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4章 治疗酒精肝
    “我该问什么呢?”

    陈重一副苦恼的样子在沉思。

    “没事,有什么问题尽管问,你问我就答,而且绝对是真话。”王嫣雨倒是爽快,直接大方的挥了挥手。

    “那我可真问了?”

    “问吧。”

    王嫣雨没见过一个大男人还这么磨磨唧唧的,就有些不耐烦了起来,端起桌上的一杯酒,轻抿了一口。

    “那我想问的是,你今天穿的是什么颜色的内衣?”

    “噗哧”

    刚刚喝进去的酒,王嫣雨直接当场就喷了出来。

    当她发现周围那一道道诧异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时,赶紧开口解释,“没事没事,可能是空调开太低了,刚了一个喷嚏。”

    林之琳等人也没说什么,扭头继续玩她们的去了。

    “你个小坏蛋,什么问题不好问,你偏偏要问这个”确定大家都没有注意这边之后,王嫣雨娇哧道,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更是直接瞪了陈重一眼。

    “是你说什么都可以问的啊,那我想到什么就问什么了,你要是不想回答,那我就换个好了。”陈重摊了摊手,一脸的委屈。

    “好了好了,回答你就是了。”王嫣雨可不想让这大陆仔看不起,直接左右看了下,小声说道,“紫色。”

    说完,纵使是经常出入夜场的她,脸颊也是绯红一片。

    得到答案的陈重嘿嘿一笑,抓起桌子上的骰子就继续摇了起来,而王嫣雨也不甘示弱,继续用那华丽的招式,晃的陈重有些头晕目眩。<>

    可就在放下骰筒的时候,她突然柳眉微蹙,手上一个不稳,骰子全部都掉落在了地上。

    “嫣雨姐,你没事吧?”

    扶了下王嫣雨那有些颤抖的玉臂,陈重关心的问道,不过感受到手掌上传来的一丝滑嫩,不由的在心里大大赞了一声。

    “没,没事,过一会就好了。”

    王嫣雨现在的状态看起来非常不好,很显然是身体不适造成的,陈重也没含糊,直接把食指和中指搭在了她的脉门上。

    “嫣雨姐,你最近是不是总会感觉到乏力,偶尔右上腹部的位置还会隐隐作痛?”

    “是啊,你是怎么知道的?”

    搭一下脉门就知道自己的病了?

    这未免也有点太神了吧。

    “你这是酒精肝的先兆,如果不尽早治疗的话,到时候病情严重起来,可不是闹着玩的。”

    陈重这倒不是危言耸听,酒精肝这东西,可大可小,如果及早治疗的话,倒也没什么,可一旦放任不管,再引发其他病症的话,那后果就可想而知了。

    王嫣雨听完,俏脸煞白,也顾不得身体上的疼痛了,急忙就问,“有没有什么办法根治?”

    “呃”陈重面色有些尴尬。

    别说酒精肝了,当初李世真的肝癌,不也是他给完全根治了么,可毕竟王嫣雨和李世真不同,和之前那些女病人也不同,虽然只是第一次见,但陈重清楚,这女人,包括她的姐姐王嫣然,在施琅地区绝对不是泛泛之辈。<>

    最重要的一点,她们都是林之琳的好姐妹,到时候万一

    “陈重,只要你能帮我把这病给治好了,多少钱我都愿意给。”

    这病痛已经折磨她好几年了,因为家族的事情,王嫣雨和姐姐王嫣然,不得不常年都生活在各种交际场里。

    虽然几年下来,都没有吃过什么大亏,但每次病发起来,身体上所承受的疼痛还是其次,主要是没办法陪好那些个达官显贵。

    这给她以及家族带来的损失,可就不是一点两点了。

    之前她也听姐姐提过,这年轻人在大陆那边的医学界有些名望,如果能够让他治疗下的话,倒也是帮了自己一个大忙。

    “嫣雨姐,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

    “那是什么?”

    “这个”陈重两眼寸步不离王嫣雨那高耸的玉兔,干咽了一口口水之后,这才悻悻说道,“其实,主要是我这种治疗的方式有点特殊,我怕嫣雨姐你一时接受不了。”

    一时接受不了?

    王嫣雨愣了愣,像是想起什么似得,两眼有些惊恐的看向陈重,“你该不会说是要开刀吧?”

    虽说现在确实有去疤痕的药物,但那东西,说白了就是脱裤子放屁,只能让疤痕变淡,完全去除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再者说了,到时候自己嫁了人,洞房花烛夜的时候,自己男人看到自己胸下面一条狰狞的刀口,该有多嫌弃自己啊。

    “不不不,嫣雨姐,不是开刀,只是”

    “只是什么?你倒是快说啊。<>”

    “只是我需要摸一下你的患处”

    “摸一下?”

    听到这话,王嫣雨显然有些傻眼了,摸一下就能治好病,扯淡呢吧?

    不过再仔细一想,也就释然了。

    这病痛确实折磨人,如果这小子摸一摸真的能治好的话,自己被摸一下也就被摸一下了,也不算吃亏,可万一他是登徒子,纯粹找藉口占自己便宜的话,以自己的能力,不能说让他在施琅发展不下去,起码能让他在众姐妹面前抬不起头来。

    想明白了之后,王嫣雨左右看了一眼,小声说道,“可在这里是不是有点不太适合?”

    “没事,咱们可以去洗手间的。”见王嫣雨答应了,陈重淡淡一笑。

    “好,不过我得我先去,你迟会再过来。”

    说完,王嫣雨就已经站起身出了包厢门。

    自饮了一杯,陈重估摸了下时间,便装作无所事事的样子也走了出去。

    在这种高档的场所,每个包厢都有一个专门的洗手间,不分男女,就在包厢旁边。

    溜达出包厢后的陈重,朝包厢里看了看,见没人注意,便敲了敲洗手间的门。

    不多久,洗手间的门就开了,陈重一个箭步直接跨了进去,更是反手把门给锁上了,而在一旁看着他一气呵成的动作,饶是常年纵横夜场的王嫣雨,脸蛋都通红了起来,心中更是有些紧张。

    不过紧张之余,还有点小小的刺激,毕竟未经人事的她,可是对这种事有一种无法抑制的向往的。

    “咳咳,嫣雨姐,这里没别人了,你看咱们是不是马上开始?”

    陈重锁好了门,回过身看向王嫣雨,一脸虽然一本正经的,可那双眼睛,却死死的盯着她那对玉兔打转。

    这混蛋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