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6章 赌场
    推荐阅读: ?对,这是个好办法啊。

    如果她想陈重了,就可以用出使中州的名义,顺便取看望陈重,这一分别就不会是永别了,她只要还在当女王,迟早还能见到陈重的。

    想到这里,奥利维亚又高兴起来,在陈重脸上亲了一口,说了一句英语。

    陈重不用翻译,都知道这句话一定是奥利维亚夸她真聪明。

    和奥利维亚两个人缠绵了一会,和周穆,伊莎贝伊卡贝两姐妹离开了皇宫,正准备坐车到机场离开大不列颠国,就看到一个女人气呼呼的站在鸡场门口看着陈重,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这个女人胸前原本也是飞机场,但是现在已经变成了小馒头,只要陈重帮她治疗,假以时日,必然能变成大馒头。

    “陈重你个坏家伙,拿了钱,还没有给我医治好,就想跑?”祝萍气呼呼的说道。

    陈重一摸脑袋,光顾着向大不列颠皇室伊莎贝公主求婚的事情了,把给祝萍丰胸的事情差点忘记了。

    陈重笑道:“怎么可能,这样,我现在要返回中州了,你要是有时间就一起跟我回去吧,刚好我们也可以商量一下开设工厂的事情。”

    祝萍转了转眼珠,她心里琢磨,必须得跟着陈重,而且要向狗皮膏药一样。

    她找了那么多医生,那么多神医,都没有办法帮他丰胸,只能告诉她做手术整容丰胸,她做梦都想能变大。

    而且想想看,往身体里塞两大块冰冷的硅胶,光是想想都觉得可怕。

    所以这个世界上只有陈重才能帮她健康丰胸,所以在达到她要求之前,必须粘着陈重。

    祝萍想了想说道:“好,我跟你回去,顺便商量咱们开办工厂的事情。

    ”

    “好。”陈重微微一笑,他有读心术,怎么会不知道祝萍的那点小心思。

    几人说说笑笑,正准备进入机场,这时候,几个满脸横肉的黑衣保镖拦住了他们的去路,叽里咕噜说了几句话。

    周穆当场就要发作,收拾了他们,这毕竟是在外国,陈重龙组的身份不好使,陈重想了想拦住了周穆,觉得还是问清楚比较好,于是问伊莎贝:“他们说什么呢?”

    伊莎贝把那些黑衣保镖的话翻译给了陈重听:“他们说,他们的主人想请你过去见个面。”

    “他们家主人是谁?”陈重对伊莎贝说道。

    伊莎贝用英语翻译给那几个保镖,为首的一个保镖说道:“我的主人是一个不能侵犯的人,今天你要是不见他,恐怕你乘坐的飞机都无法起飞。”

    伊莎贝有点害怕,把这句话翻译给陈重听。

    陈重皱了皱眉头,居然还敢威胁他?当场和周穆就要发作,但是那个黑衣保镖抬了抬手,腰间就有一个黑色鼓鼓囊囊的东西,是枪。

    陈重笑脸不见了,神色渐渐凝重起来,他们现在在机场门口,人很多。

    陈重和周穆倒是不害怕,但是对方有五六个人,不远处的车上还有人,恐怕这些人都有武器,不是修真者只是平凡人的伊莎贝伊卡贝还有祝萍三个女人,目标太大,害怕她们受到伤害。

    周穆忍不住了,低吼一声就要动手,他一个元婴期圆满的修真者,哪里受过这个气?

    但是陈重明显冷静很多,他拉着周穆说道:“我跟你走一趟,我朋友和她们在一起,要是她们伤了一根汗毛,我可以找到你们老大,杀了你们全部人,你信吗?”

    陈重冷冷的眼神冰寒彻骨,那几个黑衣保镖有点想后退的意思,但还是按紧了腰里的枪,说道:“不好意思,你必须跟我们走一趟,要不今天不好交代。

    只要你按照我们说的做,我可以保证,你的朋友们会毫发无损的。”

    陈重给周穆使了个眼色,让周穆保护几女,周穆会意哈哈一笑,点了点头示意没问题。

    陈重跟着几个黑衣保镖上了车,本来就要坐上飞机回中州,没想到又出了这样的意外。

    车子七转八转,到了市中心的一栋大楼,进了负一层,一股浓烈的烟味就铺面而来,这环境陈重还算熟悉,是个赌场。

    赌场有很多那种黑衣保镖,都是虎视眈眈的看着陈重,顾客也不少,估计是个地下黑帮组织。

    没想到在大不列颠国这些黑帮组织这么猖狂。

    陈重把有多少保镖,分布在哪里都暗暗记在心里,等会说不定逃跑的时候能用的着。

    压他过来的黑衣保镖把陈重按在了一张赌桌旁的凳子上,然后说了两句话,就让另外两个保镖看着他,估计是给老大报信去了。

    陈重等的无趣,看到桌子上正在赌梭哈,有了点兴趣,从口袋里拿出银行卡,换了一些筹码和桌子上的赌客赌了起来。

    见他是一个中州人的面孔,那些欧洲老外都轻蔑一笑,在暗地里合起伙来想赢陈重的钱。

    但是陈重有读心术和透视眼,怎么可能会输呢?

    陈重漫不经心的的扫了一眼,笑了笑:“这把我不跟。”然后把牌扔了。

    每次都是这样,陈重在这些欧洲老外眼睛里就像是一个狡猾的狐狸,根本赢不到钱。

    反而过了十来把之后,陈重面前的筹码越来越多,他的那五百万都快翻倍了,那些欧洲老外气呼呼的扔下牌,光着屁股离场了。

    跟我赌博?你们还嫩点啊?

    陈重心里嘿然一笑,正要招呼赌场的服务员把筹码都换成钱存卡里,这时一个叼着雪茄的胖子走了过来。

    他身后跟着那个之前威胁陈重的黑衣保镖。

    陈重眼神一冷,这应该就是那个威胁他今天飞机都上不了的那个黑帮老大了。

    “你好!”大胖子坐下来,居然还用半生不熟的中州话跟陈重打了个招呼。

    陈重漫不经心的用透视眼看了他一眼,发现没有内丹也没有气息,不过是个普通人,心里一松,笑道:“你会说中州话吗?”

    “会一点。”大胖子笑道:“就是你在大街上打伤了那个杀手,救了女王的?”

    陈重听出来了,原来是因为这件事,和上次刺杀女王奥利维亚的事情有关系,点了点头:“不错,是我做的,但我不过是路过恰巧碰上了。”

    那个大胖子眼睛里闪过一抹狠色:“那你知道吗,那个杀手是我派去的!”大胖子重重的拍了一下面前的桌子,桌子上的钱币筹码散落了一地。

    看过《绝品村医》的书友还喜欢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