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8章 周穆被抓
    要狗听话,就必须要让狗有骨头吃,这是一个自古不变的规律。-八-八-读-书,..o≧

    虽说在施琅地区,像毒龙帮这样的黑帮组织并不在少数,但想要听话的黑帮组织,却少之又少。

    陈家在这边家大业大,是时候扶持一些帮派收为己用了。

    军子再笨,也绝对不会听不出这话里的意思,连忙点头哈腰的称谢,而眼神中,更是充斥着贪婪。

    “都过去这么久了,那头怎么还没有消息,你打个电话去问问。”

    陈顶峰一方面是要让军子的人拦截抓捕前来探视的周穆,而另一方面,也是要确定陈重的死讯。

    从事发到现在,已经足足过去了有整整四个小时了,天边都已经泛起了白肚,可医院那头却一个电话也没有打过来,这不由让陈顶峰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是,是,我现在就去。”

    按着拨号键,军子就打出了一个电话,可半天也没有人接,这不由的让他微微一愣。

    “怎么了?”

    看到他的这个举动,陈顶峰也微皱起了眉头,心里不好的预感更加浓烈了。

    “没,没事,我再打另外一个人的。”

    别说出去办事了,就算手下面的小弟现在在跟女人澎湃,也绝对不敢不接听自己的电话,心中也感觉蹊跷的军子,再次拨通了另外一名小弟的电话。

    结果还是一样,通是通了,可就没人接,这让军子不由的在心里七上八下的。

    “你不是说全部安排好了吗?”

    显而易见,肯定事情出了蹊跷,愤怒的陈顶峰直接拍着桌子吼道,而一旁的军子,则是瑟瑟发抖。

    刚刚做的帮主梦,瞬间就荡然无存了。

    “还不快特么给我再派人过去!”

    “是,是是陈少,现在就去,我亲自带人去。”

    说着,军子就转过了身,可就在他刚转过身的瞬间,电话竟然响了。

    看了下号码,竟然是自己刚才打过去的一名小弟的号码,双眼燃起了希望之后,军子接起了电话,“你特么死了啊,竟然敢不接老子电话!”

    “军,军哥,刚才在抓那小子呢,所以没听见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颤巍巍的声音。

    “那小子抓到了?”

    军子一愣,所有怒火都没了,甚至有些呆滞的看向了沙发上的陈顶峰。

    陈顶峰显然也有些应接不暇了,看了看军子,然后示意他把电话拿过来。

    “我是陈顶峰,你确定抓住我要的人了?”

    “确定,确定,军哥之前就已经把照片发给我们过了。”

    下午的时候,也不知道谁手快,直接把周穆虐自己的照片给拍了下来,更是卖给了一家娱媒杂志。

    要不是陈家在各大娱媒杂志都有一些关系的话,那估计陈顶峰就得上各大娱媒的头条了,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件事,他才有了周穆的照片,同时,他把照片里关于自己的画面全部抹掉,然后传给了军子。

    “好,现在你们就把人给我送过来!”

    “是是是,可是陈少,我们不知道地址啊。”

    “我马上让军子给你发过去。”说着,激动万分的陈顶峰,挂了电话就让军子把地址发了过去。

    约莫不到半小时的时间,一辆白色的面包车就停在了这栋郊区别墅的外面。

    “陈少,是我们的车。”军子朝外面看了一眼,然后扭头喜道。

    “好,让他们进来吧,直接开到地下室,我们现在就去,我要第一时间把那小子的手指头一根一根掰断!”

    这栋别墅说是别墅,其实和私家庄园没多大区别,光是那占地面积,就让一些自认为是土豪的煤老板们望而怯步。

    到了地下室,白色的面包车早早就停在了一旁,而两名赤膊壮汉,正押着浑身五花大绑的周穆静立着。

    “哼,果然是你小子!”

    看到周穆,陈顶峰上去就是一脚。

    可就当他的脚即将要提到周穆的时候,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原本被五花大绑的周穆,竟然突然从他眼前消失了,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的陈顶峰和军子,不禁还眨巴了一下眼睛。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辆白色的面包车门再次被拉开,而从车上走下了一位,让军子彻底傻眼的人,他就是陈重。

    就算是军子之前所假设的,陈重的心脏不跟正常人长的一边大,那现在起码也是重伤在抢救当中,可眼前的陈重,就跟个没事人似得,难不成自己见到鬼了?

    其实是军子自己不知道而已,陈重先不说他已经达到了元婴期,只要丹田的元婴不灭,那么他的生命就无穷无尽。光说陈重本身就有治愈功能,只要不是一击致命,那他就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的性命危险。

    不,别说性命危险了,就连伤都不可能受。

    之前在会所中枪,其实陈重早就暗中对自己进行了救治,只不过并没有完全救治而已,他是怕林之琳等人会把他当成怪物来看。

    后来被送到医院,保镖只是简单的跟医生交代了几句就离开了,原本死活要来陪护的林之琳,也是被保镖以担心她安全为藉口,硬拉拉走了。

    没有熟悉的人,只有几名准备给自己进行诊断和急救的护士和医生,那陈重可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在重金之下,医生和护士都被收买了,于是陈重就给周穆去了一个电话。

    周穆一听自己兄弟竟然遭人暗算了,虽说没出啥事,可这口气却咽不下去,急忙就赶到了医院,恰巧被军子的手下给堵住了。

    几个小混混,又怎么可能是盛怒下周穆的对手?

    要不是陈重拦的及时,估计这几个人的小命就全没了,可即便是这样,也只留下了俩坐在面包车里把风的家伙。

    至于剩下的,都被陈重用化尸水给毁尸灭迹了。

    把这俩家伙活捉了之后,这才得知,原来一切都是那个叫陈少指示的,为了探听出陈少具体位置,这才有了刚才电话里的一幕。

    此时陈重从车里走下来,面带微笑的看着军子,“军哥,怎么了,这才多久啊,你就不认识我了?”

    “你,你,你是人是鬼?”

    “你猜呢?”

    砰!

    一拳,陈重直接把军子打飞了出去,可没等他落地,陈重已经来到了他身旁,又是一脚,再次把他踢上了天。

    现在的军子就跟个健子似得,被陈重踢来踢去,玩的不亦乐乎。

    而一旁的周穆,身上早就没有了捆绑的绳子,一脸笑嘻嘻的朝着陈顶峰一步一步走了过去。

    “你,你不要过来!”

    陈顶峰现在吓的几乎要尿了,没命的朝后面逃,可这里周穆就跟自己的尾巴似得,不论自己怎么逃,都逃不掉。

    “周穆,小心!”

    就在周穆跟陈顶峰玩似得你追我赶时,陈重突然从后面惊叫出声!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