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2章 救命翳形术
    “嘶!”这一击虽然对陈重的伤害没有那么大,不过胳膊还是被割开了,鲜血滴落。∈八∈八∈读∈书,.≦.o≧

    这一击其实非常的险,若陈重反应在慢一点,就不仅是他受伤这么简单了,胳膊可能都会断。

    小野晴子得势便不饶人,手中的剑像毒蛇一般刺出,缠绕,逼近陈重。

    陈重后却了几步,看了看自己的受伤的胳膊,有些皱眉,这剑,有毒!

    果然,那胳膊的受伤处开始变黑,还有些浮肿。

    陈重连忙运转起治愈术,为自己解毒。

    但是小野晴子的剑实在是太快了,招招不留情,都是向他的要害攻击而去。

    陈重被迫无奈,只后一边治愈,一边后退,不敢去接小野晴子的剑。

    渐渐地,陈重被逼到了墙拐处,没有了一丝的退路。

    “这回我看你如何去躲?”小野晴子停下了攻击,手握着剑,狠毒地看着陈重,她与他的仇,今日改了结了!

    “就凭你,还不至于让我躲!”

    陈重刚才为了解毒,一直被小野晴子压制着打,心里很是不爽,现在毒解了,他一定要给她一点颜色看看!

    “是么?那就手底下见真章吧!”

    话不投机,那还讲个毛啊,直接开战吧!小野晴子再次挺身而上,一剑出一剑毕。

    “啧啧啧,这身材,真是没话说,可惜了可惜了!”

    虽说小野晴子现在的实力飙升,但比起陈重多少还有点不敌,若不是她的剑术很好,陈重早就将她逼退了,闲暇之余,陈重把目光放在了小野晴子的身上,前凸后翘莫过如此啊,至于那可惜自然是指她的脸,如今不能见人的脸。

    哎,造化弄人啊!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都给我上啊!”陈浩然看出来了小野晴子不是陈重的对手,就发怒地对着他身边的人吼道。

    “是,家主!”

    这几人都是陈家挺尖的高手,答应了一句,全都出手,向陈重攻去。

    一个小野晴子加上她那把剑,就够让陈重应付一会了,这下在加上这几个实力强悍的人,陈重应付的慢慢吃力了起来。

    “噗!”

    陈重突然感觉嗓子一股乱流涌过,随后一口鲜血喷射而出。

    “精神力攻击果然强大!”这一下,自然不是数人的围攻所造成的,而是刚才坂田对他的施展的精神力攻击造成的,虽然他施展了龟息术,不过,还是中招了。

    本来他就对付不了这些人的围攻,如今重伤的他更不是对手。

    俗话说,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陈重一招攻击绵延开来,挡下了众人的攻击,然后嘴唇蠕动,默念一句,翳形术。

    他的身影竟然消失在了原地,不见了踪影。

    “怎么回事?人呢?”

    所有人都是一脸的疑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四周寻找陈重的身影。

    “在别墅外,向西南方向逃去了!”这时,那打坐在地的坂田再次开口出声道,然后又闭上了眼睛,显然又在对陈重施展精神力攻击。

    小野晴子一听,步伐迈动,掠出了别墅,向西南方向快速追去。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都还不去追?”陈浩然见他陈家在场的高手还不去追,十分生气,杀他儿子的凶手今晚必须给捉拿回来!

    “是!”随即,几人也都是趁着黑夜追了出去。

    “峰儿,你放心好了,父亲一定会帮你报仇的!”

    “来人,将少爷的尸体送到最好的冰棺里放着,等我把陈重碎石万断后再送他下土!”

    陈浩然兴许是累了,来到了沙发上坐着,静等消息。

    施琅地区郊外的一处破房子中。

    “还好有凤凰神仙交我的龟息术,不然今晚早死在了那个坂田的手中。”

    一道瘦小的身影出现在了这里,他的面色苍白不堪,全身都布满了血迹,身子微微颤抖着,伤势之重。

    这人正是从陈家逃亡出来的陈重,现在基本上整个施琅都是陈家的眼线,他只好躲在这郊外。

    “怎么?不跑了?”

    小野晴子的声音出现在陈重的耳边,这一声对于陈重来说无疑是噩梦,好不容易凭借着龟息术躲开了坂田的精神力追捕,而现在重伤的他却被实力强大的而且还和他有大仇的小野晴子给追到了,这真他妈的是不幸!

