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8章 离别
    陈重到云香居门口的时候,还不到六点,大头王梦一个都还没有到。他靠着门右边的墙,点了一根烟,边抽边等。正抽着,大头到了,他一上来就不客气的抢了陈重的烟,狠狠的抽了几口说:“老大你抽烟啊,在学校里都没见你抽过,憋得我也不敢抽。”

    陈重掏出一整包烟丢了过去:“看你这德行,拿去拿去,使劲抽。”

    两人正嬉闹时,一辆车子在他们面前停下,车门开了,下来王梦和林晓晓。林晓晓看起来憔悴了好多,看到陈重,嘴巴动了动,但最终也没说什么,又低下头去。陈重在心底又叹了一口气,脸上却带了笑,上去和她们打招呼,随后一起往订好的包厢走去。

    陈重不缺钱,所以这次点了一桌子好菜,在座其他三人的偏好都一一照顾到了。又开了一瓶红酒,给每个人都满上,然后端起酒杯说:“我们认识时间不长,但这段时间我和你们相处的很愉快,为我们的友谊干杯。”说完,率先把酒喝了,其他三人也端起来喝了。

    陈重接着满上酒说:“因为种种原因,我有事情瞒着大家,希望你们原谅。”说着,又把酒给干了。王梦和大头面面相觑,林晓晓则低着头不做声,不过还是把酒喝了。

    端起第三杯酒,陈重说:“我马上就要离开了,这杯酒是向你们辞行。”说完一饮而尽。这下大家都明白陈重唱的是哪一出了,合着人家要走了。

    大头最急,拉着陈重问:“老大,你要去哪里啊?去多久,什么时候回来?”

    王梦则看了一眼林晓晓,说:“是啊,陈重,怎么突然要走啊,发生了什么事情?”

    林晓晓拿起桌上的酒杯,对陈重说:“祝你一路顺风。”说着也一饮而尽,但眼睛已经红了。王梦担忧的拉着晓晓说:“晓晓你怎么——”

    林晓晓看了看王梦,对她摇摇头说:“王梦,我没事。陈重他不属于这里,是我们都误会他了。”说着说着,眼泪还是没忍住从眼眶里滑下。

    这下连反应迟钝的大头都发现不对劲了,不过他更在意陈重离开这事,所以他眼巴巴的看着陈重。

    反正已经完成了任务,陈重也没有什么不好说的,于是就把自己是特工的身份告诉了他们。并且把来学校保护林晓晓和破获“残影”组织参与贩卖儿童的案子等事情都一一告诉了他们,包括上午曲石云向林天邺寻仇,然后揭露出当年的真相等细节都一一道来。

    大头听得热血沸腾,差点嚷嚷他也要做特工,表示要退学跟在老大身边鞍前马后。王梦则是吃了一惊,她转头看林晓晓,晓晓伤心的点了点头,表示这就是实情。

    陈重给了大头一个私人邮箱,让他把高中读完,努力考上大学,因为做特工也是需要很多知识的,不光是武力。等他考上大学,陈重表示会请人教他武术,等他有实力了,就会让他跟在身边。大头表示接下来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他一定好好努力,不会让老大失望。陈重对于这个从一认识就肯为他凑钱的憨厚孩子,非常喜爱,他也期待着他的成长,希望有一天能把后背交给他。

    王梦和林晓晓则更多的是祝福,并且答应以后没事会回来看她们。这一番哄下来,总算气氛好一点了。大家把话一说开,顿时觥筹交错起来,大家都喝了不少酒,一直闹到差不多九点才散。

    陈重把大头王梦和林晓晓分别送回家,并明确表示不喜欢送别的场面,今日就此别过了,以后有机会再聚,不过可以经常邮件联系。在最后把林晓晓送进家门前,林晓晓突然扑了上来,紧紧得抱住陈重的腰,哭着说:“你会不会想我?”陈重拍拍她的背说:“我会想你。”

    林晓晓抬起泪眼朦胧的小脸得寸进尺的问:“等我上大学后你来看我好不好?”陈重笑了,在晓晓的额头上亲了一下,温柔的回答:“好!”缘分的事,谁知道呢!

    秦梦洁因为陈重答应和他明天去逛车展,很开心,打算早早睡觉,养精蓄锐。结果睡了一会就醒了,于是打算起来喝口水,上个洗手间。

    到了洗手间门口,她看到里面亮着灯,有水流的声音,秦梦洁莫名的就想到那天陈重洗澡时的样子,鬼使神差的,她又一次自己转了门把把门推开了。

    果然,秦梦洁又一次见到了在梦中出现过好几次的男性的身体,倒三角的身材,结实的腹肌,挺翘的臀部,修长的大腿,以及胯下的那一坨。秦梦洁觉得她肯定魔怔了,就这么定定看着一个男子的**,而且这个男子是自己的学生。

    秦梦洁看向陈重的时候,陈重也看着秦梦洁。他早发现秦梦洁起来了,但没想到她那么大胆。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看到秦梦洁迷离的双眼,殷虹的小嘴微张,吊带睡裙遮不住她如蜜桃般的双峰,及白皙笔直的双腿。陈重的呼吸渐渐重了起来,有点口干舌燥,他想他需要在那小嘴里喝口水来止渴。

    心里想着,他立马行动起来。秦梦洁看着陈重就这么裸着向她走来,一把拉住她,随手锁上洗手间的门,把她拉到淋浴器下,搂住她的腰将他拉到自己的怀里,低头向那小嘴吻过去。

    水哗哗的淋在两人的身上,但两人都觉得好热,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从体内窜出来。陈重将舌头伸进秦梦洁的嘴巴里,找到她的丁香小舌,不停的挑逗着,吮吸着,舞动着。而另一只手一把撕开了已作透明状的睡衣,让那双峰如玉兔般的跳了出来,抓住其中一只,不停的揉搓轻捏。

    秦梦洁觉得自己快不能呼吸了,她双手无力的挂在陈重的脖子上,踮着脚,嘴巴任陈重采劼,身体任陈重游走,她就如一条在岸上搁浅的鱼,只有紧紧依靠着陈重,她才能活下去。

    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com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