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9章 惊险一刻
    从床上蹦起来,倒将筱薇扑倒,前后只是一眨眼的时间,让这小护士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不过这次陈重可不是因为玉棒老头的关系而精虫上脑,他确实别有隐情。

    当把小护士扑倒在地的时候,他双目紧紧的盯着另外一面的窗口,而感知力更是释放到了极限,对周边哪怕的一粒灰尘的滚动都了如指掌。

    “奇怪”

    简单观察了一番之后,陈重囔囔自语了起来,而眉头也是皱到了极致。

    刚才他敢确定,绝对有一股不弱的精神力量将自己还有那名护士锁定,要不是自己反应快,现在估计已经成白痴了。

    成白痴而不是死?

    是的。

    精神力的攻击,只能攻击一个人的思维,也就是大脑。

    不管你有多强的修为,也不管你达到了元婴期还是更高层次的境界,只要大脑受损,那将是无法愈合的。

    虽然不致命,但你一辈子都会跟个白痴样活着,直到死亡。

    当然,这种无法愈合的说法也并不是绝对的,如果是玉棒老头这种层次的老妖怪在现,倒也难不倒他。

    “压的舒服吗?”

    就在陈重疑惑的同时,一道冷冰冰的声音从身下传来,这会他才发现,自己竟然还保持着把筱薇紧紧压在身下的姿势。

    还真别说,别看筱薇身材很苗条,但肉还是满恰到好处的,软乎乎的,特别是胸前,更是弹性十足,随着她有些急促的呼吸,陈重都能感觉到两团强力的棉花在不断顶着自己做着俯卧撑运动。

    “呃其实,其实不是你想的那样”

    美归美,妙归妙,可尴尬还是尴尬,现在得陈重,一下子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哦?不是我想的那样,那是什么样呢?”

    没想到的是,筱薇竟然首次没对陈重绷起面孔,反而是嫣然一笑的看着他,而且笑的很灿烂,很诱惑,很勾人心弦。

    “咳咳,那个”

    “你接下来是不是要说,有人偷袭,所以你才会不顾一切的把我扑倒,然后来个英雄救美的呢?”

    语气可以变,脸色可以变,但眼神却没办法骗人,陈重虽然现在没有了读心术神通,但她从筱薇的眼神中知道,这个小护士,现在已经恨不得杀了自己了。

    “不是,真不是你想的那样,刚才是真的有人偷袭,我才会把你扑倒的,不过请你相信我,我真的不是有意要冒犯你了,我只是只是”

    精神力攻击?

    或许他现在和古武世家的人说,他们能明白,和龙组的人说,也能明白,但一个刚从大学毕业的人,她能明白什么是精神攻击?

    搞不好还以为自己是神经病呢

    “那你是要继续这么趴着,然后再把我内裤脱掉,做你们男人最想做的事情呢,还是立即把老娘放开!”

    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筱薇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简直就能吃人似得,吓得陈重急忙跳开,“我起来了,我起来了。”

    一边说着,陈重更是连连后退,直到背靠墙壁了,这才停了下来。

    筱薇站起身,掸了掸身上的灰尘,拿着检查仪器和一个小本子就离开了,从始至终,都没看陈重一眼

    施琅地区陈家。

    “坂田君,怎么样了?”

    用特殊材料做的一间看上去比并不大的密室里,却是挤满了人,而在人群的中央,留出了一块空地,空地上坐着一名梳着个小辫子的男子,这时候的小野晴子微蹙着柳眉,轻声问道。

    “噗!”

    眼睛未睁,已经口吐鲜血,一旁的众人见状,急忙惊呼。

    “我没事。”

    这叫坂田的家伙,向周围摆了摆手,然后开始静坐调息了起来。

    盏茶功夫,他才再次睁开了眼睛,“看来,我们小看了这个中州人啊。”

    “到底怎么回事?”小野晴子在一旁神色凝重的问道,而随着她的声音响起,周围数道疑惑的眼神,均锁定了坂田。

    “失败了。”

    坂田好像在心理上受到了极大打击似得,神色有些黯淡了下来。

    “失败了?这怎么可能?”

    发出惊讶质疑声的是周围的其他人,其中还包括了陈家现如今的家主,陈顶峰的父亲陈浩然在内。

    要知道,这坂田虽然从外表上,并看不出来有什么特殊之处,甚至还是那种扔到大街上,就找不到的那种,可他却身怀绝技。

    和之前那些个吞噬了古兽内丹的东乌人不一样,坂田所身怀的绝技,有点类似中州那些个古武世家传人差不多。

    虽说东乌建国不到三年前,而且据说还是中州先祖移居过去的,但东乌却在古武方面,有独到之处。

    譬如现在的忍术,就是从东乌古武学中演变而成的。

    而这叫坂田的中年人,就是东乌古武学派系中,比较闻名遐迩的一脉传人,他最擅长的就是精神力攻击。

    不敢说无敌天下,但也少逢敌手,这一次为了南部海域的事情,天照大神特地派他过来,目的就是要解决已经无法被收为己用的陈重。

    可万万没想到的是,极少失手的他,这次竟然失败了,而且还是在对方毫无防备下失败的,不禁让大家有些愕然。

    似乎是他自己也感觉有些蹊跷,便看向了小野晴子,“晴子,你的情报是不是准确?”

    这看似埋怨的一句话,倒是没让小野晴子放在心上,因为她能看出,坂田并不是在责怪自己,而是在寻找失败的根源。

    “坂田君,有话不妨直说。”

    “这叫陈重的中州人,虽然反应很快,警惕性很高,但你应该知道,精神力的攻击,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躲避的,只要我锁定的人,除非他有阻碍精神力攻击的法宝,否则就绝对不可能幸免,可是刚才”

    “你是说,他身上有这方面的法宝?”

    “不,他身上没有,而且他的一个同伴身上有。”坂田回忆似得说道。

    “同伴?”

    “是的,一个女性同伴。”

    虽然精神力攻击,无法跟人的眼睛一样,将事物看的清清楚楚,不过凭借感知,却能分辨出性别,所以坂田并不知道,阻挡他精神力攻击的人究竟是谁,但料想,应该是陈重的同伴吧。

    “女性同伴?”

    小野晴子陷入了沉思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