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4章 以物易物
    虽然没有证据,但是他也感觉得到了陈重身上那股危险的气息,这个陈重不是普通角色,有可能和那几个老家伙一样都是修真者。

    强哥表面给陈重面子,是想拖到一个月以后,等那几个老家伙来,再收拾陈重。

    第二天一早,陈重把村子里几十个人都聚集起来。

    “我和强哥商量过了,今天给村子立第二个规矩。”陈重看了看两手都绑着绷带的马崽,马崽也恨恨的看了陈重一眼。

    陈重不理他继续说:“昨天发生了点误会,但是立了这条规矩以后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什么规矩,陈大夫你说说看。”

    “是啊,只要是你定的,咱们遵守就行了。”下面的婆娘纷纷附和陈重。

    “这条规定就是,以后不准拿别人的东西,也不准抢别人的东西。”陈重打了个比方:“比如说,我手里有蘑菇,你就要拿别的菜来换,或者别的等价物品来交换,不能强取豪夺,你们都明白了吗?”

    以前村子里的人都是吃大锅饭,种了粮大家一起吃,种了菜大家一起吃,虽然没饿着,但是也吃不好。

    谁手里有别人需要的东西,这样就可以交换。

    因为这里没有货币,陈重这个意思,其实就是原始社会最基本的以物易物。

    这里的地多的,五十来个人也种不完,所以不存在分地的问题。

    有了这个规定,大家以后就会规矩很多,也是针对强哥他们那几个人。

    “行,陈大夫说的,俺们同意。”春香王招娣、吴玉梅几个女的带头支持陈重。<>

    “好,既然同意,大家就都散了吧。”陈重微笑道。

    第二天,没有种地之前,反而是多了几个小地摊。

    柱子加工了一晚上烟草,麻布衣服一脱,在地上一放,把卷好的烟卷往里面一兜,加上这里面有个娘们也抽烟,拿着自己可以换的东西跟柱子换,有些不想用东西换的,还对着柱子抛媚眼。

    像是山涧里的那种灵芝,长在地势险要的地方,不好采,王招娣采了一些新鲜的,也摆了个小摊,可以用粮食或者蔬菜交欢。

    编的草鞋,麻布衣服,现在都可以用东西来回交换了。

    虽然这里人数不多,但是就像一个小型的早市场,大家可以通过劳动来换取自己需要的东西,陈重看着金色的阳光撒在这里,还有点欣欣向荣的意思,这样的日子才叫生活。

    这样在这个封闭的地方,有了这样一个规则,虽然没有钱赚,但是丰富了精神生活,让大家都有了点奔头。

    而且陈重发现,或许是因为他的强硬,强哥不像刚来的时候那样看管他了,陈重就变得自由了不少。

    早上女人下地干活,陈重找了个机会就溜了。

    到了僻静没人的地方,陈重心里一动:“隐身术,开。”

    他想试试老神仙的那些妙法能不能用,这样也多一层保障。

    果然恢复的和以前一样,可以使用了,似乎用了处子的精血重新打开之后,这个阵法对他的体内的玉棒老头没有了限制。陈重心里琢磨,还得到那个吊脚楼去一趟,看看那里面到底是啥玩意。

    趁着晚上其他人都睡着的功夫,陈重跟谢芳说了一声,万一要有人问,就说他出去采药去了。<>

    谢芳担心的点了点头,现在陈重就是她的男人,陈重出事她也不想活了。

    陈重到了吊脚楼那里,见周围没有人,就慢慢走了过去。

    “穿墙术,开。”陈重心里默念,在一眨眼,他已经进了这个吊脚楼里面。

    这个地方和他们住的地方没什么区别,也是木头和竹子建的,但是多了一些古朴的气息在里面,地上放着三个蒲团,然后东边放着一个神像,黑乎乎的瞧不清楚,不知道是啥。

    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陈重看不出来啥,唤醒身体里的玉棒老头:“老神仙,你看看这里有什么不对劲的吗?”

    “恩。”玉棒老头好像感觉了一下,过了一会哈哈大笑:“这个阵法虽然是上古阵法,但对老夫来说,想要破开简直是轻而易举。”

    “小子,你往后退三步,脚下有一个暗盒,打开破了阵眼,这个地方的禁至就废了。”

    陈重退后三步,用手敲了敲地面,果然下面是空的。

    但是地面怎么打开呢?如果破坏了,那明眼人一样就能看出来。

    “这个还不简单?你看看这个房间里还有什么?”玉棒老头笑道。

    除了地面就是那个不知名的神像了。

    陈重走了过去,把神像一扭动,啪的一声,地面上的那个暗盒就打开了。

    果然这下面都是空的,是一个走进地底的楼梯。

    地面上有些沟槽,还有很多的符文,暗红色的,有一股很大的血腥味。<>

    “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还能看到这种邪恶的法门!”体内的玉棒老头说。

    “这个阵法,您老以前见过吗?”陈重问,这种阵法他在慕容南天给他的古籍里也没有见过。

    “见过一次,那是老夫化为人形才不过二百来年,跟海底的一个红发女子好上了,老夫看了一眼就喜欢,后来为了追逐她,就一路追去了北海。”

    老头开始回忆过往,语气有点伤感:“但是谁知道,她是北海双头老祖的一个小妾,我一气之下,恢复了兽身,在北海战了七天七夜,把双头老祖的一个头砍下来,变成单头老祖啦,哈哈。”

    说道有意思的地方,老头又笑了起来。

    对于他喜怒无常,陈重也见怪不怪了,继续问:“然后呢,你得到那个女子了吗?”

    “没有。”老头叹了口气:“我斩了双头老祖的一个头,自己也受了重伤,那个女子最后被双头老祖杀害了。”

    陈重唏嘘不已,问道:“那这个阵法呢?”

    “双头老祖练得就是邪功,他每日得食三个月大的婴孩,然后用这些婴孩的魂魄练法,用的就是这个邪阵!”

    陈重心里一惊,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吃人练功的,当下就想毁了这个阵法。

    “这个大阵与施术者心心相系,你一动,拿此阵练功的人就会有感应,还是先不要动,找到阵眼,解开禁至为先。”玉棒老头给陈重指点,找到阵眼。

    阵眼里有一颗黑褐色的珠子,显得极为怪异。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