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7章 冤家宜解不宜结
    曲石云抬头望着林天邺迷惘的问:“你为什么要帮我补交那笔钱,如果你不补交,我不知道还要过多久才能出狱呢!”

    林天邺无奈的说:“我当时只是想给你们公司惹点麻烦,让你们在竞争中处于劣势,又不是真想你坐牢,后来事情发展成这样,我让律师去打听了情况,知道了那一个亿的事,我想那钱应该是你想留给你妻儿的,所以我托朋友借口说是问你借了这笔钱,然后把钱替你交了。”

    “那你为什么不跟我说?”

    “是我举报害得你坐牢的,我哪敢去看你啊?后来听说你妻子儿子出车祸死了,我想你肯定恨死我了,我更不敢去见你了。”

    “我妻子儿子真不是你找人弄死的?”

    这时陈重插嘴了:“曲石云,我再向你提几个问题,一,当时定罪的证据那么详细,摆明了是你公司内部重要的人提供的,这么多年来你有没有想过这个人是谁?二,你s省的公司在你妻子儿子死了以后,最后落到了谁的手上,利益被什么人瓜分了?三,是谁告诉你,你妻儿的车祸不是意外而是人为?四,假如是林天邺要弄死你全家,那他的目的何在?”

    如当头棒喝,曲石云的手从人质的脖子上垂了下来,十年刻骨铭心的恨,让他坚持到现在,结果现在告诉他,他可能恨错人了。不是很有可能,而是确定恨错了。曲石云不是傻子,他十年前把生意做的那么大,也是一个很睿智的人,只不过开始一叶障目,后来变成偏执狂,仇恨刻入骨血,已经没有多余的想法去发现其中的蹊跷了。

    在场的保安人员,一看人质安全了,立马上前控制住曲石云,拉到旁边的休息室去。曲石云任由他们作为,低着头无动于衷。看着他花白的头发,陈重叹了一口气,可恨之人也有可怜之处啊。本来他不想管这闲事,曲石云一出现,别人怕他手上有人质身上有炸药,可是陈重不怕啊,他只要给他下个精神暗示,一切危机都会解除。

    但这么做的话,对林天邺的名声不好,大众都同情弱者,就这么把曲石云抓了,很多人都会相信林天邺当年真的害了人家,不过现在人家财大气粗,官商勾结啥的,才没有办法给他定罪。他也是为了林晓晓,才替林天邺出了头,把当年的事情摆到了明面上。

    随后警察到了,把曲石云移交警局后,林天邺继续揭幕车展,这是长安市的一个大活动,不会因为这个插曲而喊停。没了人捣乱,一切顺利。陈重走出车展会场的时候,抬头看了看天,想着,终于完成这个任务了。

    下一站去哪儿呢?陈重考虑是去找个地方闭关修炼一段时间呢,还是出海找个海岛度度假?反正一个月内任务是绝对不接了的,他好好好休息一下,主要是为了静心。

    不过要离开了,总有一些人要告别吧?学校陈重是不打算再去了,那趁着周末把人叫出来聚聚吧。

    于是陈重给大头打了电话,约他出来玩。接着他想打电话给王梦,可是想到王梦跟林晓晓的关系,他又一阵烦躁。直到大头到了和陈重约定的地点,和陈重打了招呼,陈重还没想好要不要找王梦。

    还是大头直接给王梦打了电话,说老大请客,问她出不出来。王梦很惊讶但还是愉快的答应了,于是约了晚上六点长安城出了名的餐厅云香居见。

    而陈重和大头则草草吃了中饭,然后一起去了网吧打游戏,这也是陈重减压的一个方式,大头当然更喜欢,网游是学渣最爱的活动之一啊!

    打了几局,陈重的电话响了,是警局打来的,说上午的案子需要他做个笔录。于是陈重跟大头说好直接云香居门口见,就去了警局。

    到了警局后,发现林天邺也在,原来不是警局需要陈重做笔录,而是曲石云想见他们两人。说见过他们两人,他什么都会招。

    陈重和林天邺单独见了曲石云,大概面谈了一个小时,从双方的所知的情况中,拼出了当年的真相以及真正的罪魁祸首。

    当年陷害曲石云的应该是他的弟弟,曲石枫。弟弟想谋夺哥哥的家产,利用林天邺举报了哥哥,而弟弟一面在哥哥面前装好人,一面不断提供证据把哥哥送进监狱,然后在嫂子和侄子的车子上动手脚,害得他们出车祸死了。再把罪名推到林天邺身上,哄骗哥哥把公司转让给自己。拿到公司以后把公司股份转卖给了哥哥的竞争对手,然后弟弟一家人拿着大笔钱财移民了,现在不知所踪。

    在林天邺和自己的弟弟之间,曲石云会相信谁不言而喻。所以曲石云和林天邺都被曲石枫坑的很惨,他俩都把目光投向陈重,都表示愿意高价请他把曲石枫一家找出来绳之以法。陈重自己拒绝了,但表示会申请让组织接下这个任务,派别人去做。

    离开之前,陈重问曲石云,是如何把炸弹弄进车展会场的?曲石云说,他从监狱出来后,就自学制作炸弹,今天他雇了一大批人,把制作炸弹的各个部件分别带入会场,放到指定地点,然后他现场组装起来的,所以安保人员发现不了。陈重笑着向他竖了竖大拇指。

    从审讯室出来,陈重刚要和林天邺告辞离开,一个警察走到他面前问他是否是陈重,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这个警察说有人要见他。一问,原来是刘浩东。

    刘浩东见了陈重,开口就问:“那天晚上是不是对我动了手脚,然后抓的我?”

    陈重点头。

    “是不是你拍了视频,并且放到了网上?”

    陈重继续点头。

    “你知不知道我的身份?”

    陈重还是点头。

    “你是怎么做到的?我完全没发觉你的存在。”

    陈重笑了,终于开口说道:“无可奉告。”说完,双手插着裤兜,转身离去。

    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com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