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4章 真假宝
    陈重为了不引起吴良的怀疑,自己同样喝下去了融合了噬气丹的酒,不过他早有准备,自然没什么问题,不亏是曹家的底蕴所在,这噬气丹连陈重都毫无感觉,无色无味,简直就是杀人于无形的利器啊。

    陈重和吴良两个出窍境的高手都还没事,吴大海却已经摇晃着几下倒了下去,无声无息。陈重顿时暗呼一声糟糕,自己竟然把这一茬给忘记了,两人的实力完全不同,对噬气丹的抵抗能力自然也不一样。

    这会儿吴大海一倒下去,正捧着酒坛独自畅饮的吴良顿时发觉了,将手中的酒坛砸向了陈重,风声呼呼,隐隐有股风雷之声,一上来竟然就毫不留情,如果实力稍微差一点,恐怕这一酒坛子就足够陈重去见阎王爷了。

    当机立断,陈重一把扯起如死猪一般的吴大海,单手提着就向洞外飞奔而来,同样是出窍境,陈重早就对吴良戒备至极,而吴良却是突然出手,所以自然不可能成功的。

    陈重这一施展身手,那吴良顿时轻咦了一声,只是看这速度身法,竟然实力不俗,刚才自己竟然看走了眼。只是这么一愣神的功夫,陈重已然拖着吴大海出了洞。

    出了洞,陈重便看到了吴六这老头,正向自已打着手势,看那模样似乎还挺着急的样子,半晌后陈重才明白吴六的意思,差点惊出了一身冷汗,敢情这会儿他已经站在了吴六的陷阱边上,再差一步就自己先掉进了陷阱里,那可真的成了出师未捷身先死了,在心里狠狠地咒骂了几句吴六的不靠谱,转而凝视戒备起了洞内方向,一边将袖口里的物件准备妥当。

    为了对付吴良这个老家伙,陈重什么方法都用出来了,暗暗查探一番陷阱,对吴六不由稍稍改变了印象,还不错,当初连自己掉进去都折腾了一番。

    然而,让陈重意外的是,他等在洞口外面,里面的吴良却是不见了踪影,自己手里可是拿着他的儿子?难道这老家伙连自己的儿子都不顾了,那样可就麻烦大了,一直以为陈重就在避免着和吴良老头直接动手硬碰,那样自己就算赢了恐怕也得掉一层皮实力大伤啊。

    “老不死的,你儿子在我手上,快点出来与我一战,要不然我就将你这宝贝儿子扔到悬崖下喂鹰了。”陈重仰起嗓子就是一通大喊,内气强劲的他这一吼简直地动山摇,就连远处的吴六都吓了一跳,耳膜里轰轰炸响不绝,更何况是那躲在洞里的吴良了。

    实际上吴良还真不怎么关心儿子的死活,可这一声老不死的却是一下子戳中了他的死穴,一个有点实力的小辈而已,还真谈不上让吴良害怕,当下便从洞里出来了,没办法,外面的陈重似乎骂上瘾了,一句比一句恶毒,就是那些街边的泼妇恐怕也不过如此,吴良出窍境高手,在整个辽东那都是首屈一指的大人物,平日里人们见到自己哪个不是低声下气的?

    “小子,找死,老夫今天就成全你!”怒喝声中,吴良的身影从洞中飞掠而来,呼啸之声不绝,如一阵飓风横扫而来,只是这一股气势,就有纵横天下之意,难怪躲了数十年后竟然有了当皇帝的想法。

    刚才之所以没有紧随着陈重追出来,却是因为吴良同样饮下了些许的噬气丹,一查探下这种毒药竟然对自己有压制作用,顿时不敢大意,一生以小心谨慎才从一次次的死里逃生出来,好在其药性虽霸道,却入腹不久,在吴良逼迫之下,毒药基本上被排出来了,剩下少许一时难以除尽,却就被陈重在外面的怒骂声吸引了。

    “老东西,怕你不成?”陈重临危不惧,袖口中的万蜂针却已蓄势待发,形如狂龙席卷而来,浑然没有注意到离陷阱越来越近了,也不怪他大意,原本只有陈重一个人过来,这么短的时间怎么可能弄出陷阱来?而且此地他已经呆了数年,极为隐蔽,根本不可能别人知道。

    种种巧合之下,出窍境的吴良竟然一下子撞进了吴六的陷阱里。不等他反应过来,早已经蓄势待发的万蜂针齐齐迎了上来,遮天蔽日,恐怖至极!

    这种万蜂针只能发射一次,威力却是极为恐怖,数量达到数万只,饶是吴良实力强悍,这一下子也是措手不及。

    扔掉万蜂针,陈重同时跟了上来,五罗轻烟掌,灵活至极,在狭小的空间里运用自如,逼的吴良一时间连还手的机会都找不到,双方都是出窍境界,如果是放在正常的环境下,不是一番死斗,根本不可能分出胜负来。可现在,情形却是一边倒,在短时间内爆发出强大战斗力的陈重,完全超出了吴良的预料,这时早在一边等候的吴六也补上一刀,双双齐攻,根本不给吴良喘气的时机。

    一柱香时间,数次被暗算后实力大损的吴良终于落败了。吴六不放心,又从怀里掏出一块黑色金属物,咔咔直响后竟然牢牢的将吴良的双手绑缚住了。

    “你还有这玩意儿呢?”陈重笑道。

    “嘿嘿,我老头平时就喜欢琢磨这些玩意儿,你可别小看了这玩意儿,不仅仅是绑缚他双手这么简单,里面的机关可以直接封堵住他内气的运行,是我专门用来对付高手的。”吴六得意洋洋道,自从知道陈重的身份后,他就收起了初见面的那份高傲之意,要不然也不会在一看上去最多二十几岁的后生面前卖弄起来了。

    “你叫陈重?我跟你有何仇?”瘫在地上的吴良,双眼如毒蛇般盯着陈重,即没有无谓的挣扎,也没有出声哀求,看那样子,似乎陈重在他眼里只是一个死人而已。

    “无怨无仇,不过,我要带你去见一个人。”陈重不再多说,和吴六一起离开了这里。

    长安,曹家。

    大厅里剑拔弩张,曹华端坐上位,面色稍有不安,和陈重约定的时间到了,可他还没有把人带回来。另一位,正是公孙胜,一幅要问罪动手的状态,旁边的曹家众小字辈个个凝视戒备,却根本不敢靠近。

    “天意啊天意,难道我曹家真的要亡于此了吗?”良久,曹华轻声叹息。

    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