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8章 套春香的话
    别说月红在这几个女人里面,是最有姿色的,这腿也像一截白白的莲藕,让人看了想忍不住咬上一口。

    陈重低下头开始吸蛇毒,月红见他的大嘴在自己腿上,脸有点发红。

    陈重吐了毒液,用清水吸了一下伤口,见没有肿,心里稍松,又用了点草药给月红把伤口敷了,撕下来一截麻布衣服包扎好伤口。

    但是月红没办法走路了,就留下吴玉梅照看他,陈重和春香继续去采草药。

    “陈重大夫,你刚救那个女人干嘛?她仗着和强子关系好,老欺负我们,还不如让她死了算了。”春香说道。

    陈重笑了笑没说话,医生的使命就是治病救人,不管到了哪都一样。

    再说到了这种环境里,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好的多。

    陈重在前面拔草药,春香就跟着他屁股后面捡进筐子里。

    “差不多了吧?”陈重回头问道。

    这么回头一看,春香正弯着腰,胸口的麻布衣裳领口大开,里面的景色一览无余。

    “恩,差不多了,这筐子满了。”春香抬头擦了擦汗,见陈重盯着她那看,不由的俏脸一红,但是这天高皇帝远的,春香心里有点发痒。

    她张口说:“陈大夫,好看吗?”

    陈重老脸一红:“好看,怪不得那么多男的喜欢你。”

    “一共就几个男的。”春香白了他一眼,发现陈重薄薄的麻布衣服下面鼓起了一个小山包,乐得她吃吃直笑。

    “这几天不行,俺来那个了。<>”春香在陈重耳边吐息说:“等过几天,再出来采药,俺想办法给你。”

    被关在这里的女人没什么奔头,又没有钱也没有物质生活,她们保持这最原始的**。

    陈重脸红着点了点头,他也有好久没有那事了。

    回到村里,这一天就又增加了好几个病人,包括强哥。

    强哥直咳嗽,拿枪指着柱子的头,骂骂咧咧的:“你这个扫把星,老子在这几年了连个感冒都没得过,就你他娘来的,弄的这里马上成死人堆了,老子毙了你。”

    陈重刚进门,看到这一幕,连忙站在柱子身前说:“强哥,有话好好说。”

    “说屁,老子跟你说的着吗!赶紧滚开!要不老子连你一块毙了!”强哥吼道。

    陈重用脑袋,往黑洞洞的枪口上:“强哥,这个地方也出不去,如果你要是不想让我治病了,那就杀了我,然后你们大家一起等死吧。”

    “你!”见陈重威胁他,强哥额头的青筋都爆起来了,手指放在了扳机上。

    “想想看,你们赚那么多钱,还没享受,就要死到这里了?”陈重轻描淡写的说。

    “别人我不管,你治好我的病,开个价。”强哥强忍着怒火说道。

    “我不要钱。”陈重笑了笑,他现在只要想赚,身家过亿都有可能,钱现在对他来说不过是个数字。

    “那你有啥条件?”强哥问道。

    “治好了你,你要让我当村里管事的,我以后就不干活了。”陈重说。

    强哥一双三角眼转了转,这个条件他可以满足,而且也不是太高,忙答应下来:“行,只要你治好我,我让你当管事的。<>”

    陈重把强哥这些得了肺炎的人,关到一个房子里,保持房间的通风,然后用挖来的草药,熬成中药汁,让他们每天按时喝。

    这几天一接触,强哥还觉得陈重这个人还不错,话也多了起来,这叫不打不成交。

    “强哥,你说我还有出去的希望吗?”陈重边熬药边装作不经意的问。

    强哥把嘴里的药渣吐了出来,叹了口气说:“兄弟,到这里来了,就别想出去,除非你横着出去。”

    强哥的话意思很明显了,进来了除了死,就得一直待在这。

    “我也进来好几年了,出不去,说不定也死这里了,这里也没啥乐子,就和大老娘们耍一耍,要不等你当管事了,俺给你也找一个?”强哥裂开嘴笑了笑。

    加上小三死了,人手不够,强哥这几天一直想把陈重拉到他那边,跟着他干。

    “行啊。”陈重笑了笑,看样子这个强哥也不知道出去的办法,也不过是一颗棋子罢了。

    现在好所人陆续病了,他除了给人治病,闲的时间就多了,他就把那个大石头上的符号用树枝画在地上研究。

    他努力的回忆,终于想起来了。

    他在终南山慕容家的七层古塔里看过这个符号!

    当时慕容南天跟他说,这是一个用来封印古兽魂魄的一个符号,莫不是这个与世隔绝的地方也封印着一个古兽魂魄?

    当时在终南山,他临走前,慕容南天还给了他一本书,说是关于古武阵法的,陈重看了一遍就放在御医学院了。

    看样子这个阵法就是最大的关键,让他体内的古兽魂魄没办法施展。<>

    不过好在他服用了白泽内丹之后,精神力有了很质的飞越,那本书他现在慢慢的回忆起来。

    这本书上说,每一个阵都有一个阵眼,只要找到这个阵眼,破坏了,就能解开这个封印阵法的效用。

    但是陈重现在被强哥盯着不好找,就先把这事放下来,等有机会再找。

    过了几天,陈重又上山采药,这次还是月红她们三个跟着,看样子强哥对陈重还是不太放心,始终对他保持戒心。

    但是以前也没有爆发过疫病这样的事情,现在谁得了个病,都得找陈重。

    不知道春香和吴玉梅说什么了,吴玉梅就带着月红到了另外一边采药。

    等到月红一转过去,春香就一下从身后抱住了陈重。

    这么一抱,陈重好久没碰女人,也把持不住,大嘴亲上了春香的小嘴。

    天为被,地为床,这封闭隔绝的小村庄,天王老子也管不到。

    一翻**过后,陈重抱着春香躺在草地上,问她:“你在这里这么久了,有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

    春香笑了笑:“我看陈大夫你跟我好,就是为了套我的话吧。”

    陈重讪讪的笑了笑,他确实有这个意思。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