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0章 逆天的运气
    “学着点。废什么话。”陈重道。

    “哦。不好的不学,可是你刚才说的。”更小的曹纯一边摸着被打的头一边去换筹码了。不远处,秃鹰正盯着这边,不由嘴角浮起一丝不屑的笑意,刚来就进了赌场,还当以为是什么大人物呢,现在看来也不过是某个大人物的二代而已。很快这个消息就传到了幕后的白骜那里。

    “好,继续盯着。如果他们输光了,你可以送一点钱过去。”白骜道,心想最好输个几亿,到时候自己就可以将这个官二代控制在手里了。虽然陈重的身份他并不看好,不过总部那边的风声却已经得到了确定,这个少年来头不小。

    “好的,这几个少年,要是到时候输太多,我们也送吗?”秃鹰小心翼翼地问道,在他看来这些大赌场哪个不出千的?一个外地来的富二代,进来了那就是等着被别人宰的,他只是担心输太多,老大到时候怪自己办事不力。

    “嗯,这样吧,控制在一亿卢布以内。”白骜道。

    就在秃鹰向老大汇报的时候,那边曹纯已经换好了筹码,满满一盘子全是,也不知道这小子一下子换了多少,陈重却是直接又给了一个爆栗:“你换这么多干什么?真是个败家子。”

    “大哥不是说要好好玩一玩嘛,我想让大哥尽兴,所以就换了一千万的。”曹纯无辜的说道。刚才陈重可是豪情十足的大手一挥,这才给了他一种错觉。

    “好吧,我说的是,我想把这个赌场全部赢下来。”陈重道,以他的本事会输钱才是怪事呢。一行人在人群中穿梭,虽然一个个很年轻像是未成年,却招来了五六个女人靠过来,一个个主动的将丰满的身体在他们身上蹭啊蹭的:“大哥,你要玩哪个,小妹陪你去呗。”

    两个大洋马,头戴黑色兔耳朵,一身白肉露出十分之九,两双大长腿配上二十厘米的鞋子,看的陈重都有了感觉。这些外国女人还真是开放啊,简直是不把跟在边上的曹艳放在眼里。

    曹艳确实很生气,好在陈重还算给她面子,一路上主动过来推销自己的大洋马都被他拒绝了,不过相比之下,这些一眼就看出来是干什么的大洋马,一身正经衣服的曹艳反而更加的吸引人。这就是良家的无形魅力了吧。不多时,一个刚刚赢了钱的家伙就搭了过来,一手搭在曹艳的肩膀上说道:“好漂亮的小姐,跟我一起回房吧。这些是赏你的。”

    曹艳看着陈重,将这家伙凉在一边。顿时将这家伙引向了陈重,想让我跟你走可以啊,看看你能不能搞定这个男人。

    “不好意思,她是跟我一起来的。”陈重转身道,女人果然麻烦啊,不过看曹艳这表情似乎还挺得意的,好家伙终于肯为自己出头了,怎么不继续低调下去?

    “you?littleboy,哈哈,几岁了啊,这些钱拿去玩吧,把她让给我玩玩。”这金发男人上下一打量陈重,顿时嚣张的笑了起来,同时将手中的筹码随意的抓起了一把。

    陈重很生气,后果很严重,竟然嫌弃自己太小,现在自己可是长辈呢,曹纯曹昂两小辈就站在边上,他这么长辈竟然被人鄙视了,这让他能不生气吗。屈指一弹,一颗药丸已经毫无声息的进入到男人的嘴里。

    男人只觉得喉咙里一动,不等回过神来,身体就不由自玉的舞蹈了起来,而且还是时下最为流行的骑马舞,顿时周围的人纷纷让了开来,一个个奇怪的看着这个男人。陈重一拉过曹艳,狠狠的瞪了一眼,我的大小姐啊你就不能安分一点吗?曹艳却是高昂的仰着头,毫无犯错的自觉,终于让陈重为自己出手一次了,不容易啊。曹艳心里满满的委屈直到这一刻才化解了一些。

    “没想到这家伙舞跳的还不错,就差点音乐了。”陈重笑道,然后拉着曹艳走了。因为两个黑衣人已经过来将这倒霉的家伙架走了,现在陈重还不知道,这个一个小小插曲竟然又惹到了一个财团。主要还是一身良家女人装扮的曹艳,此刻在一群莺莺燕燕中太显眼了,稍微有点眼光的男人恐怕都注意到了曹艳的气质非凡。

    “大哥,你好厉害啊,我都没看到你动手。”曹纯一脸崇拜的跟上来说道:“能不能教教我啊?”

    “你什么时候对医学感兴趣了?刚才大哥肯定是用什么办法控制了他的运动神经经脉。”曹昂道。

    “学那些都没意思,还是大哥的这些学来才是真的有用。”曹纯依然一脸崇拜的追问着。敢情这家伙在曹家一直装着乖乖宝,到了这会儿完全就是恶魔本性全部爆发出来了啊。

    “少来了,你学不来的,这是哥的独门秘方。哈哈。”陈重一笑而过,他可不能把这两家伙给带坏了。到时候回到长安曹家,两个乖乖宝变成了两个恶魔,到时候倒霉的就是长安的那些公子哥了。

    摩尔财团,吉尔本地的最大财团之一,此刻某豪华房间里,两名特邀医生看着眼前挥爪踢脚的公子哥,一脸的无奈。这家伙自从被家里人带回来后一直蹦到现在。

    一个苍白胡子的老人拄着文明棍进来了,两边侍立的下人立马行礼道:“老爷好。”

    老摩尔看着自己的孙子,面无表情,一双眼睛却射出两道噬人的光芒,竟然有人敢动自己的孙子,自己家族未来的继承人:“情况怎么样?检查出来了没有?”

    “老爷,据我们所知,公子是被人下了药,不过暂时没办法医治,恐怕要等到一个小时后,公子体能消耗完了,然后才会累的睡着就好了。”两医生胆颤心惊地禀报道。

    “什么?就这样保持一个小时?还要等能体能消耗完,我养你们这些废物有什么用。”老摩尔顿时火大,不过这些只是表面情况,他考虑的还要更多,是什么人做的?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现在自己的孙子并没有接手家族的企业资金,不过是一个闲人而已,那么对方动自己的孙子是不是发出警告的意思?

    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com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