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7章 化解
    曹华冷哼一声:“家里有逆贼,只能怪老夫我自己眼瞎,现在除了逆贼,今天你还敢来,我非要让你留下点零件来,这件事还没算完!”

    说完,曹华双手重重一拍凳子,站起来说道:“今天没有阴险小人,咱们俩好好过两招,上次你胜之不武,这次老夫就不客气了!”

    “哼!等等。”瘸腿的年轻人笑了笑:“你难道就不想知道,我们七影门为什么来找你寻仇吗?”

    曹华愣了愣,这个问题他还从来没想到,不过练武修真的,谁都手上是干净的?不曾沾染过鲜血?曹华想了想说道:“我曹家是古武修真世家,这个江湖很杂很乱,自问手上也粘过不少鲜血,但是却从来没有做过背信弃义的事情,不知道你为什么来寻仇?”

    “嘻嘻嘻贵人多忘事啊”瘸腿的年轻人站在原地,离着他们有十来米的地方,阴阳怪气的笑道:“那我提醒提醒你,二十年前,辽东,公孙家一门,上下二十三口人,一夜之间惨遭杀害。”

    曹华脸色变了变,叹了口气说道:“这事我记得,但是老夫那时候也是受朋友所托,去公孙家取一样东西,但是公孙家的人一个都不是我杀的,老夫这样说,你信吗?”

    “公孙家有一秘宝,人人觊觎,那天晚上据我所知,只有你一个人去了那里,还说不是你杀的?”瘸腿的年轻人笑了笑说道:“那天晚上,唯独就剩下我活了下来,但是腿却被烧毁的房梁掉下砸断,落下了残疾,但是那一晚,我印象最深的就是火光倒映里你的这张脸!”年轻人残忍的笑道:“我到今天都不会忘记!”

    “老夫当晚确实去了公孙家,受人之托去取东西,但是我赶到的时候,他们上下一家老小都被杀害,房屋被烧毁,人却是不是我杀的。”曹华皱了皱眉头:“你对当年的事情这么清楚,你到底是什么人?”

    瘸腿的年轻人笑道:“我叫公孙胜,就是那晚公孙家唯一活下来的人,老家伙你还想抵赖?拿命来吧!”

    这个公孙胜,虽然腿脚不好的,但是这身法却利落的紧,一眨眼间,脚下踩着诡异的步法,到了曹华面前,一掌攻向曹华的面门!

    曹华毫不示弱,向后退了一步,深深提起一口气,一掌和这个公孙胜对在一起,两个人各退两步,看样子实力平分秋色,并没有太大的差距。

    陈重端着茶碗看了看场中的两个人,笑了笑,这个年轻人虽然已经到了元婴中期,但时间较短,还不是曹华这个元婴末期的对手。

    但是看起来像是两个人之间有什么误会没有解开,陈重笑而不语,想先看看这个年轻人的功夫路数。

    曹华和公孙胜两个人纠缠在一起,果然今天没有了那种毒物,曹华走过两百招之后,就开始占据上风,这个公孙胜的脚下步法也开始渐渐慌乱起来,陈重只是看一眼,他很有对敌经验,再有百招之内,这个公孙胜恐怕就会输了。

    所以陈重也不急,端着热茶美滋滋的喝一口,觉得好像差不多,开口说道:“曹先生,还请留他一条性命,把误会解开才好。”

    曹华笑了笑:“嗯,知道,陈先生。”

    这个瘸腿的年轻人公孙胜心里一惊,他也知道自己快要败了,但是也得百招之后,那个坐在太师椅上一直悠闲喝茶的年轻人,居然一眼就看出来他有败绩,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人?

    被陈重点明了战况,公孙胜心里心急,心里一琢磨,这样下去肯定必败无疑,而且在场的又都是曹家的人,他只要一败,凶多吉少,加上之前买通了曹家弟子下药,是世间罕见的毒物,可以封锁修真武者的元婴,想着今天来,必然能灭曹家。

    但是谁知道,这个曹华居然好像一点事情都没有,而且还莫名其妙多出来一个没见过年轻人,今天是没办法得手了。

    公孙胜心里一横,当下暗提一口气,用尽体内真气朝着曹华双掌拍去,逼退了曹华。

    曹华正待上前,这是公孙胜冷冷一笑,从腰间摸出来一个黑色小盒,就要拉开机簧!

    “万蜂针!”曹华倒吸一口冷气,如果这个距离拉开了,他必死无疑!

    但是就在这时,所有人好像一下都动弹不聊了,时间都像是变慢了一样。

    公孙胜原本要拉开万蜂针机簧的手,但是发现自己突然动弹不了,然后对面的曹华也是一样,突然无法动弹,好像就连站着都费劲了。

    公孙胜两腿发软,感觉到一股铺天盖地强大的威压而来,整个人腿一软,手一松,万蜂盒机关掉在了地上。

    这院子里的人,只要是练武修真的,除了曹华全部人都跪在了地上,曹艳在后面还站着,是因为她本身没有内丹真气,是普通人一个,并不受陈重的出窍期威压所影响,曹艳看到这一幕,心里也是一惊。

    她看着陈重慢慢站起来,风轻云淡的向着公孙胜走去,而其他人都是咬牙切齿的跪在地上,无法动弹,陈重的样子,就像是天神下凡,接受着所有人的膜拜一般!

    这才是强者的力量!

    陈重慢慢朝着公孙胜走了过去,捡起了地上的万蜂机关盒,走到公孙胜面前说道:“其实,这些事情可以坐下来慢慢谈,我能理解你要报仇的心思,但是也要查明真相事实,认对人才行,你要是杀了曹家一门,冤枉了他们,那他们的子孙后代以后不会去找你报仇吗?冤冤相报,什么时候才是头呢?”

    公孙胜咬牙切齿的说道:“胜者为王败者寇,没想到曹家还能请的动出窍期的高手,我输了,你想杀想刮,随便!”

    陈重笑了笑说道:“你们这些年轻人啊,动不动就要死要杀的,这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我不是曹家的人,只是昨天来给曹先生治病的大夫,你愿不愿意相信我?要是愿意相信我的啊,我们可以坐下来,把这件事说明白,我在长安还有点势力,辽东离这里也不远,你要是想找出真凶,我可以帮你。”

    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