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7章 找上吴家
    王志等人被拦下来,倒是没什么大不了的,倒是吴凡说出的这些话,着实吓了他们一跳。

    陈重现阶段,在整个华夏名声鹊起,很多大人物都已经知道了这个人,很多人只是没见过罢了。

    “让陈先生,亲自来给您道歉,您确定?”

    薛伟倒吸了口凉气,好好看了看吴凡,看看他是不是在开玩笑,可是看到吴凡那张无比认真,而且自大狂妄的脸时,他知道,这位公子哥不是在说胡话,是真的不知道陈重的身份和事迹。

    叶子楣听见陈重这个名字之后,脑海当中顿时闪现过了一些熟悉感,好像在哪里听见过这个名字,可是一时间她也想不起来了。

    似乎在宗门当中时,听见过这个名字?绞尽脑汁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她翩翩走到吴凡身前,藕臂缠在吴凡的胳膊肘上,轻声说:“暂且先看看如何?不然这陈重真的是个人物,岂不是惹上了麻烦?”

    叶子楣到底是大宗门出身,跟随自己的爷爷也见识过不少大人物,同样心性自然不是普通的女人可以比。

    吴凡溺爱的看了看她,微微笑了笑:“可以,都听子楣的,但是……这几个人兀自来到我别墅,还在这里蹭修炼阵法修炼,这就有点过分了,况且,没预约就敢来,在我的原则里,这是绝对不被允许的。”

    他说完,门外的那名元婴中期修士马上意领神会,身上气息暴涨,从储物空间当中瞬间激射出三条黄金锁链。

    锁链宛如三头恶龙一般,飞速接近,瞬间将王志等三人缠绕,甚至还不等他们来得及反应,那黄金锁链哗啦啦就将卷着他们从门口拖了出去,来到了别墅的院子里。

    在院子的旁边,有几颗棕榈树,三人分别被倒挂在三棵棕榈树上。

    黄金锁链上流转着莹莹的光芒,缠绕他们身上的位置也很讲究,将他们全身经脉封死,一动也不能动弹,最为关键的是,只要一运功,黄金锁链就会缠绕的更加紧实。

    王志等人满头大汗,满目惊恐,不敢乱动,他们本身就是小人物,就算被杀了,也宛如一颗小石子投进了**大海,惊不起一丝波澜。

    叶子楣眼底闪过一丝不忍之色,但看到吴凡的态度,张了张樱桃小口,还是咽下去没说。

    “挂一个晚上,每人三十鞭,别打死了。”

    吴凡淡淡的说完之后,神情冷漠的转过身去,脸上的神情顿时就再次变了,看向叶子楣,文质彬彬的神了伸手:“走吧,小宝贝,今晚我带你去吃好吃的,全羊城最好吃的一家饭店,还有给修真人士专门备的膳,要尝尝么?”

    吴凡说着,手已经揽在了叶子楣纤细的腰肢上,两人暧昧的走向外面的兰博基尼,而后扬长而去。

    院子里三位被鞭刑伺候,痛苦不堪,王志留了个心眼,利用身上的传音石,将这些事情告诉了陈拾千。

    谁料陈拾千晚上去夜总会玩去了,几个老友玩的不亦乐乎,也没听见,直到第二天早上九点多,他才注意到传音石上的信息,连忙找到了在院子里练习晨功的陈重。

    陈重自从双修后,早上一定要修习,调和引导体内的金光,冲击三重天,他想看看到了三重天,他的身体会发生什么改变。

    林月姬和长夜白两人也跟随在他左右,只不过两人练得的东西却有点像是瑜伽,可又比瑜伽要高难度的多,有些动作基本上是违背了人体的力学结构。

    “大事不好,陈先生,我派出去的那三个人,全都栽了,吴凡没听说过您的名字,把王志几个人吊起来了还给了鞭刑,你看这……”

    陈拾千对于吴家,也丝毫没办法,先前他管辖的区域,将吴家笼罩了进来,起先还以为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商业世家,后来吃过一次瘪后,再也不敢招惹了。

    吴家对于普通的商业几乎处于垄断,可是地下和一些黑色产业,全部由陈家管着,可谓是井水不犯河水,泾渭分明。

    而且吴凡传出来的名声,向来很好,为什么这次如此不理智,还想要把他们的人给杀了?

    元婴期修士,三十鞭子以上,是会将人挫骨扬灰的,王志他们的修为如今是金丹期,受了三十鞭子,最起码要在床上躺上半年,才能恢复。

    就不说这半年期间,会不会发生什么众叛亲离,地盘被夺的事了,可谓是损失重大。

    陈拾千还得给羊城重新换上金丹期的强者,可是他手头上的强者,本身就不多啊。

    陈拾千让陈重听了听王志传过来的声音,顿时面色变了,听得出来,王志现在已经奄奄一息了。

    林月姬和长夜白走到陈重身边,劝慰:“别动怒,羊城这种小地方的公子哥,还不值得你动怒,我们走一遭不就知道了吗?实在不行,让吴家从羊城彻底除名。”

    长夜白身位长影宗宗主,这点魄力还是有的。

    林月姬柳眉轻轻皱了皱:“我记得吴家身后的势力很强大,好像也是个宗门,这个有些麻烦,而且我也听说了,那宗门里有几个长老非常喜欢他,一直想要收做关门弟子,就是不知道这件事是真是假。”

    如果是真的,让吴家除名,那么长影宗和北凉宗都会受到牵连,本身她们两家的宗门,也不是特别强大的那种。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她们真的担待不起。

    “去看看,然后顺道去瞅瞅吴家身后的宗门,究竟是什么妖魔鬼怪,长影宗派去的人,受到了这种打压,我看不下去。”

    长夜白很愤怒,几乎失去了理智,长影宗这么多年来,哪儿曾受到过这种屈辱,被人挂在树上也就算了,还受到了最耻辱的鞭刑,她一定要讨回公道,哪怕对方是个超级势力,骨头不能软,骨气更不能丢。

    本来陈拾千还想要安排车辆送陈重等人过去,谁知道陈重直接带着林月姬和长夜白,直接走了,挑选了一些小路,几乎是飞奔过去的,脚下踩着的是桃木枝,还好挑选的这条路比较偏僻荒凉,不然肯定会上新闻头条。绝品村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