    陈家,陈浩然的别墅内。

    “目标重伤消失!”打坐在地的坂田站了起来,来到了陈浩然的身旁坐下,声音有些虚弱地道:“不过,小野晴子追到了他。”

    “嗯,知道了。”陈浩然心情不好地应道,现在他只希望小野晴子能把陈重的尸体带回来就行了。

    施琅郊区。

    “晴子,何必呢,而且那也不是我的错啊!”陈重靠在墙上,看着小野晴子说道。

    “我叫小野晴子,别乱喊!”小野晴子的声音有些冷漠,不近人情。

    “好,小野晴子,难道我俩非要拼个你死我活的么?”

    “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简单的回道已经表明了她的态度!

    “不论你死还是我死,难道你就不为你的妹妹考虑一下么?她会有多伤心?”陈重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

    “放心,我妹妹的事不用你操心,在你死之后,我会让我的妹妹忘记了你,重新找一个比你好万倍的男人。”

    “哎,你就”

    “废话少说,今日无论你说什么都难逃一死!”小野晴子似乎怕陈重说什么,让她的心软了下来,打断了他的话,就毫不留情地出手。

    在这黑夜中,小野晴子的身影在那月光的照耀在,仿佛一个仙女,戴着面罩,为君舞剑!

    陈重拖着沉重的身子,缓缓地移动,躲开了小野晴子的一剑又一剑,但还是有很多的剑招落在了他的身上,留下一道又一道的伤痕。

    “翳形术!”

    被迫无奈,陈重再一次施展了凤凰神仙所交的翳形术,身影消失在了破屋子之中。

    兴许是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小野晴子没有做任何的逗留,快速奔向了破屋的外面,到处寻找陈重的身影,仔细地观察了一下四周,发现并没有什么风吹草动,她身影一转,就重新回到了破屋子之中。

    她原地转了一圈,又再次消失不见,朝远处奔去。

    过了一会儿,那小野晴子又出现在了破屋子中。

    “到底拿去了?”嘀咕了一声之后,她身影飘动,然后消失在这黑夜中。

    “呼,好险,还好一直没有出来。”

    就在小野晴子这次走后,陈重从破屋子里的一个角落里慢慢地走了出来,身子一晃一晃的,随时都有可能倒下。

    随后,他也不浪费时间,发了信息给财三之后,就开始用治愈术给自己疗伤。

    陈重觉得五种神通,留下治愈术是他最好的选择,不论是任何时候,他都不会后悔。

    达到了元婴境界的陈重,基本上只要不受到致命的损伤,都可以恢复的,今晚他伤的虽重,不过,却没有致命的,在治愈术的疗伤下,缓慢地恢复过来。

    至于精神上所受到的损伤,还是需要慢慢地调养,不是治愈术所能恢复的。

    第二天,天还没亮,财三就带着两个龙组的成员来到了这里,将陈重带着离开了此地。

    为了躲避陈家的视线,财三特地弄了一辆救护车将陈重放在其中,向他们才开的医疗所驶去。

    这一路,胆战心惊,陈家第三代唯一的男性死了,这种事,足够让陈家全族愤怒了,基本上到处都能见到陈家搜索陈重的人。

    陈重并不在意,好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坐在救护车之上,翘着二郎腿,好不乐乎。

    从他到施琅以来,一直都是处在被动的状态,昨晚终于出了口恶气,让他的心情一阵舒畅。

    “对了,陈重,昨晚来找我们那女的是谁?”财三来到陈重的身边不解地问道。

    “我媳妇啊。”陈重笑道。

    “别扯淡,快说吧,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昨晚龙哥还打电话来问了。”财三认真地道。

    这时候,陈重也收回了他的吊儿郎当的性格,把事情一五一十地都告诉了财三,从他潜入陈家到救女子到最后的逃命都说出来了,只不过,中间少了骗钱的过程。

    “不对啊,按你说,陈家的高手是不可能知道的啊!”财三疑惑不已。

    “你就别纠结那么多了,还是想想以后咋办吧,我肯定是不能在明面上了。”陈重连忙敷衍过去,转移话题。

    财三也没想那么多,杀了陈顶峰也好,至少杀了杀陈家的锐气:“一切还是先等医疗所进入了正轨再说吧,这些天,你也休养休养,施琅的事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解决的。”

    “也只好这样了。”陈重无奈地道,整天不能出门的感觉真的是不好啊,还有那么多美女等着我去征服呢。

    在这期间,陈重怕是什么人都不能见,不然让陈家得了消息,他就不能安宁了,每天都是无尽的追杀。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