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4章 我很快乐
    长夜白修长的**已经luo\露在外,今天她穿的是裙子,纤纤玉手轻轻一撩,裙子就被撩开,而且撩到了最上面,直接就露了很艳丽的风景。

    而旁边的林月姬,则是故意往陈重的跟前凑,胸前的领子故意用手拽着,大片春色从领口里流露出来,甚至是两只大白兔弹来弹去。

    恩?陈重脸色僵硬了一瞬,因为他看到林月姬刚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从背后将她自己的肚兜就扯了下来,此时此刻,带着特殊香气的肚兜披在他身上。

    “你们两个这样,弄得我很是……”陈重嘴上这么说,可是身体很老实,两只手各自攀登上了巅峰,而且一只手,还伸向了林月姬的敏感之处,两女顿时嘤嘤嘤的魅惑声音昌盛了起来。

    繁华起,四面尽是春色,左扣山,右临谷,唯有剑指秘地,一柱擎天破苍穹!

    “说的好像是我们怕你一样!”林月姬脸色娇羞无限,就好像是春水映梨花那般柔美,而长夜白少女情漫山遍野,脸上荡漾着春情,娇躯柔弱无骨,柔情似水,仿佛要淹没了陈重,让他没法儿呼吸。

    该柔软的地方柔软,该潺潺的地方潺潺,总之其中滋味,妙不可言,陈重享受着天伦之乐。

    “谁先来,谁后来,这是个问题。”

    一直到将两女挑、逗的让她们不能自已时,陈重才贱兮兮的问出了这个千古大难题。

    定海神针,只有一个,但是海沟却好多个,这个时候,就需要好好地思考思考了。

    林月姬白眼瞪了陈重一眼,知道他就是故意的,脸上带着桃花红,将头埋进了陈重的胸口上:“昨晚姐姐先来的,今天该我了。”

    “好,妹妹先,我在旁边帮你们。”长夜白咯咯笑了起来,因为她一说这话,陈重的眼都快直了。

    先后排序,有条不紊,这两女现在可谓是相处的融洽啊。

    “那,我就不客气了,那就妹妹先来!”

    陈重嘿嘿笑了笑,同时将两女同时击倒:“今天,我有个新玩法儿,嘿嘿,一起!”

    春色旖旎,万物生长,还好这间密室被陈重再次加固,否则的话,这些声音传出去,恐怕要闹起笑话来了。

    陈重这算是修为高深的境界,控制能力超级强悍,况且体制很变态,每次都要进行到两女弹尽粮绝,才肯交费。

    与此同时,玉净瓶当中,徐洋从昏昏欲睡当中苏醒过来,刚醒过来,他就觉得不对劲儿,这世界怎么倒着了?

    不对!他顿时倒吸了口凉气,腿上传来了一阵麻痛麻痛的感觉,感觉腿关节都快要脱节了。

    这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是被人倒吊在树上了,而且还是单腿吊起来的。

    “谁把我吊起来的!”

    徐洋大喊,他简直是醉了,正在这时候,他身前闪过来一团蠕动的肉团,黑白两色的毛发异常显眼。

    “吃竹子不?”黑白大王一边嘎嘣嘎嘣的吃着,一边伸出来,递到了徐洋嘴边。

    徐洋尽管是倒着的,也能够看得到,那竹子上带着一排牙印子,还有口水,口气倒没有,就是有股说不上来的味道。

    “不吃!”徐洋气死了,不知道为什么,他身上的修为施展不出来了,看来陈重应该是对他体内施加了封印,或者是那些诡异的针,有些扎入了他体内,封住了他的经脉。

    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不对,是被熊猫欺,还是个整天就知道吃竹子的傻x。

    “不吃?我不高兴了,后果很严重。”黑白大王顿时就又不高兴了,拿起竹子,就再次对着徐洋的脑袋敲打而去。

    只不过这次他注意了力道,让徐洋陷入那种似睡非睡,似醒非醒的那种状态,睡也不是,不睡也不是,总之就是两个字——难受!

    晕晕乎乎,头疼欲裂中,徐洋想明白了,这黑白灵兽的能力,应该就是催眠,而且这催眠术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只是用竹子敲一敲,就能让他陷入如此痛苦之中。

    他好歹也是个即将踏入元婴期的修士,被这样捉弄,真的快气炸了。

    “吃竹子不?”黑白大王又叮叮当当敲了几下,徐洋就清醒了过来,这次再听见黑白大王说这话,他都有点怕了,连忙说:“吃吃,我吃还不行吗?”

    徐洋的性子比较倔,和人正面打架,从来没怂过,哪怕对面比他实力强悍也没怂过,但是这种似睡非睡的那种感觉,真的是太痛苦了,比给他两刀还要难受。

    不得已之下,迫于这头熊猫的淫威之下了。

    “吃?你吃了我的竹子,我吃什么!欠揍是不是!”黑白大王毫无商量的再次举起来竹子,对着徐洋的头再次砰砰敲下。

    “特么的我不吃你敲我,我吃了还敲我,天呐,天理何在!我靠你@¥……”

    话音渐渐落下,徐洋的声音渐渐疲软下来,全身肌肉垮掉,再次陷入那种半昏迷的难受状态。

    “黑白大哥,你这样似乎不太好啊,一会儿这人疯了,陈重还拿他有用吧?”

    黑白大王的肩膀上,站着个拇指大小的精灵,核桃仙子,此时她精致的宛如世界上最名贵瓷器的脸庞上,带着些担忧。

    “没事儿,这人特别抗揍,心理很强大,我这样弄来弄去,他的精神防线崩溃了,陈重问他什么话,应该就好问了,还有……”

    “还有什么?”核桃仙子不明白。

    “他应该以后也不想来这里了吧?有阴影了。”黑白大王说完,憨憨的笑了起来。

    “噗嗤……”

    密室之中,陈重本来正在和两女欢好,而且到了最关键的火热地步,两女都张着樱桃小口魅惑的吟鸣着,媚态万千,这时候陈重突然就笑了起来,那只是因为刚才他留在玉净瓶当中的一部分心神,看到了黑白大王做的事情,不免有些好笑。

    “讨厌死了,你笑什么!”

    “就是,人家欲仙欲死的,被你一笑,破功了!”

    两女不满的声音传来,陈重汗颜,只好硬着头皮解释:“实在是太香了,而且一个比一个大,没忍住,我很快乐!”绝品村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