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0章 白泽战龙马
    马大仙的兽魂放出来之后,连陈重也感觉到了压力。>

    这个人的修为似乎还在终南山一战,那个欧阳震之上。

    陈重心中一凛,这些人不知道从哪个古世家出来的,不但行为怪诞,就连古兽魂魄都邪门的紧,当下不敢再大意,使出全力和他对战。

    陈重仿佛身体软的像一条蛇一样,在地面上伏行蜿蜒而去,速度快极。

    那个马大仙一看,嘿然一笑:“古兽魂魄是蟒蛇类的吧。有点意思,但是碰上老夫我,你的实力还差一点。”

    以前陈重仰仗着身法和速度超然一流,长长击杀对手于眨眼之间,但是这次这个马大仙确实很不一般,开了兽身的他速度和陈重不相上下,关键是兽身变化之后,他的脚就变得像是马蹄一般,灵活非常,在地面上上下踩动。

    仿佛遇到了天敌相克一般,陈重的兽身想要靠近马大仙,居然被踩踏的根本无法靠近分毫!

    “小子,你傻啊!”体内的玉棒老头说道:“这世界上的动物都是一物克一物,你体内的白泽内丹,是这个小马驹的祖宗,脑筋太死,气死老夫了,朽木不可雕也。”

    陈重离那个马大仙远了一点,微微喘息一想,是这么回事,他一时间焦急解决战斗,把这事忘记了。

    白泽古兽形状似马似山羊,却有龙尾,也有龙角,身有两翼,可以翱翔天际。

    陈重心里一动,身上蛇一样的软皮渐渐消失,整个人直立而起,浑身的白毛慢慢变长,尾椎部甚至长出一截尾巴来,额头顶处生出一根骨角。

    尤其是背部夹骨处,生出两双带着羽毛的肉翼,这还是陈重第一次使用白泽内丹变身兽魂。

    那个马大仙看了大吃一惊:“居然体内还有第二颗古兽内丹?”

    随即又嘎嘎大笑:“看样子,是老天眷顾我,一次送三颗内丹给我,这一战之后,我必然超越我大哥!”

    马大仙笑完,口里念念有词,身上的鬃毛越长越多,几乎是兽魂的完全形态。

    体内的玉棒老头看到马大仙的完全形态,嘿然笑道:“我当是什么,原来是个小杂种,是只龙马。”

    龙马龙马,连龙的九子也比不上,只是龙和马的杂交品种,虽然有神力,但是却因为血统不纯,而遭受神界歧视。

    陈重扑闪着翅膀试了一下,虽然无法飞的太高,但是速度极快,足够击杀这个马大仙了。

    而且他的精神力现在非常强大,陈重升至半空中,甚至能感觉到方圆十公里以内的一举一动。

    陈重从空中向下空寂,那个马大仙虽然已经完全开启了兽魂,但是已经无法跟上陈重的速度,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

    这样下去,只是时间问题。

    陈重心里稍松,但是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他的身后,陈重就感觉有一股巨大的力量从他的后背穿透到了胸口,发出砰的骨头碎裂的闷响。

    坏了!陈重刚想惊呼,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整个人也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就听背后有脚步落地,然后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没想到,竟然是白泽内丹。”

    陈重心里一惊,回头一看,是那个黑袍老者。

    心里又恨又悔,为什么没有早点杀了马大仙,现在被黑袍老者打成重伤,又以一敌二,更加没什么胜算。

    “为什么与我们隐门为敌?”老者慢慢踱步走到陈重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陈重。

    “老大,还跟他废什么话,这个小子杀了老三,体内又有两颗内丹,杀了他,取了内丹,咱们的修为更上一层楼。”旁边的马大仙狠狠的说道。

    “等等。”黑袍老者看了看陈重问道:“说出你的出处,看和老夫有没有渊源,说不定老夫还能饶你一命。”

    陈重张口想说话,渊你大爷,但是嗓子一甜,又喷出一口血来。

    “没什么渊源,我原本是一个无名小村医。”陈重笑了笑,脸上带着血显得格外惨烈:“但是我是中国龙组的成员,你们制造鸦片,杀人如麻,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煮熟的鸭子,还嘴硬!”马大仙哼了一声说。

    黑袍老者一听,眼中闪过一丝杀意,原本他问陈重有没有渊源,是怕这个身兼两颗古兽内丹的小子背后有什么厉害的古武世家,会给他造成麻烦。

    现在可好了,居然是龙组的。

    龙组的一直派些小鱼小虾来探他们的底,都被他们杀了,这次派了个厉害的,但是双拳难敌四掌,还白送给他们两颗上古神兽的内丹,正式得来全不费功夫。

    黑袍老者冷哼了一声:“那就休怪老夫无情了。”

    黑袍老者一翻掌,全身黑袍无风自动,这一掌可见用上了八成功力,陈重必死无疑。

    陈重被他之前一掌偷袭中,加上之前和鹿大仙马大仙连番激战,旧伤加新伤,五脏六腑均已移位,现在连动都动不了,跟别说站起来了,只能坐以待毙。

    陈重碰到敌手还从未遭遇如此惨状。

    那个老头一抬手就要毙了陈重。

    “等等!”陈重忍住疼笑道:“我知道你们用婴儿修炼邪功的秘密,你们那颗用来当做阵眼的邪丹呢?是不是不见了?”

    “那颗婴丹到哪去了?快说!”马大仙捏住陈重的下巴凶狠的问。

    那个黑袍老者这一掌也迟迟没有拍下来,陈重知道自己猜对了,那颗婴丹对他们修炼邪功极为重要。

    “你们带我去那个地下密室,我就告诉你们。”陈重说道。

    “小子,你这下凶多吉少了,老夫之前跟你融合已经救过你一命,没办法再护着你了。”玉棒老头嘿然一笑。

    “老神仙护了我这么久,这次我给您丢脸了,借了我这幅躯壳,没办法让您恢复肉身,飞身仙界,是小子不争气。”陈重酸楚的心道。

    “哈哈,这就放弃了?老夫要说还有办法呢?”玉棒老头哈哈大笑。

    “还有办法?”陈重眼前一亮。

    “恩,你只要如此如此”

    黑袍老者把半死不活的陈重提溜起来,几个纵身就回到了吊脚楼前。

    马大仙扭动神像,打开机关,三人下了那地下用婴儿练邪功的密室里。

    阵法还在,那颗婴丹却不见了。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