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3章 吐出来我赔偿
    这也太恐怖了吧!竟然把老大的牙齿都给踩掉了!三人一脸惊恐的看着陈重,明明是一幅人畜无害的样子啊,怎么下起手来比他们还要狠,而且还是狠上几百倍的样子。他们干了这么多坏事,也不敢这么折磨人啊。

    “你还讲不讲理了,你这就是在欺负人,我吃下了苍蝇,让这老板娘赔偿难道不对吗?”老大知道自己遇到高手了,于是一转身变成了讲理,是的,武力解决不了对方,那只能改变策略,要跟陈重讲理了。

    “嗯,你说的好像也对啊,不好意思,刚才没搞清楚你们在这干什么,我就出手了,实在是不好意思的很。”陈重一脸歉意的说道,那样子,仿佛他真的只是路过打了一个酱油而已。

    却把地上的光头气的差点一口血吐了出来,有这么耍人的吗?你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你就把我打的这么厉害?

    三个小弟像是看恶魔一样看着陈重,甚至连扶他们老大起来的勇气都没有,开玩笑,这要是被陈重踢上一脚,他们岂不也得跟老大一样躺在地上了?看看老大现在这幅样子,他们就感觉一阵恶寒,差点想跑了。

    “那个,你刚才说你吃下了苍蝇?所以要老板娘赔偿?”陈重问道,一脸和蔼的笑意。

    光头大汉不由的心生一阵感激啊,还好还好,对方竟然跟自己讲理了,真是苍天有眼啊,这么暴力的人竟然能够心平气和的跟自己讲道理,实在是让人感激的不知如何是好了。

    光头大汉鼻涕眼泪一大把,一边连连点头,一面勉强的挤出一张笑脸来,面前的这是个好人啊,用没了牙齿的嘴巴开口道:“是啊,我真不骗你,大哥,我真吃下了一只绿豆苍蝇,要不然我也不能让这老板娘赔钱啊。”

    “嗯,你也不早点说。”陈重点头认同。

    大汉再次感激无比,还好自己有救了,说不定这少年心情一好,还真的可以赔自己一点医药费呢,那自己辛苦一次也就不算什么了,何况被如此强大的人揍了一顿,也不丢脸啊。

    然而,陈重突然脸色一变,一脸认真的问道:“可是如何证明呢?你都说你吃下了肚子里,我总不能扒开你的肚子查一查吧。”

    光头大汉顿时懵逼了,这是什么思维,怎么感觉自己的脑袋瓜子有点跟不上的感觉?

    “哦,我想到了一个好办法。”陈重猛然地笑了起来,然后就在大汉一脸绝望的表情下,又抬脚揣向了大汉的腹部,一脚两脚,这大汉别看一幅高大威猛的样子,可是被陈重踹了仅仅两下之后,就已经受不了的呕吐了起来,腹部扭曲成一团,一脸的凄惨,剧情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大汉很悲愤。叫声很凄惨。

    哇!哇!

    大汉仿佛要把肚子里的东西全部吐出来,人都痉挛了还在那吐着,一边的三个小弟一脸的惊恐,这人下手也太狠了吧,老大这次是真的栽了。

    陈重终于停下来了,将大汉死猪一样翻了个身,蹲下后眼睛像毒蛇一样盯着对方,冷冷的声音发出来:“你不找一找吗?看一看有没有苍蝇,如果有的话,我赔你十万。怎么样?”

    光头大汉一脸凄苦,有你这样的一尊杀神看着,他还敢要钱吗?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连连摇头。

    “哦,那这事你怎么说?”陈重道。

    “是我看错了,那不是苍蝇。哥,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敢来这里了。”大汉连死的心都有了,这也太折磨人了吧,脸就埋在自己的呕吐物边。

    “行,既然你如此通情达理,那我就放你一马了。以后这个店方圆十里你就不要出现了,怎么样?”陈重商量着道,光头大汉又是连连点头。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打扫干净赶紧滚蛋。”陈重朝剩下三个手下喝道。

    一个小时后,陈重和曹艳离开了小小奶茶店,老板娘又一人免费送了一杯送两人出来。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曹艳心中满满的甜蜜,自己的男人就是不一样,当然,现在还没有成为事实,不过她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回到住所,吴六却出现了,原来听到白骜很有可能背叛了组织,龙牙总部非常重视这件事情,除了吴六之外,还出现了另外几个高手,陈重一眼看去,竟然都是中吴六一般的高手,对付白骜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

    陈重便将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告知了吴六,既然是要对白骜下手,毕竟人家也是龙牙内部的人,自然证据要确凿。在了解到基本的情况后,吴六便告辞了,他还要忙着收集关于白骜的其它证据,不过这事倒是让陈重从中解脱了出来,现在他已经隐隐感觉到了自己得到藏宝图的事情,恐怕已经被不少有心人知晓了,自己的麻烦还很多呢,少一个白骜正好。

    安娜新安排的住所非常高档大气上大次,吉尔唯一的五星级大酒店,总统套房。当然,安娜她们也暂时住在这里,不过不在同一层,毕竟人家是公事来的,而且身边保镖一大群。而陈重和曹艳一行人,却是私人身份住进来的。

    “大姐姐,你们干什么去了,怎么到现在才回来?”柳志堵在门口,将晚归的陈重和曹艳抓了个正着。而且看那好奇的眼睛里,似乎也燃烧着火焰。

    “小小年纪就学会了八卦,大人的事情才管。”陈重摆出大人的架势来,教训道。一边的曹艳却是粉脸微微一红,她现在可是柳志的姐姐了,只是约会这种事情怎么好跟小屁孩子解释。

    “嗯,小孩子就要学会做小孩子的事情,回自己房间去吧。”曹艳安慰了一番柳志,才算平息了他,而和跟着陈重一起进了房间。

    “今晚你很开心啊,不过我总觉得你似乎有些不对,有什么事情要说吗?”舒服的坐在曹艳的大床上,陈重说道,一路上他就感觉到了曹艳似乎有种格外的放肆,看向自己的眼神都变得恋恋不舍,这可不对劲啊,这些天两人天天在一起。

    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com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