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6章 个人心思
    陈重处理完杀手的尸体之后,给林天邺打了个电话,说明了一下情况,让他帮忙送一下大头等人后,并没有再回林家别墅,直接就回出租房打算去好好睡一觉。虽然因为他是修者,现在也已经到了出窍境的高度,平时不睡觉也不会影响他什么,但是他还是没有放弃这个习惯。

    到家后,陈重发现秦梦洁已经回来了,不过她不在客厅,而是在自己的房间里,房门关着,陈重想了一下就没有过去打扰。跟房东打了个招呼,洗漱了一下后就直接睡了。

    一夜无话。

    第二天是周日,同样不用去学校上课。陈重很早起来,先去外面跑了会步,难得没什么事情做,他索性跑到另一个街口买了本地比较出名的早点,溜达溜达走回家。偷得浮生半日闲,好天气也给陈重带来了好心情,因为昨天处理了那个杀手而微微有些不悦的情绪都一扫而空。

    到家后,看到秦梦洁已经起来了,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房东要去开店,已经出门了,家里就剩下他们两个。

    “秦老师,早上好。”陈重过去打了一声招呼,然后晃了晃手里的餐盒,问道“秦老师,一起吃早餐吗?”

    本来秦梦洁赌气不想理陈重的,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昨天看到他和林晓晓一同出现在派对上,如同金童玉女般的和谐,她心里一直堵的慌,一晚上没精神,就连沐浴佛光这样的大事她都心不在焉的。尤其是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老是梦到陈重洗澡的情景,让她羞愤不已,就更不想理他了。

    不过听到陈重叫她,她作为老师也不好不理,就回了句不吃。陈重可没主要到秦梦洁纠结的小女人情绪,直接一屁股坐到她的旁边,把早餐摆在茶几上,推到她面前说:“秦老师,多少吃一点,我特意去另一个街区买的。”

    秦梦洁自动理解为是陈重特意去为她买的,心情突然大好,便矜持的答应一起吃了。秦梦洁穿了一件短袖碎花睡裙,不是很露,但因为窝在沙发上低头吃东西,而使得领口下滑,陈重居高临下一眼就看到她里面没穿内衣,里面俩白皙饱满的大白包子一览无遗,看得他不停的咽口水,连吃东西都忘了。

    秦梦洁看他呆呆的望着自己,稍稍有点脸红,但心里还是挺高兴的,刚想说什么,陈重的电话响了。陈重一看是林天邺的,忙接了起来。林天邺约陈重今天见个面,有事商议,于是两人约了中午在学校附近的一个酒店吃饭。

    挂了电话以后,陈重跟秦梦洁简单的说了一下中午有约的事情,就坐下来继续吃早点。

    秦梦洁其实想问问陈重是不是跟林晓晓在一起了,但最终还是没有把话问出口,于是两人一下变得相顾无言起来,默默地吃完早餐后,秦梦洁就借口回房了,引得陈重小郁闷一把,免费的福利没有了。他暗暗反思,是不是最近太久没碰女人了,连对老师都能兽性大发,虽然这个老师是名义上的。

    到了约定的时间,陈重来到了酒店约定的包厢,包厢门口已经站了两个保镖,见到陈重便直接开门让他进去了。包厢内除了林天邺以外还有两个保镖,看到陈重进来了,就挥手让两个保镖出去轮流吃饭去,反正有陈重在,不怕不安全。

    点了菜,两人安静的吃了一会以后,连天邺放下筷子提起了这次见面要商议的两个事情。第一是于告东怎么处理,第二是关于林晓晓的后续安全问题。

    对于于告东,他的问题说复杂复杂,说不复杂也不复杂。因为于告东是被利用的,他本意上没有害林晓晓的意思,虽然他有犯罪的动机,但实施未遂,而且也没有给林家造成任何损失,所以就算林天邺对他非常痛恨,但就算把他送警局,估计也关不了几天。所以林家可以选择警告他一通放过他,也可以报警让他吃些苦头毁些前途。

    然后对陈重来说,于告东是有伤害动机,而且心思歹毒,那么放不放过他,就完全看陈重的意思了。

    对此,陈重的意思很简单,他要单独见一见于告东,跟他聊一聊,再决定是否放过他。这很简单,于告东现在还关在林家别墅地下室内,当然林家管家是通知了于告东的父母的,说他留在林家过周末,喜得于父于母以为儿子有机会当林家的乘龙快婿,忙不迭的答应了下来。

    决定了一会会完面后去林家别墅见于告东后,林天邺也不纠结这个问题了,直接开始商讨下一个问题了。对于林晓晓的安全,陈重的意思还是不能千日防贼,这样太被动了,被人家牵着鼻子走,效果也不好。与其这样,不如找个机会引蛇出洞,然后一网打尽。

    林天邺觉得也有道理,主要是最近他为了这事疲于奔命,不光影响他的生活。也已经影响他的生意了。现在敌暗我明,除了想办法查找对方的踪迹以外,引蛇出洞的确是最直接的办法,至于安全问题,通过昨天的事情,林天邺是对陈重完全佩服的五体投地,所以他热切的看向陈重。

    陈重摸了摸鼻子,貌似自己提出了一个让自己添麻烦的主意啊!

    陈重和林天邺在包厢里谈了大约一个小时,出来以后,又坐着林天邺的车来到了林家别墅。

    一进门便被林晓晓堵了个正着。林晓晓口气有点冲又有点小委屈的问他昨天为什么不告而别。陈重连忙编了一个朋友出事让他紧急赶过去的理由,至于没跟她说是因为没有她的手机号,兼当时正沐浴佛光,不好打扰她,总算糊弄过去了,至于今天过来的原因就是为了当面跟她道个歉,一下子把林晓晓哄开心了。

    找了个借口离开后,陈重偷偷溜到了地下会议室。陈重和于告东在里面说了什么,除了他们两个当事人就没人知道了。不过,陈重出来以后,跟林天邺说,这事他就不再追究于告东的的责任了,他已经警告过他了,就放了吧!

    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com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