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6章 购买设备
    梁吟秋心里也害怕,陈重真的会让那些工人把照片胡乱发,造成对她恶劣的影响。d7cfd3c4b8f3

    她是人大主任,工作能力自然出类拔萃,但是私人生活作风也得看重,多少高官都是因为这个落马的,梁吟秋不能不害怕。

    你想,要是全s市都知道,她这梁大主任上厕所是什么样子,梁吟秋她还有脸活吗?

    开会的时候,梁吟秋脸色一阵青一阵红的,陈重有读心术,知道梁吟秋心里想的是什么,心里一乐,没想到这婆娘看着挺闷骚的,没想到对贞洁看的还这么重。

    梁吟秋暂时没有了阻挠,陈重建厂非常顺利,加上附近村子上的壮劳力都来帮忙,很快基础设置都建好了。

    祝萍算了算,说道:“咱们是制药厂,厂子实际面积不大,但是制药对机器设备要求很高,所以我打算把多一半开销用在购买机器上,你在中州有没有什么熟人,是做这个生意的?咱们可以寻寻价格。”

    这买机器确实是重要事情,而且占了一部分很大的资金。

    陈重想了想,还真没有卖机器设备的,不过s市是经济大市,这里的郑市长应该认识。

    陈重想着就给郑市长打了一个电话,郑市长听了笑呵呵的一拍胸脯,说这件事包在他身上,晚上吃饭的时候再商量。

    这生意,郑市长也参与了投资,对工厂的事情自然上心。

    到了晚上,郑市长定了酒席,陈重进了包厢,郑市长正在和一个女士款款而谈。

    没想到是个女老板。陈重进来,打量了一下这个女的。

    这个女的长得挺漂亮。

    柳叶眉,樱桃口,三十多岁的模样,穿着一件素色的连衣裙,胸前一道白沟沟若隐若现,她见陈重进来,抬头看了陈重一眼,风情万种的笑了笑说道:“这位就是陈总了吧,没想到这么年轻啊。<>”

    说完,站起来,伸出白玉小手和陈重握了握,别说小手还挺软挺滑,还挺风骚的,眼睛老往陈重身上打量。

    郑市长介绍了一下,这个女的叫江玉婷,是一家设备厂的总经理。

    三人酒过三巡,陈重也大致寻了个价格,心里觉得有点贵,总共要六百多万,这样就超出他的预算了,但是这个江玉婷虽然外表看着文静,但其实决策果断,一下就抓住了陈重的心里价位,决口不让价格。

    “这么年轻,能当总经理,肯定是有些手段和背景的。”郑市长见陈重似乎有点束手无策,低声在陈重耳边笑道:“陈兄弟,老哥给你提个醒,你要是能把这女人收入囊中,嘿嘿,这价格还不是你说多少就是多少?”

    这也是个办法。

    陈重心里一动,看了看一眼江玉婷,江玉婷喝了不少,脸色绯红,用小手支在桌子上,胸前一对更是明显,陈重心里一动,开了天眼通,把这个江玉婷浑身打量了一翻,陈重心里一乐,没想到这个江玉婷还有不为人知道的秘密。

    当下陈重微微一笑说道:“江总,我除了想开制药厂以外,还是一个医生。”

    郑市长笑道:“是啊,我这个陈重老弟,除了做实业以外,还是一个名头响彻长安的神医,就连古月主席都找他看过病。”

    这话倒是没吹牛,但是江玉婷一听,眼睛一亮,妩媚的说道:“真的吗?那你帮我看看,需要检查身体吗?”

    早用透视眼看过了,还有什么好检查的,陈重笑了笑说道:“不用把脉,我刚才看了看你的面色,就知道你有什么病。<>”

    江玉婷看了看陈重,一本正经的,以为陈重只是想出什么花招,笑了笑配合问道:“那我有什么病呢?”

    郑市长见陈重要开始了,识趣的找了个借口离开了包厢。

    陈重微微一笑说道:“这个病很难开口,请问江女士是不是已经结婚很多年了?”

    江玉婷愣了愣:“嗯,结婚五六年了,我老公就是这个设备厂的股东,现在是我在打理。我到底有什么病?你说说看。”

    陈重咳嗽一声,正色说道:“现在没有外人,那我就直说了,你这种病,是天生的疾病,你是石女,天生无法行房!”

    江玉婷心里一惊,忍不住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要知道她和陈重绝对是第一次见面,她因为天生是石女的缘故,到现在和她老公都没办法行房,她那个富商老公虽不忍心抛弃她,但是已经远走了海外做生意,把江玉婷一个人扔在国内,已经是好多年了。

    江玉婷也是心里苦闷,她长的这么漂亮,但是却无法享受鱼水之欢,但是她时常又寂寞难耐,得不到排解,只好天天喝酒买醉,每天过的云里梦里的,才会好受一点。

    现在被陈重一语道破,江玉婷面色一红,不说话了。

    陈重见被他说中,微微一笑说道:“其实我进来,一看到江女士的面色就知道了。虽然江女士你面色姣好,身形窈窕,但是眉心出呈现黑色,是血气凝聚的征兆,再加上我以前看过这样的病人,总结经验,就知道你的病情了。”

    “哦。”江玉婷神色不禁暗淡下来,见陈重知道事实,也大大方方的不隐瞒了:“其实我这病是从小就有了,以前没有过男人,也就没有注意到,谁知道得了这个病,我上辈子一定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有了这种报应。<>”

    说道动情的地方,江玉婷忍不住哭了起来,把头靠在陈重的肩膀上。

    江玉婷身上的那股子香味就像毛毛虫一样,往陈重的鼻腔里钻,弄到陈重心猿意马。

    陈重本来想那这事和江玉婷谈判,看能不能把设备便宜卖给他,但是看到这里,心里一软说道:“江总,其实这种病我治过,能治好。”

    江玉婷抬起头梨花带雨:有点不相信的说:“你真的能治好?需要开刀吗?会不会疼?”

    江玉婷是把陈重当成那些西医了。

    她以前也偷偷摸摸的到大医院去看过,那些医生说她那个地方已经长成了一条缝,除非开刀,要不然根本没有其他治疗手段。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