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4章 梁吟秋使坏
    那个工人觉得惊奇无比,大嘴能塞进去一个拳头。紫

    因为他发现,不但自己的断腿不疼了,反而非常的舒服。

    陈重用床单盖住病腿治疗,是害怕自己的能力被这么多人看到,会引发别的事情,尤其是梁吟秋在场,所以他不能暴漏太多。

    但是通过他的透视眼可以看到,那个工人原本被砸断,露出来的腿,正重新长出了新肉,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人体重塑,是非常消耗兽魂的,陈重虽然到了元婴期,但是也非常疲惫,额头不由得冒出了汗珠。

    祝萍心疼他,蹲下来,在旁边给陈重擦汗,陈重笑了笑小声说道:“还是我老婆知道心疼我。”

    祝萍俏脸一红,啐了一口:“谁是你老婆了。”

    但是脸羞的通红,声音小的像蚊子蚂蚁一样,都快听不见了。

    陈重心里一乐,但这时候不是泡妞的时候,专注下来,把兽魂集聚于手心,暖流不断的涌入了工人的断腿里。

    用透视眼一看,已经好了十有**,只有外面一层皮肉还需要时间来恢复,陈重长舒了一口气,站起身来冲着工人笑道:“好了,你试试看,你的伤腿能不能动了?”

    工人虽然感觉到了暖流,但是腿已经断了,怎么可能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就能治好呢?

    周围的工人也嗤之以鼻,总觉得陈重是为了拖延时间不给钱骗人的。

    那个工人半信半疑的动了动腿,但是奇迹发生了,他盖着床单的腿居然能动了!

    旁边的工人之前明明见到,这个工人的腿已经完全残废,白色的骨头都从肉皮里戳出来了,现在居然能动了?

    一个工人上前一步,一下撩开了盖在那个摔伤工人残腿上的白床单。<>

    这么一掀开,顿时周围一片惊呼。

    就连一边的梁吟秋都大张着小嘴,瞠目结舌的说不出话来!

    那条工人原本可见白骨的残腿,除了擦破点皮,现在哪里还有一点残疾的样子?

    那个工人自己也是吃了一惊,之前摔下来的惨状他记忆深刻,血肉模糊可见白骨,但是现在不但腿恢复了以前的样子,而且活动自如,只是上面有一点皮肤还有点破损,但是这根本不影响工作干活了!

    “陈经理!俺对不起你啊!”那个工人一下朝着陈重跪了下来,哭着说道:“之前俺是被猪油蒙了心了,想讹您一笔钱,但是现在想想,俺不是人啊,你对俺这么好,还治好了俺的残腿,你就是俺的再生父母!俺以后给你干活,不要钱了”

    陈重连忙把这个工人扶起来,诚恳的说道:“大哥,你也是为了生活,我不怪你,以后干活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安全第一,生命比什么都重要。”

    那个工人一边抹着鼻涕眼泪,一边感动的连连点头。

    就连周围的工人都一改之前的态度,对陈重赞不绝口:“这陈经理,没想到还是神医啊!”

    “听说陈经理,是御医,是专门给国家领导人看病的医生呢!”

    “这么快就治好了,一定是有气功或者特异功能,今天真是开了眼了。”

    一群工人热情的围着陈重,这摸摸那看看,非要看出个与众不同来。

    陈重苦笑道:“既然这位工人大哥的腿治好了,大家就继续干活吧!我这个工厂的头期建设全靠大家了!以后身上有啥不舒服的地方,有病的地方,都可以找我来看病,不要钱,免费治。<>”

    陈重这么一说,那些工人纷纷附和道:“好!陈经理包在我们身上,保准提前完工,还给你出最好的工,最好的质量验收!”

    陈重笑了笑,看了脸色阴沉的梁吟秋一样,带着祝萍离开了。

    梁吟秋越想越生气,本来是为难陈重的好机会,怎么好像还被他反过来利用了呢?

    她不知道陈重,是经历过多少大风大浪的人,这点小事情怎么能难倒他?

    陈重回到办公室,坐下来休息一会,刚才耗费了不少兽魂。

    祝萍很体贴,站在陈重身后给陈重按摩肩膀。

    陈重就这么往后放松依靠,头部就靠在了祝萍胸前一对上。

    别说经过陈重一个疗程的丰胸之后,这祝萍胸前一对确实大了不少,现在就像是一对大馒头,枕着软软的,让人胡思乱想。

    祝萍倒是没觉得有啥,一边给陈重揉肩膀,一边帮着分析说道:“陈重,你看这个梁吟秋是不是故意为难我们啊?她大小也是一个市的主任,要不要给她那边打点一下,让她以后好说话点?毕竟咱们以后求她的地方还多着。”

    就连祝萍都看出来,这个梁吟秋是故意为难他们。

    陈重想了想,笑道:“没事,你不用管她,该做什么做什么,她那边我自己去解决。”

    “哦。”祝萍这才回过神来,见陈重不怀好意的盯着她的胸看,祝萍红着脸啐了一口:“死色狼,我不理你了,工厂还有好多事没弄完呢。”

    说着祝萍扭着翘翘的小屁股离开办公室忙去了。<>

    别说,有祝萍这个有文化知书达理懂人情世故的帮手在,确实省了很多心。

    陈重微微一笑,想起梁吟秋,心里琢磨,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还能有什么坎让他陈重过不去的?

    但是第二天,梁吟秋又出了幺蛾子,从城建局找了些人来,说是来审核陈重这个工厂的建筑规划,其实说白了,就是找人来为难陈重的。

    陈重微微一笑,不以为意,别说是城建局的了,说难听点,就是古月主席来,也得卖他三分薄面。

    陈重没什么担心害怕的,所以很有风度的陪着这些城建局的领导和梁吟秋,在开始动工的工厂里面转悠。

    梁吟秋指着一个地方说道:“你们看,这个用来熬制草药,排放废气的烟囱位置,是不是不好?”

    其实没什么不好,这些都是照过专家花钱专门设计过的,非常符合现在国家的要求和标准。

    那些城建局的人,一件梁吟秋这么说,立马会意,知道这是人大主任要挑毛病啊?

    当下纷纷附和道:“是不好,咱们s市常年的风向是南风天,这要是排放废气,不全部吹到市里面去了?影响居民生活,这个烟囱要拔了重建。”

    陈重心里一冷,心说这个烟囱已经快盖好了,现在说要拔了重建,这钱不是白扔进去了吗?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