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5章 初次御兽
    那些糕点小吃,小巧玲珑,色泽鲜美。

    就是个头太小了,陈重往嘴里丢了一个,入口既化,还带着一股花香甘甜,沁人沁脾。

    加上昏迷,一天一夜没吃饭,陈重不管红衣女子一口一个吞咽了起来,再拿起那个琥珀色小瓶,一饮而尽,陈重眼睛一亮,忍不住叫了一声好,问道:“这酒是怎么酿的,这么好喝。还有这些糕点也好吃,都是你自己做的吗?”

    红衣女子眼睛眯成了月牙:“这种酒呀,是用九十九种世间至毒佐之八十一种毒虫卵酿造而成的,至于那些糕点是我自己做的,每一种都是让人肝肠寸断的剧毒之物。”

    红衣女子靠近了陈重一点,眼睛带着笑意:“你身上有这么多宝贝,而且还身怀数种古兽魂魄,难道你不怕我给你下毒杀了你,然后取了你的内丹吗?”

    虽然带着笑,但是却说得像真的一样,陈重笑了笑,把琥珀色小瓶扔在一边说:“仙子怎么会害我呢?”

    但是陈重话还没说完,就觉得嗓子麻麻痒痒的,这种感觉一直从胃部传到头顶,然后整个人就僵住了,也说不出来话,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陈重心说坏了,这个红衣女子还真是给他在酒里或者糕点里下毒了,但是酒和吃食这个女子都吃过,她怎么就没事呢?

    红衣女子妩媚一笑:“小傻蛋,仙子姐姐我是天下毒王,有什么解不了的毒,我早提前吃过解药啦。”

    说完,把陈重推到平放在山谷的草地上。

    她这是要干嘛?当真要杀他取内丹?

    红衣女子身上的体香钻进陈重的鼻腔里,弄的他心里痒痒的,反而不害怕了。

    红衣女子伸出白石雕刻一般玉手把陈重的眼睛合上,笑道:“小傻蛋,姐姐不害你,就是怕姐姐太漂亮,你晚上不老实。<>明天还指望你帮我抢东西呢?今晚就在这休息一晚吧!”

    她笑着摸了摸陈重的脸:“别说,你看着还挺俊的,姐姐要是年轻几岁,说不定就喜欢上你了。”

    说完,陈重就觉得脸上被一个湿润的柔软的嘴唇亲了一下,虽然只是蜻蜓点水一样,但是感觉非常深刻,陈重心里一乐,原来这个红衣女子已经把赌约付给他了。

    再然后,就听她身上的红纱裙响了一下,然后红衣女子好像飞上了树枝头,过了一会穿来了微微的呼吸声。

    看样子是累的睡着了,陈重想笑,但是前面吃的毒药,让他浑身肌肉僵硬,手都动不了,只好躺着睡下了。

    第二天清晨,陈重一觉醒来,发现手脚能动了,那个树梢上的红衣女子却不见了。

    “仙子?”陈重喊了一声,没人回答。

    听到山谷那边有流水声,就想去洗把脸清醒清醒,昨天他当诱饵身上沾着的那种黄泥还在,昨晚都没有来得及收拾。

    山谷这边有条温泉小溪,不知道从哪里流出来的,还带着股热气,陈重喝了两口水,又洗了两把脸,顿时觉得神清气爽,听到不远处有人唱歌。

    是个悦耳的女声,声音小小的,唱着一些淫歌艳曲,那歌声低迷婉转,歌词带点男女关系的东西,听的陈重都有了兴致。

    他悄悄走到灌木丛边,探头一看,地上放着红纱,温泉溪水汇聚到这里,变成了一个干净见底的小池塘,昨晚的红衣女子就背对着陈重坐在里面洗澡,嘴里哼着歌。

    果然是童颜巨那什么,玲珑剔透,凹凸有致。

    陈重看的入迷,就听那个红衣女子说:“怎么了小傻蛋,眼睛还想再瞎一次吗?”

    “咳咳”陈重微笑道:“原来是仙子啊,我刚才偷看还以为是七仙女下凡了,就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多有得罪,多有得罪。<>”

    “哼!我是七仙女吗?我也没见过你这么色的董永。”红衣女子娇嗔一声说:“还不赶紧回去等我?”

    “哦。”陈重抓紧多看了两眼,走回了昨晚的地方,过了一会红衣女子穿好红色纱衣走了过来。

    想起刚才的事情来,红衣女子童颜脸蛋上微微红晕,狠狠的白了陈重一眼,又从空间戒指里拿了些吃食出来,这次陈重学老实了,他眼巴巴的看着红衣女子吃,自己不敢动手,害怕又变成了昨晚一样的石头人。

    “小傻蛋,昨天我加了散石粉,你自然僵硬不能动,这些东西都没有毒,放心吃吧,吃饱才有力气打架。”红衣女子笑眯眯说道,往自己的红唇里塞了一块糕点。

    怪不得呢,陈重这下不再担心放心的大吃了起来。

    吃饱喝足,红衣女子把剩下的吃食收进空间戒指里,然后笑道:“我见你有笛子法器,会不会什么御兽口诀?”

    “不会。”陈重挠了挠头,这个他还真不会。

    传说御兽法决都是世代相传,玉棒老头本身就是兽身,也从来不用那些玩意,他打起架来都是简单粗暴,所以玉棒老头不会,就没人教陈重。

    “那你那天吹的曲子,是怎么和我的乌芷角抗衡的?”红衣女子惊讶的看着陈重。

    原来这个红衣女子的御兽法器叫乌芷角。

    “那天是我胡乱吹得,全靠当时的心境。”陈重不好意思的笑道。

    红衣女子心里惊讶,这个小傻蛋不懂御兽法决,那天晚上就可以在山顶和她抗衡?以为陈重故意藏拙,她就没细问,说道:“小傻蛋,本仙姑给你传授一个简单的御兽法决,以后你可以用这个来控制单一的野兽。<>”

    红衣女子念了两句法决给陈重,并不生涩,陈重默念了两边,就记住了。

    然后红衣女子笑了笑,拿出乌芷角呜呜的吹了起来。

    过了一会,地上传来了什么动物振翅的声音,陈重抬头一看,居然是一只通体雪白的大鸟,叫不上名字,羽色浑然若雪,那大鸟飞到红衣女子身边,扑闪了两下翅膀,乖乖的低下了头。

    红衣女子摸了摸大鸟的脑袋,骑在了大鸟的背上,那大鸟却出奇的安静。

    看样子这就是驭兽法决的精妙之处,陈重用刚才红衣女子教他的法决,也拿出笛子吹了起来。

    “吼”山涧那边居然出现了一头巨大的野猪,跑到了陈重跟前,呆呆的看着陈重。

    陈重心里苦笑,那个红衣女子吹一下,就来了一只能在天上飞的大鸟,他吹一下,就来了一头看起来蠢笨的大野猪。

    红衣女子看到陈重第一次御来的兽,也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对陈重说:“走吧,咱们打架去!”

    说着,摸了摸坐下的雪鸟,雪鸟就扑腾着翅膀飞了起来。

    陈重心里一急,怎么办,只好骑上野猪,在地上颠簸的跟着那红衣女子朝着山谷的尽头而去。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