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8章 背后势力
    “啊,别的人支持?你怎么知道的?”吴大海懵了,这事就是他自己也只知道一个大概,老爹连他这个儿子都不放心,可这会儿陈重却当着他面问出来了。

    一边吴六暗暗一惊,一个吴良虽然强大,不过终究只是一个人,真的想要完成他的目标那是不可能的,除非背后还有别的人参加进来,虽然华夏内部古武世家争斗不断,可一旦涉及到境外的势力,这些古武势力又会同时的团结起来。

    正因为如此,此刻听到吴大海承认了老爹背后有境外势力参与,顿时同仇敌忾起来。

    “你要知道,其它我不缺钱,甚至比你的还要多。所以,你的财富对我的诱惑并不大。要想活命,最好还能提供一些别的。”陈重慢悠悠的说道,姿态摆的很足。怕死的吴大海哪里敢不相信,这家伙随手就是几千万他也是亲眼见过的。

    “可我真的不知道那些外国人什么身份,我连见也没有见过。”吴大海哭道,突然像是抓到了救命的稻草一般,猛然惊喜地说道:“我想起来了,我知道他们的一个联系地点,那是我爹一次无意中说出来的,就是在吉尔斯坦的一座城堡,那是他们的一个据点。”

    陈重倒是有些意外,这些境外势力恐怕也是修炼中人,否则也不会跟吴良这么一个修炼高手搅和到了一起。这些人图谋不小啊,陈重将吴大海交给了吴六,这家伙在龙牙的地位不低,这些消息就由他上报了。

    “吴六,我还有重要的事情处理,这个吴大海身上的消息,不由龙牙来确认了,当然,还有他的那个藏宝洞,里面的财富价值恐怕有几个亿,这些都是国家财产,理由交回的。”陈重道。

    听的吴六欣喜连连,这可是天大的功劳,没想到陈重全部交给了自己,顿时连连感谢,陈重倒是无所谓,这老头当初在抓住吴良的时候也是出了大力气,这些身外之物正好可以作为回报。更何况他现在的心思已经在藏宝图上面了。

    因为昨天夜里,他突发奇想将一缕纯正的内气注入到了羊皮的藏宝图内,结果真的出现了意外,实际上吴良花了大功夫得来的这张藏宝图确实不是什么假的,只是这老头守了几十年,却没有找到打开的关键。当然,也是陈重的内气与众不同,吴良就算偶尔试过了,恐怕也没有效果的。

    这边,陈重正和曹艳打情骂俏,那边安娜的电话却来了,两人虽然没有到那一步,不过关系非同一般,陈重连忙从房里走出,有种被抓奸的感觉。安娜倒也没有别的事情,只是说了陛下奥利维亚要离开华夏了,至于再一站可能是哪里,却没有告诉陈重。

    一个告别的电话,让陈重有些小小的失落,都说女人是最敏锐的,曹艳这会儿就是这般,甚至都不用去偷听陈重的说话,就能感觉是他亲密的女人电话来了。

    心中一时气苦,自己好不容易看上了一个男人,为什么他身边的女人就那么多?而且一个比一个优秀漂亮,即使是他,身为曹家的掌上明珠,多少男人都看不上眼,可是这会儿却连基本的信心都没有了。

    爷爷曹华是曾暗示她,可以去接近陈重,那时候曹家面临大敌,如果不是陈重及时的站在了曹家这边,公孙胜很可能就要动手了,所以那时候她压力很大,几次都下定决心要主动接近陈重。

    不过这会儿不同了,曹家的最大危机解除了。昨天爷爷也跟她聊了一些,虽然暗示陈重有多么的优秀,听爷爷的意思还是希望自己能够为了曹家作出一些牺牲的,不过已经不那么急切了。甚至自己已经有了选择的权利,以爷爷对自己的宠爱,她只要不愿意,这些天完全不需要再粘着陈重了。

    可是不知道怎么了,在陈重面前,虽然常常把自己气的不行,可那种安全可靠的感觉却渐渐让她有些迷恋了,她最后不得不承认一点,那就是自己即使没有了家族的使命,她还是会粘在陈重身边的,而所谓的家族使命,现在看来更多的只是为自己遮掩。

    毕竟她身份地位特殊,虽然年纪也不小了,可是却从来没有跟别的男人接触过,第一次做这种事情,压力自然不小,而为了家族的理由确实光明正大。

    脑海中思绪万千,不过是几秒钟的事情,这会儿陈重已经打完电话回来了,这家伙也不知道是不是看穿了自己的心思,虽然不动手动脚,却没事就喜欢口头上占自己的便宜。弄的曹艳常常芳心暗动,却又及时的退出去,让她一下子高兴一下子失落的,整个人都变了。

    陈重眉头微蹙,看着房间里的曹艳,这些天和这个女人天天粘在一起,要说不喜欢那也是自欺欺人,谁让他天生喜欢漂亮的女人,何况是曹艳这样一个地位身份都与众不同的美女,如果自己不下手,指不定以后要便宜了哪个王八蛋呢。

    陈重报着这样的想法,所以这些天没事就调戏调戏这个女孩,好东西正常人都希望自己拥有,陈重也不例外。可是现在,似乎自己真的要离开曹家了。

    “问你个事情呗,你说我要是离开了,你会不会想念我的。”陈重似真似假的嘻笑着道。曹艳回头便看到了一脸坏笑靠在边上的陈重,一时间搞不清楚这家伙是什么意思,美丽的大眼睛迷茫的看着陈重,红唇欲滴,让人看着忍不住的想要上去咬一口。

    对,就是咬一口,这就是陈重此刻最想做的事情,如新鲜的樱桃,美艳不可方物。

    曹艳突然脸一红,这家伙怎么又来了?心中又喜又嗔,扭过身去假装不依。

    “你不想我啊,那我明天就离开了。”陈重笑道,单纯涉世未深的大家闺秀,对自己的杀伤力就是大啊。可陈重又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自私了?

    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