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9章 挑个丑婆娘
    “你要说这里有什么奇怪的地方。紫幽阁”春香想了想:“俺觉得西南角那边有一个吊脚楼有点怪,平日里从不让人过去。只有每年收获那些地里的草的时候,会来几个老头子,住在那里面,平时也不露面,但是强哥很害怕他们,也不敢惹他们。”

    看样子春香口中这几个老头,应该就是这个地方的真正控制人。

    至于那个吊脚楼,陈重也暗暗记在心里,

    摘完草药,回到村里。

    强哥的病让陈重治好了,强哥这个人虽然心狠手辣,但是很讲信用,他把村子里为数不多的男人,还有几十个女人召集起来。

    “陈重现在就是你们管事的,以后干活上的事情,他说了算。”强哥拍了拍陈重的肩膀:“怎么样兄弟,老哥我说道做到。来,从这里面挑个女人给你当老婆。”

    陈重笑道:“我一个人都习惯了,不要了。”

    “那哪行。”强哥眼睛里面闪过一抹奸诈的神色:“让你挑你就挑一个,咋看不上这里的女人?”

    陈重心里明白,这是强哥要找个女人盯着他。

    这几天混下来,强哥他们几个要好的女人,陈重心里都有数。

    他看了一圈,选了一个脸上都是麻子,披头散发,最难看的女人。

    “你确定要她了?”强哥和大壮那几个人哈哈大笑:“这么丑的婆娘也要,你口味还真是独特。”

    “强哥,你不知道,这样的女的踏实。”陈重笑了笑。

    其实他心里有算盘,越是这样的女人越容易控制,而且强哥他们也看不上,自然就不好监视陈重。<>

    陈重现在成了小管事,也不用跟那几个人在一起住,下午跟着那个麻子脸的女人回了家。

    家里很简陋,但是能遮风挡雨,这也算是陈重的一个落脚的地方了。

    那个女人见陈重坐下,烧了一壶热水,给陈重洗脚。

    这个女的虽然丑,但是靠近了闻,她身上有一股奇异的香味,虽然她好像常年不洗澡身上脏脏的,但是这股香味依然挡不住。

    这里与世隔绝,根本没电,跟别说电视机收音机了,晚上干完活回来就是睡觉,强哥他们几个一到晚上了也住在村里女人家里,就只有这点事打发时间。

    陈重躺在铺着软皮的草垫子上,那个女的好像有点害怕,缩在墙角里一直看着陈重。

    “咋了?害怕我?”陈重说道。

    “恩。”女人答应一声,原来会说话,不是哑巴。

    “放心,我不碰你,咱俩就唠会。”陈重笑了笑:“你叫啥名,啥时候到这的?”

    “俺叫谢芳,是前年到这的。”女人小声说。

    “外面有没有老公和孩子?”听谢芳的声音挺成熟的,应该有个三十来岁。

    说到这个,谢芳小声哽咽了起来:“没男人要俺,俺有病。”

    “啥病?”陈重问,怪不得强哥那些人看自己选谢芳的时候眼神怪怪的。

    “羊癫疯,发作起来,控制不住。”谢芳说。

    这种病确实是这样,以现在的医疗手段还不能完全根治,而且随时随地都有发病的危险。<>

    “我是医生,来2c我给你把把脉。”陈重说道。

    “我在外面看了好多医生,没法治好,还是不用了。”谢芳失望的说。

    这要是别的医生根本就没办法,顶多说句靠药物治疗,按时吃药,但是陈重不一样。

    陈重笑了笑,把谢芳一把搂到怀里,谢芳可能有点害怕激动,一下病发了,眼睛翻着白眼,身上也开始抽搐。

    陈重拿着一块干净布子,塞进谢芳的嘴里,害怕她咬伤了舌头。

    然后把手放在谢芳的额头上,很快就有暖流涌了进去。

    说来也奇了,这股暖流一涌入谢芳的身体里,谢芳的病情就遏制住了,平息下来。

    别说如果谢芳脸上没有麻子,还是挺漂亮的一个女人。

    眼睛大大的,嘴唇红红的,男人看着就想咬上一口。

    过了一会,谢芳苏醒了:“俺这是咋了?刚才俺犯病了,觉得有股暖流进了身体里,特别舒服,然后就醒了。”

    “我刚才帮你治病了,以后这种病都不会再犯了。”陈重说。

    “真的?俺一晚上有的时候,会犯病两三次,真的不会再犯病了?”谢芳不敢相信。

    “真的。你不信的话,我抱着你睡,看还会不会发病。”陈重笑道。

    “那不行,俺还没跟男人睡过。”谢芳扭捏的说:“俺长得丑,再加上有病,那些男人都不敢碰俺,害怕俺把他们的东西咬掉。”

    陈重心里一乐,怪不得强哥他们不敢碰,原来怕这个。<>

    见谢芳还挺可怜的,陈重一把把谢芳抱在了怀里,谢芳身子有点发抖。

    陈重笑了笑,他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不是看不上谢芳,而是到这个地方,他需要有个说话的伴,一个人确实有点孤独。

    谢芳不一会就睡着了,整个人像个八爪鱼一样爬在陈重身上。

    第二天醒了,谢芳惊奇的说:“陈大夫,俺昨晚睡得可踏实了,真的不犯病了!”

    “恩,你的病治好了。”陈重笑了笑。

    谢芳感激陈重,见他昨晚和说的一样,也没有强迫她干那种事,心里松快,忙碌着给陈重弄早饭吃。

    两个大馒头,加上些凉拌的小野菜,还有这山地下面野兽的肉,别说另有一番风味,陈重搓了个肚圆,这还是他来这里这么多天的第一顿早饭。

    陈重现在是管事的了,不用下地干活。

    有个女的不乐意,站出来说:“一共就这几个男的,他们还不干活,那我们这些女的不得累死了。”

    这个女的叫王招娣,以前在乡镇,是一个小学的体育老师,身体明显比其他女的要壮实,平时干的活也多,性格也泼辣,有点像桃花村的刘辣子,以前没有陈重这个管事之前,都是王招娣给这些女的当管事的。

    现在看到陈重当了管事,还不用干活,她心里有点不平衡。

    “招娣,你忘了,俺们得肺炎了,是谁给治好的?”

    “就是,要是没陈大夫,你早就死了埋到地里当肥料了。”春香和吴玉梅几个女的叽叽喳喳的帮陈重说话。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