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0章 治疗脚伤
    春香已经跟陈重好上了,吴玉梅也受过陈重的恩惠,加上之前肺炎那段时间,陈重治好了不少人。

    包括那几个干活的男劳力,尤其是柱子,对陈重心里更感激。

    他得了传染病,本来强哥要把他毙了埋掉,是陈重拦着强哥,救了他一条命。

    几个男的也说少个人干活不打紧,陈大夫专门给大家治病就行了。

    见这么多人帮陈重说话,王招娣不吭气了,但心里还是有点不乐意。

    今天是修房子,王招娣心里憋着气,仗着自己有点力气,也和那些男的在一起干活。

    刚开始还能跟上,但是到了后边,力气就有点不济了。

    “哎呦!”

    正搬着一根房梁,王招娣手一滑,那根粗粗的房梁重重的砸在了她脚上,钻心的疼。

    “来,我看看。”

    陈重听到动静,也不嫌弃,走过来弯下腰脱了王招娣的鞋子,见她整个脚面都肿了起来,就像蒸发的馒头一样。

    “忍着点,我先摸摸看,伤到骨头没有。”陈重把手放在王招娣的小脚上,检查她的脚骨。

    别说王招娣长的高,练体育的身体也不错,但是这脚白白的,玲珑小巧,陈重放在手上不堪一握。

    王招娣见一个大男人低着头摸自己的脚,心里有点怪怪的感觉。

    陈重小心的检查了一遍:“还好,没有伤到骨头。”

    “那现在怎么办?”这个地方都是自己自足,自己种地交粮,如果不干活让别人养着,会让人看不起的。<>

    王招娣心里有点担心。

    陈重笑了笑说:“没事,我给你治治,恢复好了,你很快就能干活了。”

    “那得需要多长时间?”王招娣问。

    “这伤挺严重的,想要像以前一样走路干活,得七八天。”陈重不想把自己是拥有古兽魂魄的人的身份让别人知道,他需要在这里活下来,所以给王招娣治疗就采取的中草药和按摩治疗。

    “那不行,我闲不住。”王招娣说。

    见周围没人,陈重说:“想要快点恢复也行,但是你得把眼睛闭起来,等会治好了,这事也不许跟别人说。”

    王招娣想了想:“行。”说完闭上了眼睛,心里还琢磨这个医生治病真怪,还要让人闭着眼睛治。

    陈重把手放在王招娣小脚上,然后暖流慢慢涌了进去。

    王招娣心里惊奇,想要睁开眼睛看,但是想到答应了陈重,就又活生生的忍住了。

    那股暖流就像是一条调皮的小蛇,在她脚心脚背上来回游窜,弄的王招娣是心里痒痒的。

    “好了,你试试看还疼不疼了。”王招娣听到陈重的声音,睁开眼睛一看。

    居然全部消肿了,刚才还肿的像馒头一样?

    “太神奇了。”王招娣吃惊的,嘴里能塞下一个小苹果,她问:“你是咋弄的?”

    “这是祖传秘密,不能告诉别人。”陈重笑道。

    王招娣听了还有点失落,不过想想也是,人家的秘方不能随便告诉人,也就没再追问。<>

    不过她对陈重心里有了变化,觉得他虽然一头银发看起来有点奇怪,但是心地还是挺好的。

    下午没参加劳动,陈重借口找药材,带着他的丑婆娘谢芳背着筐子出来。

    这个地方土壤的养分肥沃异常,就连外面少见的药材都有,他一边假装挖草药,一边瞧了瞧身后,见没人跟着他俩,就慢慢朝着春香说的那个吊脚楼附近走。

    靠近山崖边上还真有一个吊脚楼,是竹子和木头盖的,没有院落,只有一个二层楼楼梯,大门紧紧的锁着,看样子平时也没有人进去。

    陈重正想靠近看看,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了强哥的声音,还带着一个小弟。

    陈重看着身后的谢芳,小声说:“不好意思了,先别说话。”

    然后一把搂住谢芳,不管她反抗不反抗,就先亲上了她的小嘴,然后滚到了草地上。

    别说谢芳的身上虽然脏,但是有股浓郁的体香味。

    “谁!”强哥听见动静举起了枪。

    再往前走了两步,低头一瞧,强哥乐了:“陈兄弟好兴致啊,这是出来打野战来了?”

    可不嘛,陈重正压着丑婆娘谢芳,谢芳正在下面扭动着身子呢。

    “你们咋来了,我这正准备那啥呢”陈重装出不好意思的样子。

    “没事,你们继续弄,我们兄弟啥都没看见,哈哈,兄弟你这口味太独特,喜欢丑婆娘不说,还喜欢露天这一口。”强哥说:“我们到这边来看看,过段时间要收获了,老大要来,这吊脚楼得提前收拾干净。<>”

    “哦,那我到别的地方找草药去了。”陈重装作啥也不知道,拉着谢芳的手走远了。

    然后回头看了一眼,强哥正在掏钥匙,开那个吊脚楼的门。

    要是古兽魂魄还能使用,陈重就直接开穿墙术进去了,现在还是要想办法解决这个地方那个封印阵法的问题。

    谢芳红着脸跟着陈重:“你刚才咋突然亲我了。”

    这傻女人,没看出来陈重是在演戏野战,为了避免强哥怀疑他。

    陈重笑道:“突然就想亲了。”

    “不害臊。”谢芳红着脸啐了一口:“我这么丑,又不爱干净,陈大夫你也能看得上吗?”

    “你身上香,我能看上。其实,女人最重要的,还是要看心眼好不好。”陈重说道。

    “哦。”谢芳点了点头,声音小小的答应了一声,不知道在想啥。

    到了晚上,各自回家休息,陈重躺在炕上休息,谢芳说:“陈大夫,你洗澡吗?”

    “昨天才洗了,今天不脏。”陈重说道。

    “那我去洗去了。”谢芳扭扭捏捏的说:“你你别偷看俺。”

    “恩,不偷看。”陈重笑道。

    不一会就传来谢芳洗澡哗啦啦的流水声,陈重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地方,还就趁着上次采草药的机会跟春香好了一次,到现在还没碰过女人,听到这声音,心里有点怪怪的。

    过了一会,谢芳走了进来,趟在炕的另外一边。

    “奇怪,什么东西这么香?”陈重嗅了嗅鼻子说。

    他发现谢芳洗了澡之后,身上的香味越发的明显了,这整间房子里都能听得到。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