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6章 罂粟花地
    强哥几个人站在旁边唠嗑抽烟,陈重始终找不到机会跟吴玉梅说话。紫

    吴玉梅瞅着陈重抬木头的机会,假装给他搭手帮忙,跟着陈重到了房间另外一端。

    在这里强哥看不到,陈重问:“姐,你说这里为啥都是木头房子?”

    吴玉梅说道:“为啥俺也不知道,不过听你这么一说,确实村子里一件铁器都没有,犁地的钉耙也是木头的。”

    没有铁器,那么反抗连个工具的都没有。

    陈重不由的有点失望,这里唯一的武器,钢制的枪械,都在强哥他们手里握着。

    不过强哥还需要陈重他们这几个壮劳力干活,一时半会不会杀他们,陈重倒也不害怕,决定找机会在这里转转,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

    陈重在这边和吴玉梅说话。

    原来吴玉梅也是被人贩子拐卖进来的,那些女的也都是。

    这是什么地方她不知道,也不知道怎么来了,被人打晕一觉睡醒就到这里了。

    看样子吴玉梅知道的也不多,陈重有点失望。

    “不过”吴玉梅想了想说:“这地方除了种我们吃的粮食以外,在山壁周围,全部都种的另外一种花。”

    “啥花?”陈重好奇的问。

    “俺也不知道,也不知道干啥用的,但是每年都有人来用车拉走。”

    陈重想了想说:“吴姐,你能不能帮俺一个忙?”

    “啥忙你说?只要俺能帮上。<>”吴玉梅是个挺痛快的女人。

    “晚上你就说你病了,然后找春香来喊我。”

    陈重知道这里只有他一个医生,这个身份或许能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地方给他一点便利,要好好利用才行。

    “好。”陈重对她好,给她治过伤,她愿意帮他。

    到了晚上,夜明星稀,陈重和另外几个被拐来的人睡在大炕上。

    果然到了半夜,春香来了,说吴玉梅病又犯了,趟在床上直打滚,让那位姓陈的大夫过去看看。

    半夜三更,强哥他们那帮人都睡的直扯呼,只有小三好像听到了,含糊的答应了一声,陈重就跟着春香出了门。

    陈重一出门就往靠近山崖的地方走,春香一看不对,拉住陈重说:“你不想活命了?在这里不能了乱走动。”

    “我想出去,你难道不想出去吗?你来几年了?”陈重说。

    “我来了五年了。”春香说道,她低头想了想:“俺开始来这的时候,一直被欺负,后来跟强哥睡了,他对我了一点,但是还是时常打我。”

    说着,春香就撩起了身上的麻布衣裳,里面也没有内衣。

    到这里来的女人,尊严都已经没有了,她根本就不在乎这个。

    陈重借着淡淡的月光一看,倒吸了一口冷气。

    果然,春香身上全是新新旧旧的伤疤,原本白里透红的皮肤上全是触目惊心的伤疤。

    “俺也想出去,但是俺偷偷转了好多次了,根本没路可以走,这四周全是封死的,俺在老家还有个儿子,俺想他。<>”春香失望的说道。

    “别失望,说不定有出去的办法,走跟我过去看看。”

    陈重和春香到了悬崖峭壁的边上,他让春香留在不远处给他放风,来人了就学鸟叫。

    “陈大夫你小心啊。”春香觉得陈重和那些只想占她便宜的男人不一样,或许陈重真的可以带她走也说不定。

    “恩。”陈重答应一声,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走。

    果然在峭壁边上的田地里种的全是一种盛开的非常鲜艳的花,大红色非常显眼。

    正正连着一片都是,风一吹,那些红色的花骨朵就随风摇晃。

    再加上这里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土地离奇的肥沃,这些花长的足有半人高,花骨头足有成年人巴掌那么大。

    等陈重走近了,才看清楚,这是罂粟花!

    罂粟也就是那些制造毒品的原材料,陈重震惊之余,粗粗估计了一下,这里的罂粟花的产量一年估计近百吨,如果全部制造成毒品卖出去,这得害多少人?

    他的小姨子慕容瑾差点就被害了。

    陈重真想现在就一把火把这里全部烧掉。

    这时就听到那边的春香发出了“咕咕”的鸟叫声。

    陈重抬头一看,是一直盯着他的小三拿着枪走了过来,连忙藏在罂粟花从里。

    从花丛缝隙里,看到春香假装脱了裤子正在里面小解,白白的肉在月光下照的分明。

    “谁!?”小三听到动静喊了一声。

    春香也不提裤子站了起来:“是俺!三哥别开枪。<>”

    小三看到是春香,还没穿裤子,目露淫光:“咋是你啊,跑到这里上厕所来了?”

    “没有,俺肚子疼,疼的受不了了,想摘点花止疼。”这里的人都不知道这是罂粟花,只知道肚子疼牙疼吃上几瓣能够止疼,在陈重没来这里没医生之前,他们治病都用这办法。

    “哦,拉完没有?赶紧回去,那个白头小子呢?”小三问。

    “他啊!出来以后俺就肚子疼,俺让他自己去给吴玉梅治病去了。”春香说道。

    她的手却在身后冲着陈重摆了摆,示意他赶紧走。

    “呵呵,这么晚了,是不是又想男人了?”小三见除了春香还真没什么人,就慢慢走了过来,用手摸了摸春香的脸蛋,眼睛肆无忌惮的打量春香。

    春香妩媚的说:“肯定想啊,晚上都想的睡不着。不过俺想强哥了。”

    “哼!你别用强哥压我,我今晚非把你睡了!”说着小三就要用强。

    春香在小三身上又打又掐,可毕竟是个女人,哪能抵抗的了。

    眼看着春香麻布衣服都被扯烂了,陈重忍不住了,冲出去一下勒住了小三的脖子。

    不知为什么,虽然他暂时没有了古兽魂魄,但是被玉棒老头改造过的身体强度还在,一双手臂就像铁手一昂,死死的勒住小三。

    “白头”小三胡乱蹬着脚,死死的瞪着陈重。

    陈重心说,被他看了,横竖都是死了,手上一用劲,直接把小三的脖子扭断了。

    “现在可咋办?”春香试了试小三的鼻息,见人死了,脸都下白了。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