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8章 路见不平
    几个人清一色的都是青年,最大的一个也就二十二三岁。

    一个两个的穿着打扮都是特前卫那种,一个个要么是黄毛要么绿帽要么红毛要么杂毛,总之没有一个是黑头发的。

    为首的一个人年纪最大,染着五颜六色的头发,两边耳朵上各一排耳钉,嘴上也穿了一个环。

    他的脚步停下来,另外几个人的脚步也都停了,一个个死盯着陈重和他怀里的女人。

    陈重扫了一眼那几个家伙,一个个的眼神都恨不得生吞活剥了他似得。

    自己又没有**圈圈了他们老妈,至于嘛。

    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女人,陈重意外的发现,原来是个小美女来着。

    看起来十七八岁的年纪,脸蛋非常的精致小巧,小脸蛋小嘴巴,偏偏生着一双特大特亮的大眼睛。

    肌肤泛着少女特有的光泽,大眼睛里满是无助和恐惧,浑身上下全都是女儿家的清香。

    再看身材,个子不高,也就一米六左右,细胳膊细腿的,怎么看都是娇小玲珑型的女孩。

    年纪不大点,还一副青春可爱小模样儿,非常非常的惹眼。

    呼吸间,陈重除了能闻到一股子非常好闻的女儿家清香,还有一股子浓郁的酒味,似乎这个女孩喝酒了。

    女孩似乎也发现了陈重的视线,羞答答的挪开了一下下,娇声道:“救我。”

    杂毛青年一直等了足足十秒钟,他刻意观察了一下陈重和女孩的周围。

    等看清楚是一个比自己还年轻的家伙,身边也没别的帮手时候,杂毛青年嘿嘿奸笑了起来,冲着陈重道:“兄弟,她是我女朋友,我们刚才闹了点小矛盾,这事你别管,把人交给我。”

    “不是,我不认识他们,我和他们没关系,我才不是他的女朋友!”女孩死命的摇头,矢口否认杂毛的话。

    杂毛说道:“芳芳你也是,我不就多看了别的女人一眼嘛,都没做别的什么,你看你就生气成这样。你看要不这样吧,我给你赔罪,你前段时间不是想买那个名牌包包嘛,我给你买还不行嘛。别和我闹别扭了,让外人看着多不好意思。”

    女孩娇声啐道:“谁是你女朋友了,你瞎说!”

    杂毛一脸无奈,长叹了口气,“你说你这是怎么回事,我们怎么就不是女朋友了。我们都在一起两个多月了,同居都快一个月了,每天晚上我们都一起喝酒唱歌睡觉,你身上有几根毛我都知道,昨晚上你还用嘴帮我那个。现在不就是闹了点小矛盾嘛,你至于连我这个男朋友都不认了?”

    什么,同居,自己身上几根毛这货都知道,还用嘴帮他那个?女孩一听又羞又气,“你胡说,我什么时候被你睡过!”

    “怎么就没被我睡过,你不是天天晚上都在我怀里叫亲哥哥嘛,今晚上咱也来几次。”边说着,杂毛青年边走向陈重,伸手就要去拽女孩。

    女孩吓得死命往陈重怀里钻,眼巴巴的望着他,“救我,你要救了我,我就把我最宝贵的东西给你。”

    什么,把最宝贵的东西给自己?

    陈重一听心都热乎了,低头看着女孩那俏丽可爱的小脸蛋,心都痒痒了。

    眼看着女孩就要被抓到了,陈重开口了,“慢着!谁说让你把她带走了?”

    杂毛青年的手僵住了,人也僵住了,抬眼扫向陈重,脸上挤出那抹伪善的微笑很快就消失不见,眼角多了一丝阴狠,“小子,听过一句话没有,不该管的闲事不要管!”

    陈重的声音高了八度,“我偏管了怎么着?”

    “好小子,听口音,外地来的吧。”

    “外地来怎么着了?”

    “老子最讨厌你们这些个外地人了,今天你敢管老子的事情,可别怪哥几个手上没分寸。”杂毛青年的话语落下,另外几个青年围了过来,扇形散开把陈重和女孩给围住。

    杂毛青年看了看陈重那边,再看了看自己这边,那个女孩刨除,五打一,怎么都是自己这边占据绝对优势。

    摆出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儿,杂毛青年狞笑着瞄着陈重,就像是猫盯着耗子似得盯着他,“刚才给你脸子,让你别管这档子闲事,你倒好,偏和大爷我玩拽的。我倒要看看,你现在还怎么拽的起来!”

    没等陈重开口,一个绿毛青年大声嚷嚷了起来,“大哥你和他啰嗦什么啊,赶紧收拾了,把那妞带回去,咱一起开心开心。”

    嚷嚷完,绿毛青年第一个冲了过去,非常骚包的学着李小龙出拳的时候怪叫了几声,再学着龙哥的架势,一拳打向陈重的脑袋。

    陈重只是淡淡一笑,心道:一群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

    然后抱着女孩快步后退了一步,捎带脚的,把地上一块拳头大的砖头往前轻轻踢了那么一下子。

    绿毛青年满以为自己酷炫拽扯牛,特拉风的一拳头,准能削在陈重脑袋上,可是冷不丁的,一拳竟然落空了。

    没打着人不要紧,要紧的是,大踏步跨前的脚,踩到了一个石块,身体立马失去了平衡,一头朝前栽了过去。

    危机之下,绿毛本能的伸出手撑地,免得脑袋撞到地上。

    一眨眼的时间,绿毛青年双手双脚着地,跪在了陈重的面前。

    顿时周遭鸦雀无声,安静到不能再安静了。

    陈重嘿嘿笑了笑,说道:“这怎么说都不大好吧,毕竟还没过年呢,你给我磕头也没压岁钱呀。”

    “噗”女孩止不住笑了起来,这人太逗了,还真没见过那么逗的。

    对面杂毛青年的脸都绿了,他根本就没有看清楚陈重之前踢石块的动作。

    他只见到绿毛青年霸气十足冲出去,结果逼近陈重之后,来了一个挺身飞扑下跪的,狗一样跪在陈重的脚边。

    一想,这货可能是喝醉了,杂毛青年骂骂咧咧说道:“我说你刚才才喝了几瓶马尿啊,醉成这样?”

    陈重笑语道:“他是不是醉了我不知道,不过我可以保证,你过来也得跪下。”

    “好小子,你够横啊,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呀!”杂毛青年一挥手,“都给我上,给他来点狠的,也好让他长点记性!”

    杂毛青年一声令下,几个手下一起冲向陈重,连那个丢了大脸的绿毛青年都爬起来冲了过去。

    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com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