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4章 肚子里养青蛙了?
    推荐阅读: ?谁知道那只蛊雕奇快无比,夹着尾巴往右一跳,就让陈重这一下扑了个空。

    看到陈重扑空的样子,红衣女子边吃东西,边咯咯直笑。

    这个蛊雕,比陈重想的速度还要快,身法还要灵敏。

    他心里一动,用上了慕容世家五罗轻烟掌的身法,和这只蛊雕在包围圈里周旋起来。

    “这是什么功夫?打起来像跳舞一样,还挺好看。”红衣女子看着陈重的身法似云似雾,飘摇不定,吃吃笑道,心里却在琢磨这个银发的小子从来没见过,也没有在修真世家里听说过,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这样一个人物。

    使上了五罗轻烟掌,在这个圆圈里,陈重的身法一下比蛊雕还要轻盈,一拳一掌打在蛊雕身上,那蛊雕疼的吱哇乱叫。

    陈重打的尽兴,开了古兽魂魄,扬天长啸!

    惊的这山谷里的飞鸟尽数展翅高飞,红衣女子不笑了,仔细的看着陈重。

    发现他的气质发生了变化,整个人杀戮之气外溢,眼珠变成黄色,眼睛变得狭长时而湛出精光,而且他身上现在仿佛还有一股若有若无的红色火焰在绽放一般。

    红衣女子吃了一惊,没想到这个银发小子居然是数个古兽魂魄的拥有者!

    红衣女子最多见过两种古兽魂魄并存在一个人体内的情况,两股古兽魂魄在修真者体内打的不可开交,轻者经脉禁断,重者金丹被毁,丧了小命。

    而且看陈重使用起来毫无停顿滞留的感觉,他一定是把这些古兽魂魄尽数融合,身兼数种古兽魂魄还能活的这么完整无缺的人实在是少见了,或者是用罕见来说也不过分。

    红衣女子闭着眼睛感受了一下,陈重体内至少有三种不同的古兽魂魄,笑着自言自语道:“这可有意思了。

    ”

    边说着,她右手一翻,又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一瓶琥珀色的小瓶来,打开竟然是芳香凛冽的美酒,不知道是用什么酿制的,芳香扑鼻,红衣女子目不转睛的看着陈重,一边自斟自饮。

    陈重加快身法,打的那蛊雕吱哇乱叫,口里带着血的沫子乱喷,陈重越来越占上风,仗着身法巧妙那蛊雕竟然没办法碰到他分毫。

    蛊雕仰头发出呜呜婴儿的哭声,陈重以为蛊雕不行了,就要上去拧断它的脖子,谁知道这蛊雕一低头,吐出一股紫色的烟雾来,直接喷在了陈重眼睛上。

    这一下陈重眼睛火辣辣的疼,眼泪直流,瞬间无法视物,没想到这蛊雕还会喷放毒烟。

    “嘻嘻,小傻蛋,姐姐忘记提醒你了,这蛊雕的会喷吐雾,雾内有毒,你的这一双招子说不定可就要废了,为了亲一口姐姐我,以后眼睛看不见了,你值得吗?”

    看不到红衣女子,只听见她的媚笑声,陈重体内有声响玉棒老头,这点小伤还能为难的了他吗?

    就是等会再医治也不迟,陈重哈哈一笑:“一尝美人方泽,当然值得!再说招子废了算什么,我就是不用招子也能去了这只蛊雕的内丹,你信吗?”

    陈重心里琢磨这个红衣女子肯定是知道这蛊雕是有毒的,加上速度又快,不好捕捉夺取内丹,找了他这么一个免费的诱饵和打手。

    但是陈重不介意,他说着,从身上衣服上撕下来一条碎步,系在眼睛上,靠着古兽魂魄白泽的精神感知力,判断蛊雕的位置,又继续纠缠在一起。

    见陈重果然不用眼睛也能精确的判断速度极快的蛊雕位置,红衣女子看着陈重美目流转,脸上带着笑意:“小傻蛋,你胆子怎么这么大。”

    “不光胆子大,别的地方也很大,仙子要不要试试?”陈重一边喝蛊雕斗在一起,一边调戏红衣女子。

    “你!臭流氓。”饶是红衣女子生性放浪,也受不了陈重这么直接,不禁红了脸啐了一口。

    但是见他蒙着眼睛也能和古兽蛊雕对战,而且明眼人都能看看出来,陈重的身**力比那蛊雕居然还胜一筹,取得内丹也只是时间问题。

    而且加上陈重一边对战,一边谈笑风生,还能调戏她,这个红衣女子看着陈重不禁俏脸绯红,眼睛也从他身上移不开了,这个小傻蛋还挺有魅力的。

    听她骂了自己一句,陈重心里一乐,当下一凝神,判断出蛊雕的准确位置,一把掐住了蛊雕的脖子,那蛊雕还想张口喷雾,但是已然来不及了,陈重大手一扭,咔嚓一声,那蛊雕就断了脖子。

    陈重迎风而立,扔掉了蒙在眼睛上的碎步,右手在两眼前一抹,一股暖流涌入,随后又恢复了清明,这种小病小毒倒还是难不倒他陈重。

    见陈重的手一抹,眼睛就恢复好了,红衣女子吃惊之余,咯咯笑道:“咱俩还真挺合适的,你是治病救人,我是下毒害人。”

    陈重单手一翻,一颗土褐色上面泛着流光的圆形内丹就出现在手掌心里,他笑着看了看红衣女子的红唇:“内丹到手,可以亲我一下了吧?”

    红衣女子转了转眼珠说:“我说是要亲你一口,但是没说什么时候呀?”

    她转了一圈,古灵精怪的说:“这样吧,你这么厉害,就再帮我一个忙,只要帮了我这个忙,我不但给你医好你身体里的毒素,除了亲一下,我还可以让你再抱我一下。”

    “不会又是什么捉这种怪兽的事情吧?”陈重苦笑道,他被当成诱饵喂虫子,这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呢,虽然危险说不上,但是确实看到这些虫子就让他觉得心里不舒服。

    “这次不是。”

    红衣女子眺望山谷的远方,嘻嘻笑道:“咱们去打架,顺便抢别人的东西!”

    这个红衣女子古灵精怪,亦正亦邪,但是这种感觉却特别迷人,陈重还没又碰到过这样的女人,时不时要放毒物咬死人,时不时要去抢人家东西,陈重的戏也杀青了,回去也没事干,当即答应下来。

    “那咱们是去抢谁的东西?这个我总能知道吧?”陈重说道。

    这次他还是问清楚点比较好,最起码有个心理准备。

    谁知道,从掉下山崖到现在,整整一天了,也没吃东西,陈重的肚子不合时宜的响了两声。

    “肚子里养青蛙了?”红衣女子吃吃一笑,从空间戒指里取出一些精致的糕点小吃,还有那瓶飘香四溢的美酒扔给陈重。

    看过《绝品村医》的书友还喜欢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