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2章 秒杀毒贩
    慕容瑾天生出落的伶俐可爱,很快和李冰艳几女打成一片,倒是没有什么可照顾的。

    陈重不知不觉也来御医学院半年了,日子过得风平浪静,天天在几女间游戏花丛,倒是过得也有滋有味。

    最近老师张婉晴盯得紧,陈重没有机会和李冰艳梁云单独待在一起的机会,于是趁着课间休息,约两女晚上出去跳舞,顺便找家宾馆住下。

    听到陈重说找家宾馆住下,两女脸色一红,心里也明白陈重晚上要干什么2c一起娇嗔:陈重臭流氓。

    陈重嘿嘿一笑,在两女脸上掐了两把,才心满意足的回到座位上。

    “陈重姐夫,我都听见了,你们晚上要出去。能不能带上我啊?”

    坐在陈重后面的慕容瑾可怜的看着陈重。

    “不行,我们是出去办正事的。”陈重一本正经的说。

    要知道慕容瑾才十几岁,不能带她去那些娱乐场所,要是让慕容南天知道,非气的翘胡子不可。

    “坏姐夫,我要打电话告诉我姐姐,你在这边有相好狐狸精!还是两个!哼!”

    慕容瑾气鼓鼓的说着,就要拿出手机。

    陈重心说,这个电话还真不能让她打,以她姐姐慕容曼的那种性格,要知道他在外面还有女人,估计明天就会从终南山杀来,手刃了李冰艳和梁云这两个“勾搭”她男人的小狐狸精。

    “好了,晚上带你,不过要等到老师查完宿,你在正门等我。”陈重不得已还是带上慕容瑾。

    “哼!这还差不多。”慕容瑾这才收了手机,笑的像个狡猾的小狐狸。<>

    陈重苦笑,他对待什么女人都有办法,唯独对待慕容瑾这个未来小姨子没有什么好办法。

    到了晚上,等着张婉晴查完宿,陈重这才悄悄的带着李冰艳和梁云离开了宿舍。

    看到紧锁的大门,梁云说:“门锁了,我们怎么出去呢?”

    陈重微微一笑,现在他的实力可不能往日而语,他一手抓住一个女人的手,稍微一提气,两女只觉得两眼一花,一眨眼,就到了御医学院高墙之外。

    “陈重,你现在好厉害啊!”梁云眼睛冒星星。

    陈重吞噬了古兽穷奇的魂魄,实力更上一层楼。

    “慕容瑾妹妹呢?”李冰艳左右看了看,没看到小机灵鬼的身影。

    陈重闭上眼睛,稍微一感知,笑了笑说:“出来吧。”

    他在泰国消化了白泽内丹,感知力惊人,现在基本上可以覆盖到方圆一公里的位置,有什么动静都逃不过他精神力的捕捉。

    “嘻嘻。”慕容瑾淘气一笑,从不远处的一个大树上跳下来。

    “走吧。”陈重带着三女打车到了帝豪。

    厚重的音乐声,强烈的音浪,各式各样的美酒,第一次见识大都市魅力的慕容瑾一下就喜欢上这里了,不像僻静的终南山,出了鸟叫什么都没有。

    陈重和两女在舞池里跳舞,时不时在梁云翘臀上照顾两下,玩的一时兴起,一转眼不知道慕容瑾不见了。

    但是他没往心里去,只要慕容瑾不跑远,他依托精神力就可以找到慕容瑾的位置。

    舞池的另外一侧,慕容瑾正看着吧台上一杯漂亮的粉色鸡尾酒直咽口水。<>

    “小妹妹,你想喝吗?”几个把头发染得五颜六色的男的坏坏的看着慕容瑾。

    “想喝。”慕容瑾很单纯。

    “哥哥我请你喝,不过等会要和哥哥玩一会哦!哈哈”一个带头的银发小子还点了一根烟给慕容瑾:“来一口,等会你就像飞上天一样爽。”

    慕容瑾也没见过香烟,抽了一口,呛得直咳嗽。

    陈重正在跟梁云喝酒,准备喝完这杯酒就离开这里,用精神力感知了一下慕容瑾的位置,但这一感知不要紧,他觉得慕容瑾的精神波动很大。

    有点不对劲,他一下锁定到慕容瑾的位置,立马赶过去了。

    果然看到慕容瑾难受的躺在一个角落的沙发上,旁边围着几个小混混,为首的一个头发银色的小混混正准备一队慕容瑾上下齐手。

    陈重笑了笑,这种不知死活的货色怎么到处都有?

    他身形一动,其他几个人根本没看清,只听到银色头发的小混混一声惨叫,一条腿软踏踏的耸拉着,白色的腿骨都从裤子里都戳了出来。

    然后他身边就多了一个一头银发的男人,在五彩的灯光下如同鬼魅。

    “力哥,你没事吧?”

    “疼,疼死我了”其他几个小混混还算有点胆色,连忙扶起倒在地上的小头目,那个叫力哥小头目断了一条腿嘴还挺硬:“小子,你混哪的?知道我是谁吗?今天废了我一条腿,明天我要杀你全家!!!”

    他见陈重也有一头银发,以为陈重也是哪个老大手下的混混,恶狠狠地叫嚣着。<>

    陈重起了杀心,但是救人要紧,他穿过几个小混混,走到慕容瑾身边,抱起慕容瑾,不理会那几个虎视眈眈的小混混,径直穿过人群带着几女离开了帝豪。

    他摸了摸慕容瑾的脉搏,见她脸色惨白,心跳时快时慢,这不是那种让女人迷乱的药。

    他以前在省城医院给病人治病的时候,也见过这种情况,这是毒品!

    黄赌都可以沾,但是毒这东西绝对不能沾。

    陈重间慕容瑾难受的很,立马把手放在慕容瑾的额头上,一股强烈的暖流涌了进去。

    知道慕容瑾脸色回复了些血色,呼吸和脉搏也平稳了,陈重才松了口气。

    这是他第一次带慕容瑾出来,就让她受到了这么大的伤害。

    陈重把慕容瑾交给李冰艳和梁云,让她们先回御医学院,然后心里一动:“隐身术”。

    他在帝豪门口,看到那几个小混混手忙脚乱的把力哥抬出来,然后开车准备送往医院。

    力哥腿断了,在车上哼哼唧唧的:“妈的,都是一群废物!刚才把那个白头小子留下来,我非要老大废了他全家!”

    “我看刚才那个白头不简单啊,我都没看清,老大你的腿就断了。”一个小弟说。

    “等着,我现在就去找老大治伤,顺便收拾这个小子。”

    陈重好奇,以前的小混混见到他,吓得不得了,这个人一点都不害怕,看样子是有什么依仗或者背后有什么势力。

    陈重心里一动,穿墙术,进了力哥的车子,想看看到底是谁在幕后卖这种害人的东西。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