉红说道。

    “陈重要到古塔七楼去,从前辈你这路过,希望能行个方便。”

    既然能在古塔里带着,应该也是慕容家的厉害角色,陈重不敢乱来,客气说道。

    谁知道女人婀娜向陈重走来,每走一步,裙角飞扬,下面的景色就让陈重收入眼底。

    而且随着她走近,她身上那股幽香越发浓烈,弄的陈重心猿意马,忍不住要扑上去。

    女人走到陈重身边,脱了身上仅有的那一件薄纱白裙,用香滑玉手摸了摸陈重的脸颊,娇笑道:“壮士,我美吗?”

    妈妈的,本着送上门来,不要白不要的原则,陈重暗骂一声,一下搂住了女人赤果果的娇躯,一张大嘴就吻了下去。

    女人被他搂住腰肢,吃吃娇笑:“你别心急嘛!你松开我,然后再抓到我,你让我干什么都可以。”

    说罢,从陈重怀里跑了出去。

    还挺有情趣,陈重心里一乐,就和女人在第五层古塔里追逐。

    女人像是普通人,身法没有陈重快。

    三两下,陈重就把她堵在了一个角落里。

    女人见躲不掉了,媚眼如丝说道:“壮士,快来,抱住我,我就是你的了。”

    陈重看了看她柔软的娇躯,张开双手就抱了过去。

    “陈重小子!守住本心!”

    要看陈重要保住女人的时候,体内的玉棒老头大声喝道。

    陈重只觉得头晕目眩,胸口发闷,说不上的难受。

    这再定眼一看,古塔第五层,哪还有没穿衣服的美女?

    他面对的是第五层的窗户,如果刚才这一抱,抱了上去,他这会估计就从五层上下摔下去。

    从这看地面也有几十米高,陈重出了一脊背冷汗,被风一吹衣服都黏住了。

    “谢谢老神仙提醒。”陈重心有余悸说道。

    “小子,你现在这条命不是你一个人的,你一死老夫也跟着你魂飞魄散。”玉棒老头嘿然笑道。

    “晚辈刚才是怎么了?”陈重问道。

    “你看到房间里的那口青铜鼎了吗,那里面有一种西域来的迷香,芬芳异常,人只要吸几口就会产生幻觉。”玉棒老头活了上千年,见多识广。

    陈重连忙捂住口鼻,打开第五层的窗户,没想到慕容家的第五层只放了这种迷香,就差点让他完蛋。

    这七层古塔不能小看。

    陈重坐在窗口下,稳了稳呼吸,调整好状态,走上了古塔第六层。

    第三层是漫天弩箭,第四层是机关守奴,第五层是西域迷香,不知道第六层是什么。

    陈重小心推开门,等里面空气流通了,才慢慢走了进去。

    出乎陈重意料,这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唯独通往七楼的的拿堵墙壁上,有一面镜子。

    陈重摸了摸,是在普通不过用来洗脸刷牙,整理仪容的镜子了。

    不知道放在第六层有什么用意。

    “老神仙,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陈重问体内的玉棒老头。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